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网红健身房GuCycle疑似跑路 欠薪欠款欠信任现象何

2019-02-21 21:10栏目:资讯
TAG: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颉宇星)2月20日,网红健身房GuCycle的会员王小姐向中国商报记者反映,她在该健身房北京三里屯店充值的5000多元还未使用,但该健身房已经关停。她目前也联系不到相关负责人,拨打客服电话也无人接听。目前已向12315进行投诉,正在等候进一步处理结果。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该品牌健身房在北京共有两家门店,分别是三里屯店和CBD店,在上海共有四家门店,这四家店目前已经关停。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显示,GuCycle引入国外Soulcycle的模式,主打精品单车课程,店址位于北京和上海中心商务区的顶级地段,一节单车课均价在150元左右,相比其他健身房(一节课在60元至99元)价格不菲,以外籍教练为主。
 
据媒体报道,GuCycle的创始人之一陈骋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硕士,入选过福布斯2018年30岁以下精英榜,而关于另一位创始人司维的介绍是“在康奈尔大学毕业后,进入华尔街从事投行工作。2011年初回国创业”。
 
记者记得在去年10月参加的名为《下一个20年,健身内容与趋势》论坛上,陈骋曾侃侃而谈,讲述了自己的健身经营理念。而目前这种跑路行为显得有些讽刺,这不仅失去了老顾客的信任,甚至成为毁坏健身房行业声誉的恶性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在某点评网站上的评论区,GuCycle用户的反映十分强烈,据用户反映,即使出现了发不出工资逼走教练的现象,该品牌还是在去年“双11”做过一次大促销,让很多消费者无辜受骗。
 
“精品”健身房背后千疮百孔
 
“做健身房真的不赚钱,利润率很低。”曾经在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开过一家健身工作室的小王向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从开店到运营,每一个项目都要花钱,一个健身工作室一个月花掉30万元是很平常的事,后期运营投入越来越多,可来办卡的顾客却不多。房租也是一个很大的压力,如果放弃了,健身器械等重资产带不走都要贱卖,还要付房租的违约金,如果没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千万不要开健身房。”
 
从小王口中可以得知开设一个健身工作室已经很不容易,而像GuCycle这样的“精品”健身房,至少需要五六百万元的投资,加上豪华的装修风格和顶级设备、从香港、美国等地重金挖来教练、租金等巨额运营费用,压力颇大。
 
在小王看来,他的健身工作室经历了三年的健身行业洗牌,他深刻地感受到国内健身行业的种种乱象。从国外考察回国后的他坦言,国内外的差距真的很大。“国外的精品健身房不仅拥有高大上的外观,更重要是健身房的管理者是在踏踏实实地做事,为消费者提供着更良好的体验,我认为,良好的体验是获得盈利的第一要义。”
 
“另外,国外先进的管理机制让一个健身房得以有序发展,良好的晋升机制让更多工作人员充满激情,也可以吸引更多优质教练加入,而契约精神是这一切的基础。”小王如是说。
 
不可否认,很多像小王这样的经营者都在呼吁市场监管方面可以出台长效机制来管理健身房乱象,因为只有健身行业每个参与者的利益都得到保障,这个市场才能持续发展,“现在有太多健身房跑路,健身房真的不是可以赚快钱的事业,失去了消费者的信任,危害的是整个行业。”上述受访人士说。
 
律师:需设立信息联动平台
 
诚如上述受访人士所言,不论是传统健身房还是新型健身房,亦或是精品高端健身房,丧失了消费者的信任将导致整个行业的坍塌。
 
除了王小姐的预付款无法结清,GuCycle员工同样无法结清工资。“我找不到老板,工资一直拖欠,加上提成算下来得有3万元左右。”一名在GuCycle从事助理工作的员工表示,他去年4月入职,但自去年11月起,工资发放就一拖再拖。目前,该员工已准备向GuCycle发起劳动仲裁,维护自身权益。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向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如果企业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劳动者可以发起劳动仲裁,若对仲裁结果不满意,还可再次进行诉讼。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未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逾期支付还可要求加付50%至100%的赔偿金。
 
另外记者注意到,GuCycle官网显示,其品牌隶属十辐一毂(北京)健康咨询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目前的法人为袁洪海,他旗下有五家分公司,一家位于北京,其余四家均位于上海。
 
值得注意的是,袁洪海在2019年1月9日、16日、22日和24日这四天分别从陈聘手中接过十辐一毂(北京)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和旗下三家分公司的法人身份。
 
上述受访律师受理过多次“健身房跑路”案件,她建议应该和相关部门一起建立一个信息共享平台,类似于企查查。“第一,需要相关企业公开信息,例如对于法人变动的信息要及时公开;第二,消费者可以在平台上进行投诉,平台需要公开企业被投诉的次数作为消费者决策的依据,类似于淘宝网上的评价体系;第三,设立联网机制,出现跑路现象并造成金额损失的企业,需要禁止其资金流动,比如冻结账户等。”
 
中国商报记者致电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专线电话,接听人员称该类事件在北京已经发生多起,目前正在积极调查,该工作人员表示,预付款消费有风险,办卡充值需谨慎,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而大量活跃于美容美发、健身、洗浴等行业的个体商户,正是预付款消费问题丛生的“重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