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赵薇、陈羽凡等明星接连“爆雷” 业内:影视产

2018-11-30 20:45栏目:资讯
TAG:

因《最美》《奔跑》等经典流行歌曲而走红的歌手陈羽凡也陷入了吸毒的旋涡。11月28日,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对其进行了抓捕。近年的陈羽凡已难见出道时的经典好曲,取而代之的是繁忙的经商之路。
 
事实上,如今,没有“生意”的明星似乎都不能称之为“明星”了。据媒体披露,此前,意欲通过并购重组将旗下公司送入资本市场的则有赵薇、范冰冰、孙俪、吴奇隆、刘诗诗、蒋雯丽等一众明星,导演冯小刚、张国立等是其中少数的成功者。然后,近两年,演艺圈人设崩塌“事故”不断。在此背后,业绩下降、失诺、违规使用资金、艺人流失等事件在并购重组领域不断出现。对此有业内人士称,未来影视产业的证券化将越来越难。
 
“羽”的“生意经”
 
陈羽凡就吸毒被抓,这不仅挫伤了羽泉组合的品牌,以一定程度上拖累了资本市场。而最直接受到影响的当其所属公司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巨匠文化”)。
 
陈羽凡原名陈涛。根据天眼查数据,陈涛(下称陈羽凡)投资了多达20家公司。早在2010年1月,陈羽凡与“羽泉”组合的另一成员胡海泉创立了巨匠文化。
 
 
 
据悉,今年4月,巨匠文化申请新三板挂牌,此后发生崔永元举报娱乐圈“阴阳合同”、天价逃税问题,全国股转系统要求巨匠文化及其主办券商中信建投,核查是否存在“阴阳合同”及相应逃避税收等违法行为。
 
11月中旬,巨匠文化回复反馈意见称,公司没有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相关问题,中信建投也出具了相关意见。就在离挂牌一步之遥下,陈羽凡此时吸毒被抓,令挂牌再度扑朔迷离。
 
公开资料显示,巨匠文化是一家以艺人经纪、娱乐整合营销为核心内容,同时涵盖自主音乐版权开发、演唱会出品、娱乐节目投资制作等业务的创新型综合文化娱乐公司。
 
目前,胡海泉是公司的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实际控股72.17%;陈羽凡通过巨匠投资间接持有巨匠文化11.54%的股权,是公司第二大股东。
 
据悉,陈羽凡作为法人的公司有4家,分别是2014年成立的东阳横店凡人演艺工作室、2002年成立的北京五月花酒吧有限公司(已注销)、2006年成立的北京凡人文化传播公司(已注销),2014年成立的秦皇岛云淞商贸有限公司。他同时担任17家公司的股东,在8家公司担任高管。
 
 
 
事实上,近年来,陈羽凡逐渐淡出娱乐圈,更多以投资人身份参与投资,投资的公司涉及文化演出、艺人经纪、餐饮、物流等多个领域。
 
明星出事 市场遭殃
 
近两年,演艺圈人设崩塌“事故”不断。赵薇被资本市场禁入、范冰冰逃税等违法违规事件相继出现。
 
因出演《还珠格格》走红的赵薇,除了拍戏还活跃在资本市场上,重庆路桥、唐德影视、阿里影业、中国创意的股东中有过她的身影,法国的葡萄园酒庄、国内的别墅豪宅也都是她的投资对象,过往优异的投资收益,也让她有了“女版巴菲特”的外号。
 
在2017年,赵薇和丈夫黄有龙打算利用一家空壳公司,以6000万元的自有资金撬动30亿元的杠杆资金,收购市值百亿的万家文化(现名为“祥源文化”)。当然,这笔收购在媒体的质疑和监管层的介入下以失败告终。
 
在此背景下,不少投资者损失惨重。今年9月,祥源文化发布公告称,6月份以来,公司陆续收到法院《应诉通知书》,涉及96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诉讼金额共计人民币1132万元。已有440位投资者起诉公司,总计索赔5584.77万元,其中部分案件的被告还包括赵薇、龙薇传媒、孔德永等人。
 
故事到这还没结束,继今年9月赵薇夫妇遭440位名投资者索赔5585万后,又于近日收到上交所发来的纪律处分决定书, 上交所决定对浙江祥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及时任董事长孔德永、西藏龙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其直接负责人黄有龙、赵薇、赵政予以公开谴责,并公开认定上述人员5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而不同于赵薇和万家文化的纠葛,如果当初唐德影视收购范冰冰的无锡爱美神成功,那么唐德影视如今的境遇可想而知。
 
“范冰冰逃税、陈羽凡吸毒事件后,影视资产的证券化道路将更为艰难。”11月29日,深圳某投行人士表示,这种影视资产对部分明星的依赖太大了,如果该明星暴露违法违规事件,对公司的经营将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监管显威 影视产经证券化或变难
 
2014年-2016年间,多元化是炒作股价的兴奋剂。一些发展遇到瓶颈、老本行不赚钱的公司就想通过并购其他行业谋求转型,影视、游戏、互联网金融等成为那波并购潮中的“宠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转型成影视、互联网金融等之前,他们本来的面貌很多是中小房企、传统制造业等。
 
“过去几年,有些上市公司的老板被一些机构忽悠着买一些不相干的资产,美其名曰多元化。如果资产质地好,自己能盈利还可以;如果质地差,再加上跟主业没有协同,就会很痛苦。”11月29日,上海某券商并购人士指出,如果当时这些老板再通过股票质押融资认购自家股份,而今随着股价大跌,就极易有爆仓风险。
 
对此,2016年9月9日,证监会修订发布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在2017年3月,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发言人邓舸就明确表示,下一阶段,将按照“依法、全面、从严”监管的要求,进一步加强并购重组监管,及时分析研判并购市场的新情况、新问题,完善规则,重点遏止“忽悠式”“跟风式”和盲目跨界重组,严厉打击重组过程的信息披露违规、内幕交易等行为,更好地引导并购重组服务实体经济,抑制“脱实向虚”。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市公司收购明星公司很大的风险在于对明星本人有太大的依赖,收购后存在很大的经营风险。比如陈羽凡吸毒、范冰冰逃税等违法事件,都会对他们所在的公司存在致命打击。而明星被暴露的违规违法、道德风险事件近年来也不断增多,未来影视产业的证券化将越来越难。
 
此外,业内人士称,一年多前,监管层及时对跨界并购尤其是影视、互联网金融、游戏等“向虚”资产的并购进行严管,使得目前的并购日趋理性,产业并购越来越多。不过,过去两三年实施成功的高风险并购“后遗症”也还在继续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