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女子高铁上高烧昏倒,郑州这仨医生组团施救,

2019-03-26 22:49栏目:要闻
TAG:

在上海开往石家庄的高铁上,一名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孩突然昏厥。同车的郑州三名医生听到广播求助后,立刻“组团”施救。
 
  可就在女孩情况稳定的1个小时后,女孩再度昏迷。为及时救治,郑州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巫庆荣选择了扎马步式半蹲姿势,为女子当起了近20分钟的“床”。
 
  【偶遇】
 
  广播响起后不到10秒,他们已“组团”前往施救
 
  “一位乘客高烧昏倒,请列车上的医生速到5号车厢给予帮助。”3月24日下年5点多,上海开往石家庄的G2812高铁上,车厢内突然响起了列车播音员急促的广播声。
 
  “走,咱去看看。”第一遍广播声音还未彻底结束,郑州人民医院副院长李培亮已将手中的书合上,转身对该院急诊科主任巫庆荣和该院心内科一病区副主任郭国勋说道。
 
  “不到10秒吧,听到广播我们就过去了。”从所在的6号车厢来到病人所在的5号车厢与4号车厢衔接处,巫庆荣他们只用了不到2分钟,“职业习惯,都是一路小跑过去的。”此时,病人已经被其他乘客所“包围”。
 
  “大家让一下,让患者周围空气流通。”一边说着,巫庆荣一边拨开人群。这时,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名20岁左右的瘦弱女孩,只见女孩脸色苍白,斜躺在过道上,一旁的同伴焦急无措。
 
  “姑娘,醒醒……”巫庆荣尝试与女孩沟通,可女孩并无反应,巫庆荣判定,女孩已陷入昏迷状态。
 
  【施救】
 
  医生兜里的糖果变救命药 好心乘客主动让座情暖车厢
 
  见女孩陷入昏迷,巫庆荣立刻按压其合谷穴,不一会儿,女孩有了意识。“她同伴说她本身就发烧,中午只吃了点菜,没吃饭。”女孩同伴的话,让巫庆荣和郭国勋有了初步判断。
 
  “应该是低血糖导致的昏迷。”此时有好心乘客让出座位,让女孩平躺在椅子上,而为证实自己的判断,郭国勋和巫庆荣利用列车急救包中的器具,开始为女孩测体温、量血压、测脉搏,“患者当时低压只有50,高压是80,高烧38.5℃。”
 
  “快,谁带有糖,快给我,她要马上补充糖分。”巫庆荣抬起头着急地看向周围人。“我这儿有糖”“我这有巧克力”......一同出差的几个同事拿出带的糖果和点心,巫庆荣用热水将糖果化开后让女孩服下,随后又让女孩服了退烧药。
 
  见女孩好转,又有乘客将座位让给她休息,李培亮和同事们才安心离开。可回到座位不久,这名女孩拿着茶叶蛋、香肠和点心又找到了他们。“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快到饭点了,这个给你们。”“你快留着吃吧,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快回去休息,别来回走动了。”巫庆荣笑着说。
 
  【意外】
 
  女孩再次昏厥 女医生半蹲近20分钟为她当“床”
 
  “大概过了1个小时,女孩儿又昏迷了。”当天下午6点左右,列车广播再度响起,与此同时,乘务员也找到了正在吃晚饭的李培亮、巫庆荣和郭国勋寻求帮助。
 
  放下饭菜,三人再次一路小跑至5号车厢。
 
  “女孩高烧大量出汗导致血容量不足,要补充盐分。”身体好转后,买的是站票的女孩又回到车厢衔接处,导致其昏迷时的姿势让巫庆荣等人无法施救。于是,巫庆荣右腿向后,左腿向前弓起,做出扎马步式半蹲姿势,让女孩半躺在自己身上,这才顺利让女孩服用了盐水。而这一动作,一直持续到女孩在徐州站下车。
 
  (郑州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巫庆荣将女孩送下火车)
 
  “实在不放心她这样离开,我们就联系了当地120。”列车到达徐州站后,巫庆荣将女孩送下车。可此时急救人员未到站台,这让原本想当面给医务人员交待女孩病情的巫庆荣有些担心,“这边列车员催着上车,没办法了,我就教女孩该如何给医生说。”就这样,巫庆荣等人才放心离开。
 
  “您起身时腿不麻吗?”时隔两日见到巫庆荣,河南商报记者好奇地问她。“没感觉了,那时顾不上想。”巫庆荣笑了。
 
  (巫庆荣救人时选择的扎马步式半蹲姿势)
 
  【对话当事人】
 
  3月17日,广西一名女医生高铁救人,却被索要医师证并要求写情况说明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和热议。时隔一周,同样在高铁上救人,郑州人民医院的医生会有顾虑吗?
 
  3月4日,上海开往郑州的高铁上,郑州人民医院医生秦宝山救治了一名严重腹痛患者。时隔20天,该院医生再次在高铁上“组团”施救,这是必然还是偶然?
 
  针对上述问题,河南商报记者对话相关当事人,听听他们怎么说。
 
  河南商报记者:几天前,广西一名医生救人被索要医师证。在您救人时,有人要你出示证件吗?
 
  巫庆荣:这个新闻我知道,但我没遇到,列车员都很配合。我听到广播就过去了,也没多想有没有带证或者能不能救,感觉这是医务人员的本能和职业道德。我相信遇到这种情况,无论是谁都会第一时间赶去救治。
 
  河南商报记者:广西医生救人却被索要医师证以及写情况说明一事,在网上引起热议,很多人觉得铁路方面做得不妥,甚至有网友表示“以后火车上请铁路自配医生”“以后不敢管闲事”等,您对此怎么看?
 
  郭国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从铁路方面,列车工作人员想让救护人员提供从业资质也是一种对乘客的负责任态度,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医师资格证”和“执业证”不需要随身携带。
 
  (参与施救的郑州人民医院医生郭国勋)
 
  我个人希望,从国家层面尽快取消持有“医师资格证”的医务工作者须注册固定职业地点这一规定,这样,国内所有医务工作者在国内任何区域都能放手去救治患者,这牵涉到法律层面的改进。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这方面的事情国家已经开始做调研了。
 
  河南商报记者:今后您又遇到了类似事情,您会怎么做?
 
  郭国勋:救啊。其实我们的职业就是这样: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河南商报记者:这是20天内郑州人民医院发生的第2起高铁救人事情,也是2016年3月起,发生在郑医人身上的第24起正能量事件。您觉得这是必然还是偶然?
 
  郑州人民医院院长郝义彬:“郑医现象”的形成有偶然也有必然。院内、院外,他们都能挺身而出,与自身的职业素养和道德水平有关,也与医院深厚的文化底蕴传承有关。社会需要更多这样敬畏生命、不忘初心的“模范”,我们也会一直做下去。
 
  河南商报记者:通过此次高铁救人,两位有没有一些建议或者提醒?
 
  巫庆荣:长途出差或旅行,一定要进行能量补充,带点备用的药品,并保证每天的饮水量,以防止出现意外后,可以进行先期补救。如果出现头晕、晕厥的情况,要赶快靠着墙或者立即蹲下,以防止站立时突然倒地造成其他脏器受到损伤。另外,我觉得火车上应该备一个简易血糖仪、葡萄糖粉。
 
  郭国勋:高烧病人尽量避免长途乘车。通过这个事情,也建议列车在急救箱中多备一些退烧等急救药物,有条件的话,铁路方面也可以为列车工作人员进行基本急救技能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