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性别歧视案再升级 沃尔玛遭近百名女员工集体起

2019-02-19 23:04栏目:要闻
TAG: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讯 据英国《卫报》2月18日报道,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再次面临性别歧视集体诉讼。近100名在职和离职女员工对这家店提起诉讼,称其工资不平等,缺乏机会。8年前,美国最高法院曾受理该公司面对的有史以来针对雇主最大规模的性别歧视案件。
 
2月1日,近100名女职工对沃尔玛提起性别歧视诉讼,指控沃尔玛拒绝为零售店和某些管理职位提供同工同酬待遇。原告包括沃尔玛的现任员工以及本世纪初至末离开公司的其他人。从1995年到2000年,弗朗辛·拉德卡在佛罗里达州马纳提县的沃尔玛超市担任熟食经理。当她发现其他部门经理的工资都比她高得多时,她向经理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在她被迫担任面包房经理几个月后,她最终辞职,没有得到任何额外的补偿。“我从每周工作50个小时,变成了每周工作80到90个小时。我要求加薪是因为我在为一整个部门工作,但是经理拒绝了。”“沃尔玛的工作方式是,工资的多少不是由工作时间长短来决定的,所以如果你工作80或50个小时,你得到的钱是一样的。”
 
从1997年到2000年,珍妮·希克斯在同一个县的沃尔玛工作。希克斯说:“我培训了很多经理,却错过了很多加薪机会。”“我训练那些比我挣得多的人,告诉他们我不能加薪,不能升职,但我在训练他们,让他们胜任我想做的工作。”希克斯离开沃尔玛的原因是,她无法像男性同事那样向上流动。她最初在沃尔玛工作,希望能晋升到管理层,从事一份稳定的职业,以养家糊口。
 
拉德卡和希克斯是目前起诉沃尔玛的女性之一。这些诉讼发生在2011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沃尔玛诉杜克一案之后。该案件最初于2001年提起,2004年获得了代表沃尔玛150万在职和离职女性员工的类别认证,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起就业集体诉讼。最高法院的裁决没有根据诉讼中提出的索赔的价值做出决定,而是裁定该诉讼规模太大,不足以构成集体诉讼。这一决定促使该案的原告对沃尔玛提起单独的地区性诉讼。
 
林赛•瓦格纳说:“在沃尔玛中有着这样一种文化,这种文化始于1999年之前,但是到今天仍然存在:不同职业、不同位置的女性都无法获得成长和晋升的机会。”她是佛罗里达州的一名律师,在这次诉讼中代表这两起诉讼的原告。她说,新的女性员工通常担任收银员或助理,而男性则被安排在电子产品或体育用品等有快速晋升机会的部门。瓦格纳指出,未来几个月可能还会有几起诉讼。她说:“这些女性只是那些打算在全国各地提起诉讼的女性的一个缩影。”“有许多律师正在共同努力,帮助这些妇女实现正义。”
 
沃尔玛最近改变了员工缺勤政策,以应对诉讼和维权组织的压力。这些诉讼和维权组织称,沃尔玛怀孕员工受到了公司的歧视。2018年7月,全国法律倡导组织“更好的平衡”代表因怀孕缺勤而被解雇的沃尔玛员工提起集体诉讼,质疑该公司的政策违反了纽约州的孕期保护法。“更好的平衡”的联合创始人兼联席总裁迪娜•巴克斯特表示:“根据新政策,因为怀孕而导致的相关缺勤将被许可,这意味着员工不会因为缺勤而被解雇。”“诉讼还在继续,我们正在调查中。”
 
除了诉讼,沃尔玛的员工还要求公司披露男女员工之间的工资差距。2015年,非营利工人维权组织“我们的沃尔玛”的创始成员辛迪·默里提出了一项股东决议,要求沃尔玛披露男女员工之间的薪酬差异。“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默里说,他已经在马里兰州劳雷尔的沃尔玛商店工作了19年。“你看到我们公司给男性更高的职位,如果女性能胜任这份工作,我认为她没有理由拿更少的工资回家,也没有理由因为生孩子而受到惩罚。但是这种情况到今天仍然在发生。”
 
沃尔玛的一名发言人在发给《卫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沃尔玛多年来一直采取强有力的政策反对歧视,这里仍然是女性工作和进步的好地方。这些原告的指控并不能代表数百万女性在沃尔玛工作的积极经历。我们一直说,如果有人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他们就应该在法庭上得到及时、独立的审理。我们计划保护公司免受这些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