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ofo否认谋求上市 押金难退投诉量暴增13倍

2018-12-08 22:12栏目:要闻
TAG:

日前,有消息称,ofo创始团队在向政府官员求助,以谋求上市机会。但据证券日报的报道,ofo相关负责人向记者澄清称“该事情不属实”。然而无论如何,ofo的危机都已经无法掩盖了。
 
 
多条上市路径均无法走通
 
根据证券日报的报道,这并非ofo首次被传上市。风险爆发前,该共享单车平台也曾传出过正在为上市低调策划。不过,该消息并没有获得ofo官方证实。而在业内人士普遍看来,ofo在当下时点谋求上市几乎是“不可能的”。
 
根据证券日报的采访,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对表示:“A股市场对上市公司盈利能力都有明确的要求,即便是科创板也要求公司能够实现连续盈利。”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亦告诉记者,目前A股市场在不断提升自身的制度建设水平,加强监管,因此通过政府官员谋求上市发生的可能性不大,“另外科创板的设立并不是为了救援自己都无法生存的企业或是让投资者来救企业”。
 
此外,有坊间传闻曾称证监会会为独角兽企业开通IPO绿色通道,沈萌谈到:“绿色通道也不会是给某个公司单开,无论是IPO还是并购,方案和数据都要公开,受到市场检验。”
 
从外围市场来看,有业内人士表示,“想要美股上市或者港股上市首先要能够讲出说服投资者的故事。此前ofo积极布局海外市场或许正是为海外上市铺路,但目前来看ofo的海外扩张路收缩,盈利前景亦备受质疑,“ofo的故事或许很难再讲得通,目前即便成功上市也意义不大。”
 
从海外市场来看,曾经快速布局海外市场的ofo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收缩海外市场,继先后退出美国、德国、韩国等地后,日前又传出ofo印度资产被收购的消息。国内市场亦不乐观,ofo北京总部搬出承载着其光辉岁月的理想国际大厦,西安、南京等地亦传出“人去楼空”办公地址迁址的消息,另有媒体报道,ofo在上海以及西安的投放量出现明显下行。
 
值得一提的是,新三板对上市企业没有明确业绩要求,沈萌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新三板正式标准没有业绩要求,只要净资产够500万元即符合要求,但实际上券商在推荐挂牌时还是有盈利门槛的。沈萌还谈到,新三板目前无论融资还是交易的功能都基本瘫痪,“去也没意义”。
 
ofo多个办公地迁址 11月投诉量达到峰值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杭州、成都、武汉、南京、西安、济南共计11座城市,直击ofo目前面临的经营困境。
 
在实地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ofo在多地都出现了办公地迁址的情况,“租约到期”显然不能解答所有疑问;街头破损车辆缺乏维护几乎是在每个城市都可以看到的通病,而一句“人手紧张”显然不能安慰押金难退的消费者。
 
ofo位于北京的总部,由原来的四层办公区压缩至与其他企业共享一层;ofo南京由原来的独立办公区迁至共享空间;ofo杭州原办公地“人去楼空”且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ofo西安搬进了老旧居民楼,ofo济南正在寻觅新址……
 
ofo的单车投放量也在大幅下滑。ofo方面人士向记者证实,目前ofo在上海的投放量较高峰时期减少40%,西安市交通局提供数据显示,ofo在西安的投放量较初入市场时下跌25%。
 
21CN聚投诉平台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21CN聚投诉平台上ofo小黄车有效投诉量仅为166件。但到了2018年,这个数据迎来十倍以上的增长。
 
2018年1月1日至11月底,21CN聚投诉累计受理ofo小黄车有效投诉超过2100件,涉及金额超过36.7万元,人均173.3元。在这些投诉中,含“押金”关键词的有效投诉共1956件,占投诉总量的92.4%。
 
今年8月起,ofo相关投诉量大幅增长,9月份ofo小黄车投诉量是8月份的两倍,到11月达到峰值1373件,是2018年前11个月投诉量的64.9%。
 
21CN聚投诉9月份发布提示称,“大量用户投诉反映:在ofo申请退押金,超过其承诺的7天后仍未退还,或者遭到误导后退押不成。”
 
就投诉地区分布而言,单车投放量最大的一线城市出现投诉最多。截至11月22日,广东、北京、上海发生的投诉占整体投诉比例达15.2%、12.6%和8.1%。
 
黑猫投诉平台则记录了更大的投诉量。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今年8、9月份,ofo小黄车投诉迎来高潮,8月份有效投诉不超过1000件,而9月份期间,ofo小黄车的有效投诉却超过了6000起。截至12月3日,黑猫投诉平台统计ofo小黄车投诉量已经超过2万件。
 
在两家平台上,ofo小黄车都占据被投诉总量“榜首”,甚至远远甩开长期“霸榜”的互联网网购平台、互联网金融企业等。
 
不过,互联网投诉平台仅是消费者使用的众多渠道之一,记者此前采访的多位消费者表示,他们大多同时向工商管理部门有关渠道进行了投诉。一位投诉者告诉记者,在其向工商部门进行反馈后,押金终于得到退还。
 
对于重资产的共享单车行业,用户交付的押金成为企业的资金池,退费的顺畅与否往往成为衡量企业财务健康的重要指标。近两年来,多家共享单车品牌出现经营困难问题,最后都表现为难退押金的现象。
 
根据天眼查统计的数据,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已经产生超过50条风险信息,自今年8月份起出现合计18条被强制执行信息。其中10月份立案案件数量最多,案件涉及金额从数万元到上千万元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