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校内托管是解决“三点半难题”的良方吗?

2018-10-30 21:09栏目:要闻
TAG:

从今年9月的新学期开始,一项旨在帮助家长解决放学后接管学生困难的弹性离校制度开始在北京的各中小学实施。
 
在8月底教育部举办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教委副巡视员冯洪荣表示,9月北京将提供下午3点半后全覆盖的课后服务;9月18日,《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加强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的指导意见(试行)》出台,原则上要求学校每天在完成规定课时之后为学生提供课后托管服务,时间持续到下午5点半。
 
截至目前,北京市校内托管政策已实施将近两个月,中国商报记者经采访多位家长和老师发现,该政策在缓解“三点半难题”的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有家长认为,学校的托管服务并未达到他们的期望值。
 
20180502103813434ta
 
图为广州市朝天小学部分低年级学生放学后列队前往特定的托管教室。CNSPHOTO提供
 
点赞与质疑同在
 
家长个性化需求多,校内托管时间、提供的内容都不一致。
 
作为学校教育的延伸,课后服务利用学校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为学生提供托管、作业辅导、兴趣培养等,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学生放学早而家长下班晚的“时间差”问题,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家长对此的意见却不尽统一。
 
“学校开展托管是好事,相对于校外那些良莠不齐的托管班,学校的师资、资质和安全性都要更好一些,且不收取额外费用,的确减轻了家长的经济负担。”一位家长向记者表示。
 
然而,也一部分家长认为校内托管并不能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3点半接不了,5点半依旧接不了。“我最早也要下午6点左右才能赶到学校接孩子,希望学校能将托管时间延长到六七点,哪怕多收点钱也可以。” 不过这位家长也表示,这样的愿望恐怕难以实现,“老师也得下班回家,不能苛求学校做到满足所有家长的需求。”她说。
 
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让孩子5点30分离校后再去校外托管班待一段时间。不过也有例外,有家长告诉记者,北京市大兴区有部分学校可以延长托管时间至下午6点15分。
 
记者了解到,有些学校为了保证托管班的管理与秩序,并不支持随时接走孩子,家长一般可以选择4点30分和5点30分两个固定的时间点来接。而据了解,有个别学校出现了“一刀切”的情况,要求参加托管服务的家长必须周一到周五将孩子托管到学校,不能请假,否则就不能参加,直接导致大部分家长放弃了托管。
 
而除此之外,在有些家长看来,与校外专业培训机构相比,学校提供的课后服务效果较差,孩子学不到什么真正的东西,充其量是学校帮无力接送孩子的家长多看管一段时间,而对于能及时接送的家庭则显得有些像“鸡肋”。
 
“我女儿的学校从这学期开始增加了校内托管,每周二四五安排了各种课后兴趣班,但感觉老师还是不太专业。”北京市通州区的刘先生对记者说。
 
而有升学压力的高年级学生,对课后托管的需求则更是有限。
 
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的李女士向记者介绍,她女儿所在的小学从下午3点30分开始提供课后服务,先是“课后一小时”时间,是学校自主开发或与校外合作开展的各种兴趣班,第二个小时就是所谓的“托管”时间了,由老师看着学生在班里做作业。不过李女士在询问过女儿的意见后并没有给她报名,“她已经六年级了,一来觉得那些兴趣班没意思,不愿意上,二来面临小升初的压力,每周还得去外面的培训班补三次数学,他们班的很多同学情况类似,都没有报名。” 李女士说。
 
另一位初二学生家长赵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儿子所在的班级是竞赛班,老师会利用放学后的这段时间来给孩子们免费补习竞赛科目。
 
“三点半难题”待解
 
并不是所有学校都具备课后服务的条件,即便有,受限于人力与经费,也只能是提供最基本的看管服务,而无法满足学生与家长更多样化的需求。
 
一直以来,由“3点半放学”催生的校外培训班、托管班乱象给家庭、学校及社会带来了不少困扰,很多声音也都呼吁学校和政府承担起更多课后托管的责任。
 
去年2月24日,教育部办公厅下发《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中小学校充分利用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
 
按照该文件的规定,课后服务内容主要是安排学生做作业、自主阅读、体育、艺术、科普活动,以及娱乐游戏、拓展训练、开展社团及兴趣小组活动等。提倡对个别学习有困难的学生给予免费辅导帮助,但是要坚决防止将课后服务变相成为集体教学或“补课”。
 
而更早之前,各地在开展中小学课后服务方面已进行过不少探索。如北京市教委早在2014年1月就下发了《关于在义务教育阶段推行中小学生课外活动计划的通知》,明确要求各中小学在下午放学后的3点半到5点为学生安排课外活动,每周不少于3天,每天不低于1小时;还有的学校开展了社工驻校服务,每周一次派社工到各学校,组织品格教育、心理辅导、人际关系交往引导等活动。
 
但并不是所有的学校都具备课后服务的条件,即便有,受限于人力与经费,也只是提供最基本的看管服务,而无法满足学生与家长更多样化的需求。
 
记者从一份由家长提供的北京市昌平区一所学校的通知上发现,该校从今年秋季开学起试行弹性时间放学,每天正常时间放学后,如果家长不能来接孩子,学校可暂托管至5点半,托管管理人员由本校老师志愿者与家长志愿者共同承担。值得注意的是,该通知特别向家长明确,在托管时间内,看管人员将负责维持学生秩序,保证学生在校的安全,但不能保证辅导学生的作业与学习,因为看管人员并不都是专职教师。
 
一位在北京市房山区某小学二年级任教音乐课的老师告诉记者,她所在学校的课后托管时间是下午4点10分到5点,看管任务全部由校内老师承担,实行轮岗制。一般一位老师看管一个班级,有时一个班级参加托管的人数太少,也会把两个班级合在一起管理。
 
“每位老师基本上一周值一次班,每次50分钟,但不讲课,只是让学生上自习、写写家庭作业什么的。此外,自己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判判作业备备课。”这位老师表示,目前比较能够接受一周一次轮岗的强度,但如果今后在看管之外再多一些兴趣班课程,可能会额外增加不少工作量。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曾公开表示,针对中小学课后服务问题,准备分“三步走”加以解决:第一,鼓励各地摸索经验,创造自己的品牌;第二,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对此进行初步规范,提出实行弹性放学时间;第三,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争取尽快妥善解决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实行校内托管是利好政策,希望相关教育部门能够加大资金支持,做好管理改革,针对不同需求制定更多个性化服务方案,让学生能把课后这段时间真正高效利用起来。”一位受访家长表示。
 
一家之言 〉〉〉
 
校内托管何以叫好不叫座
 
根据北京市教委的要求,自今年9月起,北京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开始实行校内课后托管服务。然而据媒体报道,随着“新政”开始在学校落地,一些家长在为其“点赞”的同时,也有家长开始提出质疑。
 
学校为解决双职工接送孩子难题推出的校内托管何以叫好不叫座?笔者以为,这主要是因为家长对托管的预期和学校提供的服务之间还存在巨大的落差。
 
不少家长觉得这不是他们所需要的托管服务。有调查显示,校内托管服务实行一个多月来,仅22%的家长表示对学校课后托管服务满意,有44%的家长认为校内托管有待改进,32%的家长认为服务一般。1/3的家长认为,校内托管仅能起到看管作用,孩子学不到东西;30%的家长认为,托管执行“一刀切”政策,接送时间相对不太灵活。正如北京一所小学读五年级的学生家长杨女士所说:“原本希望老师能监督孩子养成认真写作业的好习惯,但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校内托管叫好不叫座,其根本原因无非是两个:一是资金,二是人力。托管资金没有着落是影响托管工作的主要因素。毕竟托管服务是在学校放学以后提供的服务,是学校教师8小时工作时间之外的付出,作为学校制度化的一项工作安排,显然不能靠教师日复一日的无偿支撑。目前,大部分托管老师的薪酬补贴尚未下发。一位来自东城区某小学的家长表示,孩子所在的学校此前会有丰富的社团活动,而现在这些基本上都取消了。“原因是用于开展社团活动的钱给到了托管老师,而用于专门补助校内托管的这部分资金还没到位。”
 
除了资金没有落实外,就是人力问题了。托管工作的开展从客观上打乱了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和教学计划。有报道称,有的学校周一都是全体教师例会的时间,用来推进学校整体工作、提高教师专业水平。而每周二到周五放学后是老师们集中备课和分组教研的时间,以保证第二天每节课的教学质量。托管服务导致日常计划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冲击,使老师们连教研的时间都没有了。”学校在人手紧张的情况之下,把后勤老师包括保安都安排去照看托管班的孩子了。试想,后勤保安都上阵了,除了看住学生保证他们的安全外,还能提供什么样的托管服务呢?
 
事实上,做好托管服务,也不能靠学校一方单打独斗。在这方面,西方一些国家的成功做法就很值得我们借鉴:如美国课后托管的具体运行由政府、社区和家庭三方共同承担,教育部门发挥主导作用;英国课后托管主要依托学校和课后服务俱乐部;法国的课后托管服务大多由地方政府(以学校为依托)和各类协会(尤其是青年和大众教育或体育协会)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