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恒大、FF冲突进入“第三轮”:确认赔款 考虑起

2018-10-28 19:03栏目:要闻
TAG:

恒大、FF争斗风波持续。
 
周六(10月27日)双方相继发表公开声明,指责对方利益侵害。继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后,恒大与FF的合作也前景黯淡。
 
而自10月份以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贾跃亭与恒大围绕FF(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的“控制权”之争已进行了三轮。
 
FF声明:恒大赔款是应尽的法律义务
 
周六,Faraday Future官方微信号发布声明称,近日,外界对公司一仲裁胜诉的赔款出现错误解读,甚至蓄意搬弄是非,混淆视听,企图蒙蔽FF全面胜诉的真象与事实。
 
声明称,仲裁费用一般包括案件受理费和案件处理费,于案件处理终结时,均由败诉人承担,即“仲裁赔款”,是败诉方应尽的法律义务,更是基本法律常识,不存在所谓借款或者代付的说法。
 
声明还指出,恒大健康公告故意把另一仲裁中FF的诉求与本次紧急救济混淆,给资本市场释放了错误信息,严重误导股民,更是制造了违背法律事实的舆论,蒙蔽了媒体和公众。
 
恒大回应:FF混淆视听,或起诉贾跃亭
 
针对FF的声明内容,恒大也做出回应。
 
据报道,10月27日,恒大针对FF早前声明进行回应,称紧急仲裁属于紧急济助措施,在法律上不存在获胜一说,而是在双方的诉求之间寻找平衡,驳回严重损害对方利益的诉求。因此,贾跃亭提出“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申请”以及“解除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均无法获得仲裁中心支持,只给予贾跃亭有严格条件的融资权。
 
证券时报消息,恒大知情人士表示,贾跃亭在10月18号仲裁聆讯中突然提出要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而该申请已被紧急仲裁员于22号驳回,相关法律文书已于当日下发,因此25日的仲裁书不再重复。而贾跃亭以25日仲裁书中没叙述来向公众“暗示”仲裁庭从未驳回资产抵押权,明显混淆视听。
 
据了解,贾跃亭提起本次仲裁的总费用超过2000万,全部来自恒大的投资款,这是典型的拿着投资人的钱告投资人。
 
另据澎湃报道,接近恒大的人士称,恒大健康作为上市公司,公告内容的发布会非常严谨,都会负法律责任。鉴于FF及贾跃亭在严正声明中偷换概念、混淆视听,误导公众,目前恒大内部正在与律师团队研究,考虑对FF及贾跃亭提起诉讼。
 
一份仲裁两份解读
 
FF、恒大新一轮的声明“互呛”,源于此前的仲裁结果出炉。
 
10月25日,FF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申请的紧急救济结果出炉。
 
根据消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否决了贾跃亭提出的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要求,并否决了贾跃亭临时提出要进一步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要求。
 
不过,鉴于FF在目前的资金状况下濒临破产,为了保护恒大等所有股东的共同利益,仲裁允许FF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
 
一、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
 
二、在最终仲裁前,FF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出乎市场意料的是,FF和恒大健康给出了不同的解读。
 
FF当日发布声明,宣布紧急仲裁全面获胜,正式开放全球融资。
 
FF的声明显示,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交的针对恒大健康的紧急救济申请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FF对于本次公平、公正的裁决表示欢迎。此前,恒大通过不合理和不平等的手段,包括不惜制造FF的“现金饥荒”来试图获得FF的控制权和全球的知识产权。
 
FF方面人士表示,此次紧急救济只有一个诉求,就是开放5亿美元的融资,获得了100%支持,因此是完全获胜的。该人士还表示,恒大健康公告中所提的“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请求是大的仲裁里的内容,结果需要6-18个月才能出来,此外仲裁庭已判要求恒大赔付FF 580多万港元的诉讼费。
 
恒大健康10月25日晚间则公告称,时颖收到紧急仲裁的结果,仲裁员驳回Smart 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驳回Smart King突然提出的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作为临时救助措施,为了支持Smart King的业务发展和保护股东的共同权益,仲裁员同意Smart 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资后的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Smart King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证券时报文章称,FF声明中未提开放全球融资的条件及额度,恒大健康则交待了这些细节。对比可知,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并未完全通过FF的申请,但为其继续融资开了一扇窗户,额度是5亿美元。恒大的融资同意权并未被彻底剥夺,后续依然具有优先认购权,FF超过5亿美元的融资依然需要取得恒大的同意。
 
互呛第二波:“欠薪事件”
 
FF、恒大近期关系恶化明显,在此之前,FF的财务问题已开始暴露。
 
消息称,10月22日,FF通过全员邮件表示:由于投资方恒大健康未能履行其承诺并支付其同意支付的款项,导致FF正在面临财务困难。公司因此被迫将对全员降薪20%。其中,公司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将只领取一美金年薪,并已与新融资展开洽谈。
 
从FF内部员工获得的邮件内容显示:自本周起,全体员工的年薪降低20%。同时,在依照法律的前提下,小时工的时薪也将降低20%。公司承诺在资金到位后恢复原有薪酬。与此同时,还将不得不采取裁员行动。
 
不止是FF,此前恒大FF也一度传出“欠薪”问题。
 
不过,目前恒大方面已经发放了中国恒大FF员工的工资。一位接近恒大人士向记者表示,原FF公司薪资结构为年薪70%按月度发放,30%按年度发放;现恒大FF调整为年薪100%在月度发放,其中50%为基本工资在每月5日发放,50%为综合奖金在每月20日发放。
 
另外称,恒大正在制定绩效激励政策,将根据政策规定计算额外绩效奖金部分在每月20日一并发放,因此15日并不是发薪日,同时也不存在降薪一说。
 
根据澎湃新闻报道,FF相关人员此前拒绝将北京睿驭和上海法苒两家公司的公章及财务章交付给恒大法拉第未来进行统一管理,而这两家公司为恒大法拉第(广东)的全资子公司,并引发劳动纠纷。
 
互呛第一波:从密切合作到上诉法庭
 
10月7日,贾跃亭亲手将自己的“金主”——恒大一纸诉状告上了香港仲裁中心。
 
在短短三个多月的蜜月期后,恒大入股FF一事出现重大变局:贾跃亭突然在香港提起仲裁,要求收购方恒大方面退出。
 
根据恒大健康对外发布公告,贾跃亭在花光了恒大提供的首批认购资金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4.9亿元)后,于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表示,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
 
根据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同时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公告还显示,2018年7月,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其后,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并要求:
 
1、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
 
2、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恒大方面相关负责人透露,在恒大与贾跃亭签订的补充协议中,恒大共对贾跃亭和FF提出了七条要求。但涉及具体协议内容,恒大方面只表示不便透露。
 
恒大认为,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Sm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
 
10月8日,法拉第未来在社交媒体发布公告称,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没能够履行承诺和支付同意的款项。
 
FF称,2018年1月,FF和投资方就已确认了总体预算。此后,通过月度经营报告向投资人定期同步资金预算执行情况和未来资金计划,而且所有资金支付均在投资人委派的财务人员审核下执行。
 
声明中表示,与恒大向媒体以及股东所称不同的是,包括FF全球CEO贾跃亭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对董事会进行“操控”,以达成相应的补充协议。
 
贾跃亭的“造车”计划一度面临停滞,但得益于恒大的资金加持,其计划又得以加速推进。
 
2017年11月,香港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了新公司Smart King,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其45%股权,并先期支付了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剩余12亿美元投资计划于2019年12月31日及2020年12月31日之前各支付6亿美元。
 
6月25日,恒大以67.46亿港元(约8.5988亿美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King公司(全资持有FF香港与FF美国)45%的股权。换算后可以发现,FF继续成长了近半年后,恒大仅用6000万美元的溢价就将FF全盘接下。
 
恒大的资金到位后,FF 91量产计划被迅速推进。
 
公开资料显示,FF近几个月在中美多地陆续组织缴纳订金用户鉴赏FF 91,获得大批订单。有报道称,在国内举办的一系列小范围私密赏车活动中,FF 91现场下单率超过50%。
 
9月19日,法拉第未来第一次将FF 91样车从亚利桑那州的测试工厂运到洛杉矶总部,贾跃亭现身活动现场,强调将在2019年上半年开始FF 91订单首次交付。
 
贾跃亭已成为FF融资最大障碍?
 
此次FF与恒大矛盾公开化,市场也对FF的未来融资充满质疑。
 
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猜测,还有一种可能是贾跃亭找到了新的投资人接盘。
 
从恒大健康10月初发布的公告看,贾跃亭的两个诉求中,就包括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融资同意权,这是为了扫清新股东加入的障碍;另一个诉求为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这显然是希望恒大退资。
 
值得一提的是,从以往经历来看,贾跃亭对公司控制权和股权一事看得很重,如乐视网已经身负巨额债务,贾跃亭依然不愿意放弃股权,让孙宏斌当上大股东。
 
而如今同样的故事,发生在恒大身上。
 
消息称,对于新融资的进展情况,FF方面回应称,与融资方正在接触中,具体情况会在适当时间公布。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当日也否认在与贾跃亭接触,早前该基金曾被指是被法拉第未来(FF)正在接触的新融资方之一。
 
36氪消息,FF美国内部员工透露,贾跃亭此前在内部邮件中透露FF已与新的融资方接洽,该融资方正是来自中东的某基金,和来自中国的红杉资本,但进展并不乐观。更重要的是,贾跃亭信用破产,成为FF获取新融资最大障碍。FF美国内部员工透露,那些曾经与FF接触的投资人,他们的共同要求是只有贾跃亭退出FF,他们才考虑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