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负面消息频出 野蛮生长的“租房贷”亟须有效监

2018-08-29 13:09栏目:要闻
TAG:

近日,随着杭州一家名为“鼎家”的长租公寓运营机构宣布破产,“租房贷”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少网友指责租房中介采用这种以贷养租的方式来“空手套白狼”,“诱骗”租客签署贷款合同,严重扰乱了房屋租赁市场的正常秩序。
 
据悉,“租房贷”问题并非首次曝光,自2017年以来就不断有租客向媒体反映自己无端“被贷款”。与鼎家经营模式类似的上海“爱公寓”就因扩张太快资金链断裂而被并购。专家表示,鉴于目前租房市场发展现状,亟须政策层面加强监管,并保证相关的贷款融资透明规范。
 
房租变贷款
 
“我当时并不知道中介让我下载的那个APP是贷款软件,他也解释得很含糊,签完约后才发现原来所谓的‘押一付一’是我先交付押金和一个月的房租,然后以个人名义从网贷平台把租期内剩余的房租一次性贷出来,再按月分期偿还本息,莫名其妙我就从交房租变成了还贷款。”说起一年前租房时“被贷款”的经历来,赵虹(化名)依旧耿耿于怀。
 
更离谱的是,赵虹在出租房里只住了5天,就被告知中介公司被另一家公司收购了,租客需要再签一份租房合同,绑定另一个贷款软件。担心中介利用自己的信息二次贷款,赵虹没有答应改签。赵虹告诉记者,已经改签了的租客确实没能及时从前一个软件解绑,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很可能需要同时还两个平台上的贷款。
 
“当时认为这是黑中介骗我们这些租客钱的一种手段,而现在看来,他们是在下一盘更大的棋呀。”赵虹表示,直到近期“租房贷”问题成为舆论热点,她才弄明白自己遭遇的租房套路是怎样一回事儿——那些由他们这些租客们贷出来的钱并没有直接付给房东,而是全部进了中介的账户,中介按月或季度支付房租给房东,剩下的大部分钱就成了中介公司的“流动资金”。“拿着这些钱,他们岂不是想干吗就干吗了。”
 
也就是说,中介公司利用金融工具将租客缴纳租金与房东收取租金之间的差额套取出来,扩充自己的资金池。“这或许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中介公司会以公司被收购为由让我绑定第二家网贷平台了,其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套利。至于租客能否自主解绑、是否需要继续还贷、会不会因此产生不良信用记录,中介并不会为我们考虑。”赵虹说。
 
风险不容忽视
 
据了解,市场上采用上述经营模式的中介机构并非少数,一些头部品牌中介也存在租房消费分期贷款产品。相对于普通的月付方式,分期付可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租户的房租压力。
 
以自如推出的租房消费分期贷款产品自如分期为例,只要是满足身份证登记用户、1年租期、自如信用分满70分且为非学生、非企业用户,都可以使用。分期手续费率为6.27%,共11期,用户可以享受全年服务费七折的优惠。以月租金3000元计算,如果租客选择月付方式,首次需要支付押金、服务费及租金10080元,其后每月支付3150元,如果选择分期付,首次付款只需要6210元,其后每月还贷3411.27元。最终算下来,分期付比月付便宜了将近1000元。
 
如此看来,“租房贷”似乎还是好事儿,可为什么还会成为众矢之的呢?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是合法合规运营,“租房贷”本无可厚非,但就是一些不良中介走歪了路。当前,“租房贷”备受舆论指责,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信息的高度不对称,某些不良中介机构利用信用租赁的名义,让租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贷款”,将还款责任和风险转嫁到租客身上。甚至有的中介借租客信用套取大量贷款用于自身发展,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盲目扩张,成为了租金高涨的重要推手。此外,该模式的风险还在于租客的还款能力和意愿以及中介对资金管控能力,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整个链条上的各个环节将无一幸免。
 
加强有效监管
 
“‘租金贷’乱象频生,从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监管还存在一定的漏洞和盲区,因此亟须监管部门形成多方监管合力,来一次专项检查行动。”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住房租赁企业获得贷款融资当然是被允许的,但前提是合法合规,充分尊重租客的知情权。
 
记者了解到,目前各地已有所行动。北京市住建委日前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8月27日也对外发布了《关于防范“长租公寓”业态涉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提示》,呼吁互联网金融平台严守法律底线,加强自律管理,坚持合规发展。同时,加强授信资质审核和风险管理,严禁与违法违规从事长租公寓业务的中介服务商开展类似“租金贷”的业务合作。此外,天津、南京等地也在加强相关风险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