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缺乏精细化管理 无障碍出行“卡”在细节上

2018-08-07 14:41栏目:要闻
TAG:

2012年8月,《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开始实施并对无障碍设施的建设规范、改造要求、管理和法律责任做出规定,6年来,“无障碍”已经从残疾人专用品发展到通用设计,无障碍设施建设的内容已由单纯的物质环境建设过渡到全方位的社会环境建设,从有形的道路交通、公共设施、建筑、信息发展到无形的制度、行为习惯、社会心理、公共意识。
 
但在城市生活中,无障碍设施到底能否让出行“畅通”?近日,中国商报记者走访了北京、青岛的部分地铁、医院、商场、火车站等场所,并观察了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一天的生活,了解目前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和使用情况。
 
QQ图片20180807085527
 
因出行不便,很多老人被迫“宅”在家中。图为一位老人推着患病妻子在家门口散步。CNSPHOTO提供
 
姜大爷的“障碍赛”
 
受访老人告诉记者,自从腿脚不便后,除了每天固定的歌唱活动外会尽量避免出门,只在小区内活动,如果家人不在身边,自己几乎“寸步难行”。
 
无障碍设施,即为保障残疾人、老年人、伤病人、儿童等人群和其他社会成员的通行安全和使用便利,在道路、公共建筑、居住建筑和居住区等建设工程中配套建设的服务设施。中国商报记者经采访发现,尽管不少场所都建有无障碍设施,但对于行动不便的残障人士而言,出门仍然是一场漫长的“障碍赛”。
 
83岁的姜大爷家住北京西城区,因为腿脚不便,他只能靠轮椅辅助行动。早晨6点半,他准时出门,去附近的公园唱歌。姜大爷家住7层,乘坐电梯下楼后,他通过楼梯口加装手扶栏杆的斜面坡道顺利地出了小区。姜大爷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他所在的小区有不少行动不便的老人,小区内的每一栋楼除了有电梯外,出电梯后还有几层台阶,但在台阶的一侧同时有斜面坡道,以方便坐轮椅的老人进出。
 
小区内还算方便,但出了小区“障碍”就会不时出现。出了小区后,姜大爷的女儿按照平时的习惯推着他走在了马路的机动车道上。其女儿告诉记者,路边的人行道不太方便,所以平时出门都是直接走马路。但由于主路上只有两条机动车道,轮椅在机动车道行进也十分危险,在记者的建议下,姜大爷转到了人行道。随后记者便发现,正如姜大爷的女儿所说,人行道的确十分不好走,路旁的树占据了人行道一半的宽度,留给轮椅的只有盲道。无奈之下,姜大爷的轮椅只能在盲道上行走,不平整的盲道让姜大爷十分“颠簸”。行进到一半,人行道又被一堆沙土“挡了道”,无奈之下,姜大爷只能从人行道回到机动车道,以避开前面的沙土和停放的自行车。
 
来到姜大爷常去的公园,记者发现,并非所有入口都能够直接进入。有的入口被设计成曲折的行人入口,轮椅难以进入,只能绕到公园另一侧的无障碍入口进入。“哪里能过哪里不能过,都必须非常清楚,不然就要多绕路了,既费力又麻烦。”姜大爷的女儿告诉记者。
 
从公园回到家,姜大爷的家人出门上班后,姜大爷在小区里同邻居们聊起了天,“趁着上午还不算太热,出来坐一会儿。”姜大爷告诉记者,自从腿脚不便后,除了每天固定的歌唱活动外会尽量避免出门,只在小区内活动,如果家人不在身边,自己几乎寸步难行。而乘坐公共交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尽管北京地铁在无障碍设施建设上做得很好,除了配有无障碍电梯外,地铁进站口的楼梯处也设有轮椅升降机,检票口也有轮椅通道方便轮椅进出,但对姜大爷来说,地铁的无障碍设施也有“障碍”。“有时候好不容易到了地铁口,才发现无障碍电梯在其他进站口,如果没有直梯,则需要家人先去寻找工作人员帮助,开启楼梯的轮椅升降机,非常费劲,自己一个人根本就没办法进站。”姜大爷说道。
 
“现在有个说法叫‘宅’,说有些人不愿意出门而只想待在家里,那我就是被逼着宅,我就是腿脚不行,精神还不错,以前自己能走的时候还经常出门遛弯,但现在只要出门就得麻烦家人了。所以尽量不出门,少给他们添负担。”姜大爷说道。
 
中午,吃过午饭后,姜大爷一天的活动就基本上结束了。“下午睡一觉,晚上吃完饭继续睡。”姜大爷说道。
 
设施还不够“贴心”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存在的很多问题就是因为缺乏精细化管理,“做是做了,但还没有按照规范的要求做到位。”
 
根据中消协、中残联发布的《2017年百城无障碍设施调查体验报告》,目前我国无障碍设施整体普及率仍相对较低,实地体验调查普及率为 40.6%、大众感知调查普及率为 37%。
 
在日常生活中,盲道、无障碍电梯、无障碍卫生间似乎越来越多,无障碍设施也越来越贴心,但为什么对于坐轮椅的人来说出行仍旧如此困难?记者经走访发现,医院、交通枢纽相对来说无障碍设施较为完善,而其他场所的无障碍设施大多存在问题。
 
在北京某三甲医院的电梯内,工作人员王某一直在不停地招呼着进出的人员。她告诉记者,医院的电梯空间十分大,一部电梯最少能够同时容纳8辆轮椅,她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协助坐轮椅的老人进出,提醒他们要去的楼层。而在门诊楼内,记者发现这里每层都设有无障碍卫生间,卫生间干净整洁,还设有扶手和紧急按钮。
 
在青岛北站的二楼候车厅内,记者注意到,在显著位置设有无障碍卫生间的标识。记者观察发现,该厕位没有设置门和台阶,轮椅可以顺利进入,里面设有扶手和坐便器,空间相较普通卫生间大了不少,能够方便轮椅的转向。
 
但缺乏无障碍设施建设的情况也不在少数。在某学校的教学楼内,记者发现并未设有无障碍卫生间,卫生间内也没有设置无障碍厕位;而在记者走访的路边公共厕所中,也仅有少数设有无障碍卫生间。
 
即使进行了无障碍设计,但遇到“障碍”的现象也屡见不鲜:一些盲道被电线杆直接切断、急转;自行车、汽车、杂物时常占用盲道停放;电影院门口的无障碍通道被电动车、自行车堵住,在附近工作的店员告诉记者,这家电影院的无障碍通道一直都被堵着。
 
而另一些无障碍设施则没那么“贴心”:部分商场的无障碍电梯空间十分狭小,不方便轮椅转向。在青岛某地下商场的楼梯,尽管设计有斜面坡道,但角度却过大,轮椅通过斜面坡道下行极易发生危险;部分无障碍卫生间缺乏维护清理,卫生间内充满了异味和污垢,冲水器也损坏了;某过街天桥没有设置单独的斜面坡道,而是在台阶中间设计出一条坡道,但这种坡道不仅过陡且十分狭窄,一般规格的轮椅很难通过。
 
在上海市无障碍环境建设专家组组长祝长康看来,目前存在的很多问题就是因为缺乏精细化管理,“做是做了,但还没有按照规范的要求做到位,所以使得残疾朋友使用起来不方便。”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乔庆梅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残障人士出行需要多环节形成合力,并不能仅靠某一个场所的无障碍设施,整个出行过程需要涉及多个方面,只要有一个方面做得不够都会让残障人士“望而却步”。另外,无障碍设施不能只考虑建设,在建设完成后也需要根据实际使用情况进行维护与监管,避免“建而不用”。
 
一家之言 〉〉〉
 
“无障碍意识”亟须升级
 
安装低位灶台、楼梯扶手、入户坡道……今年,云南省将为2500户贫困残疾人家庭实施无障碍设施改造,让残疾人的生活更便利。自2011年起启动贫困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工程,截至去年,云南省共投入资金近6000万元,为近10000户贫困残疾人家庭实施了无障碍设施改造。
 
据悉,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涵盖贫困残疾人家庭房屋进出口坡化、房门改造、门户通道改造,地面平整硬化,安装马桶、扶手或抓杆、沐浴椅、太阳能热水器,低位灶台、低位洗手盆、多功能床,闪光门铃、铺设提示盲道等。这些精准到户的无障碍设施改造,一方面很贴心,更一方面也有助于形成关爱残障人士的大环境。
 
残障人士因为行动不便需要更多的照顾,而无障碍设施建设与设施改造工程是他们消除内心自卑与沮丧、勇敢融入社会不可或缺的台阶。但同时,仅有这些还是不够的。一方面,这些设施应根据这部分特殊人群的需求及时更新换代;另一方面,也需要公众提高无障碍意识,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无障碍意识”所需要的就是人人规范自己的行为,从细节与文明小事入手,呵护无障碍设施,帮助残障人士。比如,以盲道占用为例,汽车、电动车、自行车、小摊等等都“上道”,无疑给盲人带来了不便;再比如,帮助残障人士过马路,虽是举手之劳,但这种善心力量理应得到大力推广。
 
实际上,为了创造无障碍环境,保障残疾人等社会成员平等参与社会生活的,2012年6月13日国务院第208次常务会议通过了《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自2012年8月1日起施行,对无障碍设施建设、无障碍信息交流、无障碍社区服务等做出了详细规定,对无障碍设施的保护和维修也做出了明确规定。
 
而云南在无障碍设施改造过程中,将根据残疾人意愿,充分考虑残疾人日常居家需求,综合考虑残疾人功能障碍、改造环境等各项因素,量身定做改造设计方案,力求最大限度满足残疾人日常生活需要,提高残疾人生活质量。这样的方式,不仅便于他们的日常起居,更有助于让他们摆脱生活困境。其实,为残疾人服务就须打好这样的“精准牌”。
 
总之,构建一个无障碍的环境不是某一个部门可以做到的,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应参与其中,不仅要提升文明无障碍环境,更需要不断提升无障碍意识,如此才能让这一特殊群体无忧、无障碍出行,让其生活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