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公车私用要严查,但“私车公用”呢?

2018-07-29 15:12栏目:要闻
TAG:

一条狗“扯”开了公车私用的内幕。这一新闻和日记或者情妇“牵”出某个贪官一样,有点戏剧性——近日,一辆贴有“公务用车”标志的大众小轿车上,一只宠物狗从副驾驶位探出头来“兜风”。其后,相关视频在网上热传,当地纪委介入调查证实,公务车为佳县信访局公务车辆。
 
严查公车私用,这个话题本身并无太多议论空间,而从底层的视角切入观察,当下特别要警惕公车私用的变形,这种变形恰恰出人意料,是:私车公用。
 
基层机关供职的朋友反映,车改之后,公车派遣不再紧张了,而一些机关事业单位的司机更加奔忙。据了解,节假日、上下班,他们便变身为主要领导的“专职代驾”,当然,驾驶的都是领导的私家车。因为领导们驾驶技术和风险控制能力与专职司机相比而言普遍较弱,他们不得不采取这样的变通办法,而且上级如有巡视,一般也难以察觉。
 
而在某地文化系统,私车公用又潜滋暗长另一模式。事业单位推行车改后,中层主管不再享有专车的待遇。事实上,他们每天需要大量用车,开会调研,业务洽谈,总是网上约车,路边拦车,确有诸多不便。一些单位便设计出对策,安排驾驶员每天开着自己的私家车,为领导提供全程接送服务。于领导而言,他变相有了专车;于驾驶员而言,他比兼职开出租,有更稳定的客源,丰厚的收入。内部考核时,他们的薪酬待遇,视同公车司机考核,发生的相关费用,也都由单位承担,是暗渡陈仓,还是移花接木?这些都在中层主管的把控之中,往往并不在上层管理者和群众的监督视线之内。
 
网上搜索较早前报道,“私车公用”已是五花八门:有些单位和部门,长期租用私人轿车,由公家买单;有的看似上下班都开自己的车,但是外出游玩,油费、维修费、过路费、审验费和罚款等支出都由单位承担。如湖南衡阳市常宁市党校校长刘耀东经常开着私家车上下班,把私车产生的相关费用直接作为单位开支报销,最后成了“私车公养”;有的领导嫌公车动用审批手续繁琐,不如用私家车随叫随到,自由方便,就借用私家车以逃避监管;有的领导觉得单位公车没档次,就打起商人老板的主意,一边拿补助,一边开“老板车”。如湖北省直某厅局巡视员黄某长期借用企业老板高档车,一借多年,费用不用自掏腰包。不仅自己“借”,还给儿子“借”。
 
公车私用,是难以藏匿的大路上的腐败,现在敢明目张胆地用车的越来越少,“带狗兜风”的更是罕见个例。而私车公用,有着极大的蒙蔽性,甚至可能披上“大局意识”“奉献精神”的外衣,也因此具有更强的腐蚀性,是一种欺上瞒下的隐形违规腐败。所以,在现实的场景下,公车改革有必要顾及两个相关细节:交通费用的总支出、驾驶员的绩效考核。关注公车的同时,视线延伸到公务人员的私车使用状况,即时捕捉基层变通对策信息,那些车轮上的腐败才可能有效“刹车”——车改之后,车补尽入官员囊中,而交通费用有增无减,正常吗?合理吗?
 
即使是真正意义上的私车公用,自己开着自己的车办理公务,即使私车公用的对象不是领导干部而是普通工作人员,也要注意制度设计的与时俱进,不要留下安全隐患和税务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