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金融证券领域犯罪多发 最高检再出拳

2018-07-26 14:51栏目:要闻
TAG:

面对全国范围内金融犯罪发案率日益多发的态势,最高人民检察院日前正式发布第十批指导性案例,明确了多发疑难及新型金融犯罪法律适用标准,供各级人民检察院在办理类似案件时参照适用,以加强对检察机关办理类似案件工作的指导。
 
最高检表示,三起案例均为金融证券领域的犯罪,每一起案件都是一个生动的教材,每一个办案过程都是精彩的法治故事。要通过发布指导性案例再现还原案件真相,揭示犯罪危害的本质特征和危害,让群众看得懂、喜欢看,使指导性案例成为案例故事、普法教材,充分发挥以案释法的普法教育作用。
 
20160510102766510za
 
图为北京某金融单位“远离洗钱及恐怖融资活动”宣传横幅。CNSPHOTO提供
 
操纵证券市场罪如何认定
 
新型金融案件不断增多,疑难复杂程度明显加大,犯罪手法不断翻新,影响面广、处置难度大,犯罪手段呈现出网络化、专业化发展趋势。
 
最高检此次发布的三起指导性案例分别为朱炜明操纵证券市场案、周辉集资诈骗案以及叶经生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是近年来检察机关依法办理的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和典型意义的金融犯罪案例。
 
据悉,2017年1月至2018年6月,全国检察机关就涉及金融犯罪的八种罪名提起公诉3万余件4.9万余人。新型金融案件不断增多,疑难复杂程度明显加大,呈现出犯罪手法不断翻新,影响面广、处置难度大,犯罪手段呈现网络化、专业化发展趋势,多层级集团化作案,以及内外勾连作案、追赃难度大等特点。
 
此次公开的朱炜明操纵证券市场案,是近年来持续高发的操纵证券市场案件的一个缩影。
 
原国开证券公司上海龙华西路证券营业部证券经纪人朱炜明,于2013年2月1日至2014年8月26日在任国开证券营业部证券经纪人期间,先后多次在其担任特邀嘉宾的某电视台财经频道《谈股论金》节目播出前,使用实际控制的三个证券账户买入多只股票,于当日或次日在《谈股论金》节目播出时,以特邀嘉宾身份对其先期买入的股票进行公开评价、预测及推介,并于节目首播后一至二个交易日内抛售相关股票,人为地影响前述股票的交易量和交易价格,获取利益。
 
检察机关经审查认为,现有证据足以认定犯罪嫌疑人在媒体上公开进行了股票推介行为,并且涉案账户在公开推介前后进行了涉案股票反向操作。但是,犯罪嫌疑人与涉案账户的实际控制关系,公开推介是否构成“抢帽子”交易操纵中的“公开荐股”,以及其行为能否认定为“操纵证券市场”等问题,都有待进一步查证。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后,公安机关补充查证了犯罪嫌疑人的淘宝、网银等IP地址、MAC硬件设备地址,并与涉案账户证券交易IP地址做筛选比对;将涉案账户资金出入与犯罪嫌疑人个人账户资金往来做关联比对;由证券监管部门对本案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公开荐股”“操纵证券市场”提出认定意见。
 
证监会出具的认定函认定:2013年2月1日至2014年8月26日,朱炜明在《谈股论金》节目中通过明示股票名称或描述股票特征的方法,对15只股票进行公开评价和预测。朱炜明通过其控制的三个证券账户在节目播出前一至二个交易日或当天买入推荐的股票,交易金额为2094.22万余元,并于节目播出后一至二个交易日内卖出上述股票,交易金额为2169.70万余元,获利75.48万余元。朱炜明所荐股票次日交易价量明显上涨,偏离了行业板块和大盘走势。其行为构成操纵证券市场,扰乱了证券市场秩序,并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
 
另据证监会日前通报,今年上半年操纵市场行为主要表现为上市公司内部人员进行误导性陈述、编造虚假信息涉嫌信息操纵。有的与外部机构合谋,控制“高送转”“业绩预增”等信息发布节奏,或故意使用误导性陈述影响投资者预期,以市值管理名义联手操纵市场,导致个股价格大幅波动,积聚了较大风险。他们滥用社会影响力对证券或相关上市公司公开做出评价、预测或投资建议,在荐股前集中买入、荐股后暗中卖出,牟取非法收益,形同“老鼠仓”。
 
证监会表示,下一步要紧扣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总体要求,密切关注市场动态和异常交易,配合公检法机关,坚决打击任何时期、任何领域、任何形式的操纵市场行为。
 
打击互联网非法集资犯罪
 
互联网金融业的快速发展,在客观上使得如周辉一样的不法分子得以浑水摸鱼,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行非法集资之实。
 
2017年,检察机关共就非法集资类金融犯罪案件(含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提起公诉8252件17144人,同比分别上升了6.18%和4.50%;就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提起公诉2233件7186人,同比分别上升了38.18%和35.51%。
 
此次发布的周辉集资诈骗案,是利用互联网实施非法集资犯罪的典型案例。周辉注册成立公司,上线运营“中宝投资”网络平台,通过虚构借款人、融资项目、抵押物等内容,欺骗投资人,募集的资金也未用于任何正常经营活动,而是用于个人活期储蓄,同时还大肆挥霍,最终因犯集资诈骗罪获刑15年。此类案件的认定难点首先是罪与非罪的问题,周辉开展P2P平台业务,是进行互联网金融创新,还是实施非法集资犯罪行为?是构成此罪与彼罪的问题,还是构成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浙江省检察院表示,根据国家监管规定,P2P平台必须要坚持网贷信息中介的性质,不能自建资金池。周辉共虚构了34名借款人,虚构融资项目、虚构抵押物欺骗投资人,在其个人账户中形成了总额达10亿元的巨额奖金池,明显构成违法,脱离了互联网金融创新的范畴。同时,周辉主要将资金存放在银行用于个人活期储蓄,而活期储蓄的所得收益不可能产生足额利润支持周辉向投资人宣称的年化20%的投资回报。同时,周辉又花费6600万元购买了20辆豪华跑车,花费2800万元用于购买服饰、旅游等生活开支。这些行为按照法律规定,可以认定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其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确凿无疑。
 
当前,对互联网金融创新和违法犯罪的甄别及监管还存在较大难度,如在P2P平台的发展初期和壮大期,由于缺乏相应的法律规定和技术支持,相关部门很难对真实资金使用人身份、资金用途进行调查核实和甄别、监管。部分投资人危机意识不强,容易被不法分子虚构的高息回报所诱惑。这都从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案件的多发。
 
加大对涉众型金融犯罪的打击力度
 
新型网络传销傍上了“互联网+”,披着科技的外衣,隐蔽性、欺骗性更强。
 
在叶经生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中,叶经生等人成立了上海宝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经销商管理系统网站”“金乔网商城网站”作为平台,采取上线经销商会员推荐并交纳保证金发展下线经销商,保证金或购物消费额双倍返利;在全国各地设区域代理,给予区域代理业绩比例提成奖励的方式发展会员。至案发时,金乔网注册会员达3万余人,其中的注册经销商会员1.8万余人,在全国各地发展省、地区、县三级区域代理300余家,涉案金额高达1.5亿余元。
 
新型网络传销与传统传销的主要区别在于,新型网络传销傍上了“互联网+”,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披着科技的外衣,隐蔽性、欺骗性更强。现在的网络传销犯罪花样非常多,除了叶经生案这种网络购物返利模式外,还有虚拟币模式、原始股模式、微商传销模式、点击广告返利模式等。针对这一系列新型的网络传销案件,办案人员如何判断是不是传销,难点颇多。可把握的一条基本原则就是,只要组织者、领导者以拉人头、发展下线作为其生存方式,通过金字塔式的层级关系敛财,以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的依据,就属于传销活动范畴。
 
最高检表示,将持之以恒加大对涉众型金融犯罪的打击力度。检察机关将加强审查批捕、审查起诉和出庭公诉工作,始终保持对涉众型金融犯罪打击的高压态势。健全办案制度,创新办案机制,加强对侦查机关侦查取证活动的介入和引导,增强刑事追诉和指控证明犯罪能力水平,加大对大案要案的督办、指导力度。同时,结合办案,积极参与促进金融监管工作制度的完善,强化犯罪预防。针对办案中发现的金融监管漏洞等提出检察建议,促进相关部门堵漏建制,完善相关的预防预警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