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字节跳动张一鸣:越过山丘

2020-07-31 15:46栏目:商业
TAG:

  现在的张一鸣,才刚刚到第二层。
 
  “它当然已经被我们盯上了”。
 
7月6日,彭佩奥宣布计划禁止多个中国社交媒体软件;
 
7 月 10 日,亚马逊要求员工将 TikTok 从所有“访问亚马逊电子邮件”的移动设备上移除,但亚马逊随后又表示这封邮件发送有误;
 
7 月 15 日,美国政府方面再次表示,将在几周内对 TikTok 采取行动;
 
7月18日,特朗普竞选团在Facebook及Instagram上投放政治广告,呼吁封禁TikTok;
 
7月20 日,众议院更投票通过了一项禁止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使用 TikTok 的提案……
 
  一股力量正从美国庙堂推向江湖。
 
  一切都来得太快,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张一鸣的想象。这只魔幻“黑天鹅”的到来,让他今年没睡过一个好觉。
 
  对张来说,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是一件正确的“错事”。
 
  现如今,作为中国出海最成功的一款APP,TikTok 被裹挟在这场地缘政治的洪流之中。
 
  摆在他面前的选项不复杂。
 
  留下,承受国际风云变幻,刁难是一定的,前景是不确定的;退回来,依然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巨头之一,只是偏安一隅。
 
  01
 
  张一鸣也没想到,TikTok会突然爆发的如此耀眼。
 
  今年2月,TikTok以1.13亿次的下载量创下纪录;3月,TikTok下载量达到1.15亿次,全球用户数正式突破10亿;4月,其全球下载量超过了20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数据持续攀升。
 
  在狂飙突进中,3月,字节跳动进行组织框架调整,张一鸣将重心放在公司的全球战略和发展上。这一次,张信心满满。
 
  可极致的高光,五色令人目盲,至亮同时可以是至暗。中场狙击发生了。希望TikTok和字节跳动中场休息的“呼声”突然被高音喇叭喊出,一些“裁判”也纷纷亮出了红牌。
 
  6月,印度突然宣布禁止中国的59款APP,包括TikTok。一切都在告诉张,这一次美方不是说说而已,没有预留缓冲时间让字节跳动去准备。
 
  一个个真假难辨的消息也在这个波云诡谲的时段里被广泛传播。有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风险投资人向张一鸣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以解决美国对 TikTok这个短视频App构成安全威胁的担忧。
 
  威胁,是出现在各种传闻里,最多的词汇。一如字节跳动在内容分发领域通过算法来为它的用户提供信息那样,威胁二字成为了张这个“用户”,在别人的主场上被别人的算法裹挟下,被强行塞满的内容。
 
  一个针对张一鸣的信息茧房正在形成。而在过去,制造信息茧房,从来都是张的专利。
 
  怎么破?是中流击水,还是中场休息,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02
 
  威胁,对于TikTok,并不陌生。有关于此的指责,几乎从它诞生伊始,就伴随着。
 
  这就是一个原罪,只是最早的威胁,字面意义不是安全,而是未成年人保护。
 
  在TikTok出海之初,它最大的海外竞品是Musical。本身功能很单一的Musical,用来征服用户的手法是简单的配乐和对口型,而用户群则主要集中在14岁左右,活跃度高。当然,在合并之后,也就成了 TikTok起家时的种子用户群。
 
  但很快问题就来了。2019年初,美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向TikTok罚款570万美元,指责其未经家长允许获得儿童个人信息。8个多月之后,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发起调查,调查内容为“TikTok持有大量用户数据,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截至目前,TikTok在美国至少经历了5次不同程度的禁令或调查。而这个收集信息的“原罪”,恰恰也是在那场10亿美元收购中一起“传染”回来的。
 
  张一鸣并没有否认过这个原罪,只是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强调那是合并前的问题。
 
  7月,针对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一事,TikTok发言人更委婉的表示,“数百万美国家庭使用TikTok来进行娱乐活动和创意表达,我们认识到这不是联邦政府设备的用途。对于我们而言,安全的用户体验,保护用户隐私,是最高优先级的事。”
 
  为了表达诚意,6月,字节跳动开始禁止中国内部员工访问海外产品的代码库。
 
  但这并不影响希望 TikTok中场休息的各方势力,继续挥舞起威胁的大棒,甚至在全球各国,都有利益集团正在筹划以此来阻断 TikTok的“传播”。
 
  何以至此?答案或许是,此刻强迫TikTok中场休息,机不可失、失之伤身。
 
  对于美国政府而言,TikTok最大的威胁是在引领美国的文化潮流。短短几个月内的大爆发,让它深感恐惧:
 
  毕竟,这个应用来自中国,哪怕应用的数据不放在中国、管理层也“去中国化”,但中国的母公司总会是“看不见的手”。
 
  而且,越懂美国人的需求,就越让美国政府感受到威胁。
 
  下架、封杀、甚至掐灭之,皆可。如果TikTok能真正改变一下国籍,亦可。
 
  对于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的友商而言,比起竞争的威胁来说,TikTok其实正好处在最合适的并购节点上。TikTok的价值正在飙升,估值在200亿到400亿美元之间,但它的巨大用户量摆在那里,如果一旦成功“转会”,相当于白送。
 
  更重要的是,此刻也是TikTok的中场,最具潜力也最便宜的时刻。
 
  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6月TikTok全球营收超过907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35亿元,同比增7.3倍。中国市场贡献了约89%的营收(来自抖音);美国贡献6%的营收,位列第二。而按照预期,今年TikTok在美国约有5亿美元收入。
 
  实在是一笔小钱,在庞大的用户体量下,TikTok刚“被”完成市场孵化,市场拓展和盈利姿势远未展开,这使得它带给友商的危险,远远高过它的估值。此刻不拿下,等它过了中场,大把进钱之时,就会贵到想收购也无能为力了。
 
  2020年3月,昆仑万维(26.960, 0.10, 0.37%)因为类似的“TikTok原因”,被迫出售了垂直社交应用grindr。
 
  有一就有二,这让友商们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