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国家级药品带量采购 “团购”减轻用药负担

2018-11-20 20:57栏目:商业
TAG: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李孟)近日,上海市阳光采购网公布《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下称采购文件),启动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并公布31个药品的药品名单及采购情况。在此之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明确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以完善带量采购方法换取药品更优惠的价格。
 
 
 
国家级采购以量换价
 
采购文件公布了第一批带量采购品种以及每个品种的采购量,阿托伐他汀等共31个品种在列。参加此次带量采购的11个试点城市分别为4个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和7个大城市:广州、深圳、沈阳、大连、西安、成都、厦门。本次集中采购药品约定采购量由各试点地区上报确定,各试点地区统一执行集中采购结果。集中采购结果执行周期中,医疗机构须优先使用集中采购中选品种,并确保完成约定采购量。在优先使用集中采购中选品种的基础上,剩余用量可按所在地区药品集中采购管理有关规定,适量采购同品种价格适宜的非中选药品。
 
据了解,此次集中采购以结果执行日起12个月为一个采购周期。若在采购周期内提前完成约定采购量的,超过部分仍按中选价进行采购,直至采购周期届满。
 
一直以来,对临床使用量较大、采购金额较高的基本药物和非专利药品,我国实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由地方政府统一采购辖区医院所需的药品。此次集中采购试点由地方政府到国家组织,市场规模更大,“团购”的议价能力也将大大增加。
 
根据商务部公开数据,试点的11个城市2017年医药市场规模约占全国的29.2%左右。在这11个城市进行试点,意味着参与采购的医药企业将进入更大的国家药品带量采购市场,这将对医药企业产生强大的吸引力,以价格换销量的动力将增强。通过企业间的市场化竞价,起到以量换价的作用。上海市人社局医保处副处长龚波表示,由于承诺了采购数量,企业中标后不用再担心产品销售的问题,能够节省大量促销、流通等环节的费用。
 
按照国家带量采购政策规定:入围的生产企业在3家及以上的,构成充分竞争,报价最低者得;入围生产企业为2家的,不构成充分竞争,采取议价采购的方式;入围生产企业只有1家的,则采取谈判采购的方式。有业内人士预计,3家及以上企业入围的品种,预估降价幅度为40%;有2家竞争的,预估降价幅度为20%;仅1家竞标的,预计降幅为10%。
 
“医保和患者拿到比较低廉的价格,企业则拿到市场份额。”龚波表示,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将产生多方共赢的效果,企业也将是受益者。
 
带量采购 压缩灰色空间
 
“带量采购是本次试点的一大亮点。带量采购是国际上常见的做法,能够有效降低药品采购价格,节省医疗开支,减轻患者负担。”龚波说道。
 
所谓带量采购,是指在集中采购的情况下,开展招投标或谈判议价时明确采购数量,让医药企业针对具体的药品数量报价。相比之下,不带量的集中采购招标往往只是跟药品企业确定一个中标价,并不能保证药品在本地医院的采购数量,这使得集中采购的议价效果大打折扣。与不带量的集中采购相比,带量可以给药品企业明确的销售承诺和预期,方便企业安排生产和销售,控制成本,从而可以给出更优惠的价格,让患者获得更多收益
 
医药企业的销售模式也将发生变化。由于不带量的集中采购不确定采购数量,医院作为采购主体往往具有强势地位。在此之前,我国部分医药企业都采用带金销售的方式刺激销量。  所谓带金销售,是指药品生产企业为刺激销量,给客户非法的现金利益作为其给予生意的回报。在不带量采购中,企业即使中标,也不能够保证销量,需要进行“二次议价”甚至派人进入医院推广药品,而一旦进行带金销售,销售成本上升,价格也相应提高。
 
在以国家为单位进行集中带量采购的过程中,由于销售数量固定,理论上医药企业无需过分依赖医药代表进入医院推广,节省了交易成本。此外,招标价格包括配送价格,不能再二次议价,堵住了“二次议价”甚至回扣的灰色空间,中标企业不需要带金销售,使得药价回归到合理区间。
 
也有人担心,提高买方集中度,可以打破专利药、原研药卖方的垄断局面,有利于形成合理的采购价格,但对于市场上竞争充分的药品而言,提高买方集中度容易形成买方垄断,使买卖双方力量失衡,买方的议价能力过强,导致成交价格过低,可能存在质量和供应风险。
 
但不管如何,除11个试点城市外,其他省市也已经陆续开展省级药品的带量采购。今年9月,合肥市卫计委等五部门印发《完善合肥市公立医疗卫生机构药品带量采购实施意见》,组建带量采购联合体实施带量采购;11月1日,河北省卫计委召开了药政管理工作调度会暨药品带量采购工作推进会,要求全面推进药品带量采购工作;11月13日,武汉市对第一批药品带量议价入围候选结果进行公示。
 
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史立臣表示,带量采购能够适当降低医药企业在营销方面的投入,有利于改善国内药企“重营销、轻研发”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