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订单大幅取消,出口转内销……海外市场我们不

2020-09-23 15:59栏目:区域
TAG:

  对外贸企业来说,今年可真是没啥好消息。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不少企业外贸订单大幅取消。一时间,对我国外贸的担忧、质疑喧嚣四起。很多外贸企业开始出口转内销,转战国内市场。
 
  此时问题来了——
 
  企业“苦心”打下的海外市场咋办?难道不要了吗?
 
  做惯了外贸生意的企业到底选择“向内”还是“向外”?
 
  我们的出口真不行了吗?
 
  答案还得去企业寻找。这次调查记者选择了3家消费品制造企业,从他们的外贸出口运营中可看出点门道。
 
  一只骨节粗大的手拈起一枚金色的圆环,另一只手捏着小镊子,一颗颗为金环镶上锆石;接着是字母B、字母S,焊接、冲洗之后,一条定制的大号链坠“BOSS”闪着耀眼的金光亮相。
 
  “这是我们定制版的首饰,售价150美元到200美元。”义乌市合创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俞金松拿起一条又一条外国客户定制的项链展示给记者看,“以前我们开模批量化生产,一个模具就要做上千个。现在变成单个的定制出口,每个月订单已有上万件了。”
 
  小到首饰大到彩电,近期经济日报记者在走访外贸企业时发现,虽然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颇为严重,但目前回暖迹象明显。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8月份,我国外贸出口达1.65万亿元,同比增长11.6%,不仅刷新了疫情暴发至今的纪录,更创下去年3月以来的新高。
 
  随着国际贸易订单日益碎片化,再加上疫情倒逼海外市场加速线上化,外贸企业正在从传统的批发出口模式转型跨境电商模式。今年上半年,中国海关跨境电商监管平台出口增长28.7%,远高于同期中国出口整体增速。不少新兴跨境小微电商呼吁政府的扶持政策能跟上企业变化,向跨境物流、企业认证等领域倾斜。
 
  跨境电商平台成新选择
 
  在浙江义乌,快时尚的小饰品一直是外贸销量最大的品类之一。这些小饰品以日韩风、小清新为主,成本几角钱,点缀着全世界爱美的女孩子。
 
  合创工艺品刚成立时走的也是这个路数,但俞金松和伙伴们不甘心一直在低端市场“混”着。几个年轻人注意到美国市场嘻哈风兴盛,追捧披金戴银、“闪闪惹人爱”的blingbling风格。这种饰品生产难度不大,再加上嘻哈爱好者追求个性化,舍得一掷千金,只要东西好,销量和售价都不发愁。2015年,合创工艺品在美国注册了“TOPGRILLZ”商标,推出了自己的嘻哈品牌。
 
  因为想要做中高端市场,“TOPGRILLZ”一开始就建立了自己的官网和电商渠道,直接面对消费者。4年下来,“TOPGRILLZ”已经成为出口电商平台速卖通上排名第二的饰品出口品牌,在亚马逊等海外电商平台上也排名前列。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后,普通的外贸订单大幅下降,俞金松判断,他们的外贸销售额将下降30%。此时,跨境电商平台成为一种选择。“以前义乌工艺品大多是批量生产,开一次模就能做成千上万个产品,直接批发给商超客户,薄利多销,挣钱容易。”俞金松说,“别看现在我们单条卖得贵,但挣的是辛苦钱,每一个客户都要有接单、设计、定制、发货、售后等多个环节,很复杂,没有几个外贸厂愿意接这种细碎的买卖。”
 
  企业不得不正视这种疫情带来的变化,因为这可能将是今后的常态。“我们认为消费者今后会更倾向个性化、定制化的商品和服务,再加上在线购物习惯的养成,线上化趋势明显。”俞金松告诉记者,公司目前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跨境电商平台。这里的业务虽然细碎,但是单个客户分散了风险,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缓冲作用。“我们的客户90%在美国,客户大多数也从事网上的生意,只要物流不断,其实受到的影响不大。”
 
  家电品牌康佳在这场疫情下同样加快了转型线上的步伐。早在1994年,康佳就已开始了全球贸易布局,但过去一直走传统批发出口模式,年出口规模约40亿元至50亿元人民币。但近些年,在国际贸易订单日益碎片化以及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形势下,传统外贸出口模式遇到了瓶颈。2019年,康佳入驻速卖通,直接面对消费者开展跨境电商业务。
 
  “幸亏转型了,通过提前布局海外仓,疫情期间我们的货物还能在俄罗斯、西班牙、波兰等地发货,否则货物在国内发不出去,损失更大。”康佳智能电器科技有限公司跨境出口团队副总监朱英华表示,由于线下展会基本都取消了,无法拓展商家订单,康佳的出口目前以跨境电商为主阵地。她给记者数了数近期参与的网上互动:“线上广交会,14天有100多条询盘;企业40周年云直播;速卖通上邀请波兰网红直播;Facebook、ins粉丝互动等等。多管齐下,哪一个都不能放弃。”
 
  最近几个月,内蒙古鄂尔多斯(9.300, 0.56, 6.41%)羊绒集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白二云同样加大了跟客户在网上沟通的频次。在跟英国客户视频会议的间隙,白二云告诉记者,他判断疫情对订单的影响将持续3年至5年,尤其是商超类商品。对于羊绒这样的外贸大户,肯定不是好消息。万幸的是,“渠道里电商受冲击比较小”。
 
  在跟这家英国最大的百货公司视频沟通时,白二云跟对方讨论了如何准备网上展示,也讨论了明年的新品开发。只不过羊绒交易很难完全在线上达成。“羊绒的手感、上身效果眼见为实,以前大家坐在一起就能够讨论样品,确定订单,现在需要邮寄样品,涉及决策程序的每一个人逐一传看,流程确实变长了。”在鄂尔多斯外贸转向线上的过程中,新问题也是在不断出现。
 
  到底是什么在“卡脖子”
 
  外贸形势起伏难测,就算手握订单,回款之前,外贸企业的心都是悬着的。
 
  “之前国内疫情严重时,是海外客户催我们赶紧复工复产。到了3月份,海外疫情暴发蔓延,一直催货的客户隔离居家办公,确认订单的速度慢了很多,有的要求暂停订单生产,有的希望延期交货,有的提出要取消订单。”白二云长期从事外贸,知道外贸大客户长期合作建立的信任极其难得,“虽然合同里有不可抗力条款,但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没有提出使用这一条款为自己免责,合作伙伴遇到困难,我们也是尽量协商,能暂停生产就暂停生产,能暂缓发货的就暂缓发货。最近的统计表明,我们已落实订单取消的比例大约在7%,影响还比较小。”
 
  跟订单取消比起来,外贸企业最头疼的是跨境物流价格飞涨,且时效难以保障。据白二云介绍,疫情期间,国际航运的运力下降,羊绒衫运到海外的运费翻了一倍都不止,“如果走空运,运费将占到成本的3%,所以我们尽量跟客户沟通走海运。希望政府能够给外贸企业一些物流方面的补贴”。
 
  相比之下,因为利润够高、货物又是小件,合创工艺品生产的嘻哈风饰品可以负担大幅上涨的跨境物流费用。俞金松很庆幸公司的转型,“别人做低价,平邮涨价之后就做不了了,我们高客单价产品可以承受更高的物流成本。现在我们小商家订单用商业快递,消费者个人订单走速卖通联合菜鸟提供的无忧物流,不仅价格低于市场价,还提供晚到即赔等服务,也解决了外贸企业的难题。如果还卖过去那种售价一两元的小饰品,恐怕就难了。”物流价格波动是市场因素,目前只能靠企业自己消化。
 
  除了飞涨的物流和保险费用,朱英华还在为另外一个问题发愁。采访前一天,朱英华接待了印尼经销商,对方带来了印尼市场新的定制要求——一款小型手持挂烫机。但朱英华跟团队碰头后发现,挂烫机出口印尼需要通过SNI认证,团队询价后发现国内认证机构对SNI认证的报价高达6万多元,时间要一年多。
 
  “不说6万元到底贵不贵,等把这个认证做完,这个市场机遇期恐怕就过了,可没有这个认证,产品就没有办法通关。”朱英华感叹,以康佳团队在出口认证方面比较充足的人手和经验,也很难在国内众多认证机构里找到合适的,筛选成本、时间成本都太高。
 
  记者调查发现,出口认证问题已成为外贸企业不大不小的障碍,此前在防疫物资出口过程中,多家中国企业就吃过“暗亏”,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认证监管司负责人曾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回应,称“中国现在经过批准的有600多家认证机构,从事产品、服务、管理体系等认证,这些信息在国家认监委的网站上都可以查询到。企业如果要做认证,一定要找具有相应合法资质的机构。”
 
  不过对于外贸企业来说,要在这600多家机构中找到合适的那个,似乎并不那么容易。记者在网络上搜索欧盟“CE认证”、美国“FDA注册”、印尼“SNI认证”,跳出来的是一堆代理机构和广告,其中蕴含的是商机还是陷阱,让外贸企业不得不谨慎对待。而在全国认证认可信息公共服务平台上,只能通过名字和认证类别查询认证机构,信息非常有限,无法直接体现该认证机构的信誉。面对难题的朱英华非常希望,相关管理部门能够给他们这些外贸企业提供“更靠谱”的认证机构名单与更便捷的认证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