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全球国债收益率滑向何方

2019-08-18 17:59栏目:区域
TAG:

  随着全球降息潮的声势渐盛,各国国债收益率迅速向下滑动。这趋势最近甚至引发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发声:“即便美国国债收益率转为负值我也不会感到惊讶。”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8月13日为1.685%,略高于2年期美国国债1.665%的收益率,造成其与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之间的息差收紧为2个基点。
 
  与此同时,欧洲各国的债券收益率已跌入负值区间。德国整个收益率曲线都已低于0%,而欧元区一些风险较高的国家(如西班牙和葡萄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逼近负值。日前,日本国债收益率为-0.2%,创2016年7月以来最低水平,这是日本央行2018年7月时设定的-0.2%~0.2%波动区间的低端。
 
  主要发达国家国债收益率纷纷滑入历史低点甚至负值区间,说明国际资本市场上资金充裕,却没有更好的投资标的,在全球经济前景不妙的背景下,资金纷纷购入国债这一低风险的投资品种,造成国债价格上涨而收益率持续下跌。
 
  以往的经济常识告诉我们,当国债收益率下降甚至为负值时,意味着资本市场的资金充沛而廉价,从而刺激企业利用廉价的资金进行投资扩大再生产。但现在并未出现企业提升投资力度扩大生产的意愿和倾向。过去的常识失灵了?
 
  最新数据显示,国际资金不仅减少了对实业的投资,且加大了对债券市场的追捧。在过去两年中,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降低企业所得税、大力吸引外资的政策鼓励下,美国的外商投资规模却大幅下降,投资美国实业的力度并未出现特朗普所希望的热潮。反而是在2019年第一季度,国外资金大举涌入美国债务市场,对美国债券(主要是美国国债)的投资增加了1440亿美元。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经济前景不确定时期,投资者把规避风险放在第一位,将资金投入风险最低的资产类别——债券,尤其是国债上。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6月份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50%,较5月下降0.5个百分点,较2018年同期下降5个百分点,为连续3个月环比下降,已至荣枯线。分区域看,非洲制造业PMI较5月持平,亚洲、美洲和欧洲制造业PMI均有小幅下降。综合指数变化,指数继续下降,意味着全球经济增速继续放缓,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制造业的不景气进一步抑制了资本对该领域的青睐。
 
  一方面是经济前景低迷,企业没有意愿进行扩大投资;另一方面,由于各国央行尤其是美联储降息和货币紧缩政策结束,资本市场上充斥着大量低廉资金。但因企业家看到即使扩大再生产,由于缺乏具有购买力的消费需求,一旦产品生产出来,则意味着过剩和积压,还意味着企业赔本经营,所以在没有看到具有购买力的消费需求真实增长之前,实体投资不会明显增长。
 
  缺乏具有购买力的消费需求是目前全球共同面临的难题。全球经济一体化高歌猛进几十年后,财富向头部企业和少数人集中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同时又由于经济全球化,一国对国内财富的二次分配很难发挥缩小贫富差距的实际作用,因为资本在全球的流动比过去容易太多,带来在全球避税比过去也容易太多。
 
  所以,当更多的财富被创造出来时,更多财富被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广大民众由于不能通过政府对财富二次分配得到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相应利益,反而遭受经济全球化带来的贫富差距的拉大,结果是抑制了大部分人的有效购买能力,导致了商品积压和价格下降。这也是即使目前各国央行利率一降再降,大部分商品价格却并未上涨、通胀长期低迷的原因。不过被富豪消费的商品价格却上涨迅速,如茅台价格不菲,仍一瓶难求,而普通人的生活基本需求如榨菜销量却出现大幅下滑,生产企业利润跳水。中国上市企业涪陵榨菜的半年报显示,其业绩大幅放缓,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从一季度的35.15%降为3.14%。
 
  由于全球生产成果分配不均衡,贫富差距仍在继续扩大,目前各国国债收益率持续下滑的趋势一时难以缓解,并将在经济失衡中进一步加剧,直至某种危机爆发来强行缩小这种本质为贫富差距扩大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