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韩国造船海洋“合体”成功 工会:找“大腿”去

2019-06-12 12:58栏目:区域
TAG:

随着5月31日现代重工集团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公司法人分割案,以及6月3日新控股公司韩国造船海洋公司(KSOE)成立,现代重工集团收购大宇造船海洋已“跨越了第一道山脉”。
 
  新成立的韩国造船海洋将成为拥有现代重工、现代三湖重工、现代尾浦造船等3家子公司和正在进行收购的大宇造船海洋等4家造船厂的韩国最具代表性的超级造船企业。不过,现代重工集团收购大宇造船海洋仍在遭到相关企业工会的强烈反对,同时,来自日本、中国、欧盟等竞争国家和地区的牵制也不容小觑。
 
  现代重工临时股东大会通过“法人分割”
 
  今年3月8日,随着现代重工集团副董事长权五甲和韩国产业银行(KDB)董事长李东杰签订有关收购大宇造船海洋的正式合同,现代重工集团开始了大宇造船海洋收购工作。6月3日,韩国造船海洋成立,标志着收购迈过了第一道难关。
 
  5月31日,为了避开工会的抗议,现代重工集团几经周折后更换了临时股东大会会场,并通过了法人分割议案。由此,现代重工集团分为了中间控股公司“韩国造船海洋”(存续公司)和完全子公司“现代重工”(新设分公司)。随后,韩国造船海洋于6月3日在位于首尔桂洞的现代集团大厦召开理事会,任命权五甲副董事长为代表理事,并批准了总部所在地等议案。存续法人韩国造船海洋和分拆后的新设公司现代重工当天分别向蔚山地方法院申请了有关分拆的登记。
 
  随着韩国造船海洋的成立,现代重工集团的管理结构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位于集团顶层的现代重工控股公司不仅承担着造船子公司的“指挥塔”职责,还将负责研发(R&D)和工程技术事宜。再往下是作为造船海洋部门的中间控股公司韩国造船海洋和作为能源部门的中间控股公司现代石油银行,以及机械产业部门和其他服务部门的子公司。现代重工、现代三湖重工、现代尾浦造船等则将成为韩国造船海洋的子公司,而大宇造船海洋在完成收购程序后也将成为韩国造船海洋的子公司,由此,韩国造船海洋有望成为旗下拥有4家大型造船厂的超大型造船企业。
 
  如果说现有的韩国造船业是现代重工、大宇造船海洋、三星重工“三巨头”的竞争格局,那么今后将会转变成为韩国造船海洋和三星重工“双巨头”的格局。
 
  新生的韩国造船海洋将成为“全球第一船厂”
 
  以2018年年底为基准,现代重工手持新船订单量为1114.5万修正总吨(CGT),全球市场占有率13.9%,排名第一;排名第二的是手持新船订单量584.4万CGT、全球市场占有率7.3%的大宇造船海洋。两家公司合计的话,手持新船订单量为1698.9万CGT,全球市场占有率将增至21.2%。
 
  这一数字超过了排名第三的日本今治造船集团3倍以上,今治造船2018年年底手持新船订单量为525.3万CGT,全球市场占有率6.6%。
 
  近年来,在全球造船业的核心领域——高技术高附加值的液化天然气(LNG)运输船市场,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的市场占有率合计约达68%,因此合并后的公司竞争力将从多方面得到增强。特别是国际海事组织 (IMO)出台了关于2020年全球船舶硫化物排放控制在0.5%~3.5%等一系列环保新规,老旧船舶更新有望提速,从而催生新船订单。这也正是有预测称全球造船业正在感受到新的市场复苏来临的原因。
 
  然而,韩国造船海洋只是刚刚起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不少势力认为韩国造船海洋的诞生本身就是个问题,想要阻止其成立。
 
  工会主张“法人分割无效”
 
  最激烈的反对者是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两家公司的工会。他们不仅阻止现代重工收购大宇造船海洋,甚至为了阻止现代重工的“法人分割”案而不惜动用“暴力”。
 
  为阻止现代重工5月31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现代重工工会组织人员从当月27日开始占领了股东大会预定举办地——蔚山东区一心会馆。股东大会召开当天,现代重工方面将大会会场迁至位于蔚山南区的蔚山大学体育馆后,工会又组织人员试图进入相关场所。在此过程中,给两处场所都造成了很大损失。
 
  大宇造船海洋工会也在全力阻止现代重工对玉浦造船厂的现场调查。现代重工原计划在6月第一周内结束调查,但由于工会方面的阻止态度非常顽强,因此进行实际调查的可能性不大。
 
  除此之外,两家公司工会的战略是通过“股东大会无效诉讼”等法律斗争使收购计划流产。
 
  船厂所在地区的市民社会和政治圈也与劳动界站在一边,阻止收购工作。6月3日,现代重工工会和民主劳总蔚山本部在蔚山市政府召开记者见面会,表示“将申请停止股东大会效力的临时处理”。他们还强调,“资方与部分大股东事先谋划,变更地点进行临时处理的股东大会根本无效。我们将会斗争到股东大会决议无效为止。”
 
  韩国共同民主党蔚山市党劳动委员会、正义党蔚山市党部、民众党蔚山东区议员金钟勋等也赞同工会方面的主张。
 
  工会计划联合海外势力阻止并购
 
  由于是全球造船业两大巨头的合并,所以现代重工集团收购大宇造船海洋不仅要接受韩国国内的公平交易委员会,还要接受美国、欧盟、日本、中国等主要国家相关政府机构的企业合并审查。除了在造船业领域与韩国展开激烈竞争的日本和中国,欧盟也表示“将进行严格的审查”,因此此次合并的前景难言乐观。
 
  特别是日本,早在去年11月就向世界贸易组织(WTO)起诉韩国政府对大宇造船海洋的公共资金投入违反WTO准则,表现出了明显的“对韩国造船业进行牵制”的态度。韩国有业界人士认为,日本为了抑制韩国国防产业的增长,甚至主张应该削弱韩国造船产业基础。而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是韩国建造水面舰艇和潜艇等各种军用舰船的核心防卫产业企业。
 
  今年1月16日,日本专栏作家渡濑优也发表题为《日本政府应彻底采取削弱韩国国防产业的报复措施》的文章,主张“应该阻止韩国防卫产业培育政策的根基——出口,限制或禁止韩国军工企业在日本的商业行为,同时积极向WTO上诉韩国政府通过产业政策投入公共资金等。”
 
  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的工会组织正计划积极利用这一点反对并购,其战略是“通过国际劳动界的联合斗争”,使收购程序“流产”。对此,韩国业界表示了担忧,认为稍有不慎,国际工会联合会就有可能在相关竞争国家的审查过程中被恶意利用,成为反对并购的依据。
 
  韩国一位业界相关人士表示,工会的主张是想阻止并购被批准,维持现在的“三巨头”格局,但这一格局已经导致韩国船厂之间因为过度的低价竞争而效益恶化。在韩国政府已经向大宇造船海洋注入了13万亿韩元公共资金却仍然无法解决困局的情况下,工会不仅阻止政府和企业出台对策,还打算与海外联手以维持现状,这一做法是否妥当,还需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