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救活贾跃亭却“自身难保” 韬蕴资本陷资金链断

2019-02-21 21:11栏目:区域
TAG:

距离公开宣布拟半价出让易到股份33%股权尚不到一个月,韬蕴资本的经营危机开始正式显现。
 
2月19日,韬蕴资本发布内部通知称,在接手易到股份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公司耗费了大量精力与资金用以挽救易到股份,导致对公司整体资金与其他业务开展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又因新融资失利,公司在财务上面临巨大的困难,以至于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
 
韬蕴资本表示,目前公司只能暂停员工绩效工资发放,并只保障员工基本生活;同时,除必要岗位人员继续到岗上班外,其他人员暂时在家办公。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称之为“缩编求存”。
 
 
被易到拖累
 
韬蕴资本称自己被易到股份拖累,此言非虚。
 
据韬蕴资本透露,截至2018年12月,在接手易到股份不到两年的时间内,韬蕴资本已帮助易到股份降低了负债近30亿元、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元、提升净资产26亿元,另外,易到股份现有34亿元负债中,韬蕴资本也为其垫付了28亿元,其累计为易到股份解决了近60亿元债务问题。
 
除了解决债务问题,韬蕴资本为易到股份恢复正常运营也耗费了大量资金。
 
2017年6月,韬蕴资本宣布从乐视控股和贾跃亭手中接手易到股份后,还帮当时深陷“司机提现危机”的易到股份解决了部分司机提现难的问题。
 
同时,为重获司机信心,易到股份旗下的易到用车在2018年4月还推出了全新的商业模式:“免佣金+阶梯返利”计划,在全国47城免除司机佣金,下调打车费率,并对车主施行阶梯返利。这些活动都需要大额资金支持。
 
这对于2014年末成立、注册资本才2亿元的韬蕴资本来说,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韬蕴资本在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所持易到股份的声明中如此写道:“在网约车这种讲究布局的产业当中,韬蕴资本的能力犹如沧海一粟”。
 
如今,韬蕴资本不仅难以再对易到股份进行持续性投入,自身也深陷资金链断裂危机。
 
2018年末,因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一纸诉状,韬蕴资本成为失信人,温晓东成为“老赖”。韬蕴资本在此次内部信中表示,公司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多次试图融资自救,但都以失败告终,如今连公司正常运营都难以为继。
 
与乐视的恩怨情仇
 
然而,故事到此远没有结束,韬蕴资本与乐视控股还将对簿公堂。
 
在韬蕴资本的剧本里,除了试图融资自救外,其还去找了一个人的“麻烦”,这个人就是当初出让易到股份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
 
原本,温晓东和贾跃亭也算是盟友,韬蕴资本对乐视控股也非常“大方”,曾通过旗下子公司及基金参与投资了乐视系的多个项目,包括乐视体育、乐视影业等,还与乐视控股互相持股成立了两家合资公司。
 
但在温晓东看来,在转卖易到股份股权这件事上,贾跃亭“骗”了自己。
 
韬蕴资本指出,在其接手易到股份之时,贾跃亭承诺易到股份整体负债不超过23亿元,但入主后才发现易到股份整体负债近50亿元;另外,中泰创展通过易到股份提供给乐视的14亿元欠款,本承诺无需韬蕴资本承担,但承诺也未兑现。
 
也就是说,韬蕴资本被贾跃亭“骗”了约40亿元资金。
 
韬蕴资本和易到股份多次发布声明将运营问题归咎于贾跃亭和乐视控股,温晓东更是公开指责贾跃亭“无耻”,是“宵小之徒”,怪自己当初“瞎了眼”。
 
为追回资金,韬蕴资本表示,已通过美国加州法院下发临时限制令,冻结法拉第未来(贾跃亭在美造车公司)中贾跃亭持有的33%股权及贾跃亭在美国加州的四处房产。
 
对此,乐视控股方面极力否认,发布声明称:“此话纯属无稽之谈。截至目前,贾跃亭没有收到过任何含有韬蕴资本权利的法院或仲裁文件。韬蕴资本既没有资格,更没有权利拍卖FF股份”。
 
因为韬蕴资本和易到股份多次将经营困难的矛头指向乐视控股和贾跃亭,乐视控股发起了反击,彻底将这场“口水仗”升级。
 
乐视控股在1月底透露,韬蕴资本从乐视控股和贾跃亭手中接手易到股份后,至今未向乐视方支付任何交易对价以及完成抵债等协议约定的义务,导致了涉及几十亿元金额的经济纠纷。当时有媒体报道,韬蕴资本接手易到股份的交易现金价格约为34亿元。
 
乐视控股指出,这是严重欺诈行为,并就乐视控股与韬蕴资本一系列的经济纠纷,乐视控股已陆续向法院提起诉讼,第一起案件将于3月5日开庭。
 
资金链断裂、官司缠身,韬蕴资本的新年开局显得有点“凄凉”。韬蕴资本如今想半价出让易到股份,甩开这个“包袱”,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