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印尼电商市场连年翻番 物流基础及支付习惯仍然

2019-02-02 23:44栏目:区域
TAG:

据路透社报道,印尼财政部税务发言人任赫斯杜(HestuYoga Saksama)日前表示,从今年4月起所有线上交易平台运营方必须将卖家营业额汇报给管理部门。
 
印尼税务部门表示,营业额达48亿印尼盾(合33.9943万美元)的电商卖家都必须向客户收取增值税,并缴纳给当局。该部门进一步指出,中小型电商卖家须支付营业额0.5% 的所得税,而大型企业则须支付25%的所得税。
 
 
 
借力于全球电商市场的快速发展,2016至2017年间,印尼的线上交易总额高达53亿美元。
 
《经济学人》表示,自2015年有估算数字以来,印尼的线上销售额以每年大约翻一番的速度递增。其中,2018年印尼电商市场规模达到了80亿美元——这还只是印尼2.65亿人口中仅有15%的人会在网上购物的情况下。所以,这个数字还会随着人们收入和互联网普及率的提高而上升。
 
据麦肯锡咨询公司(McKinsey)预计,到2022年,印尼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650亿美元。谷歌和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联合撰写的一份报告则认为,到2025年,印尼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530亿美元。
 
这些充满前景的预测使得本地电子商务公司和国际电子商务公司都在争夺印尼电商市场这块大蛋糕。《经济学人》表示,在印尼电商市场,企业之间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在亚马逊缺席的情况下,两家本地公司托卡皮迪亚(Tokopedia)和布卡拉帕(Bukalapak)蓬勃发展,同时中资区域性企业纷纷涌入。其中一家是总部位于新加坡的虾皮购物(Shopee),其母公司是上市科技公司Sea,而中国的互联网巨头腾讯则是Sea的大股东。另一家公司来赞达(Lazada)也是新加坡电商公司,但控制器为阿里巴巴所有。这两家公司都视印尼为自己最大的市场,也各有自己的优势。
 
《经济学人》报道称,托卡皮迪亚和布卡拉帕最了解本地市场。托卡皮迪亚胜在覆盖面广。它与当地物流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这使它的快递业务覆盖了印尼约7000个地区的93%面积。其财务资源也相当充裕,去年12月,它在阿里巴巴及日本软银领投的一轮融资中获得11亿美元的投资。据报道,托卡皮迪亚目前估值70亿美元,其平台销售额在2017年至2018年间翻了两番。
 
布卡拉帕则从其庞大的线下中介网络收集有用的信息。它在印尼有40万名“代理商”分布在农村或郊区,经营街边小店,充当网购门户的角色。消费者可以在代理商的门店下单、支付货款及提取货物,代理商则在销售额中获得提成。
 
来赞达正在大笔投资自建物流,它在雅加达郊区的仓库是印尼最大的货仓之一。来赞达在印尼各地还有9个类似的仓储中心,并计划建造更多。仓储中心会提前备好电商销售的商品,因此来赞达可以降低运送成本、提高速度。其物流部门负责人表示,公司的网络可以覆盖全国80%的范围。
 
印尼消费者大多习惯用智能手机购物,虾皮购物正向移动端注资。其应用程序可以让卖家与买家在线聊天,这有点儿类似于中国的淘宝。2018年,虾皮购物已经成功占据印尼电商市场,其移动客户端在安卓和IOS手机应用程序下载量排名第一。
 
尽管印尼电商市场十分诱人,但也充满挑战。
 
首先,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该国13466个岛屿绵延近3000公里,要去边远的珊瑚环礁可能要等几个星期才有一班船,许多住在偏远地区的人所在的街道甚至没有名字、房屋没有门牌号。对于电商卖家来说,在众多岛屿间配送商品,不说时效,运输成本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世界银行表示,物流成本消耗了印尼近1/4的GDP,这一比例在东盟国家里是最高的。高昂的物流成本,使得许多卖家不得不把成本消耗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抬高了物品的价格。
 
其次,在电商渗透率低、银行卡普及率低和民众对移动支付信任度低的“三低”背景下,绝大多数印尼用户仍主要采用现金支付,70%的印尼人不是银行用户,只有10%的在线用户进行过网上支付。移动支付的掣肘影响了印尼电商的进一步发展。不过印尼政府已经意识到了移动支付的重要性,印尼国内多家金融机构也响应号召,推出了各自的卡式电子支付工具。
 
第三,对许多人来说,诚信仍是一个令人担心的问题,网络欺诈在印尼尤为猖獗。因此,来赞达采取了货到付款的方式,虾皮购物的聊天功能也有助于缓解这一问题,布卡拉帕的代理模式也能起到同样的作用,托卡皮迪亚则在小城市开设了三个中心,消费者可以在那里了解电子商务,供应商可以参加业务课程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