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星美影院深圳员工遭欠薪 紧急搬来的救兵能否救

2018-12-24 21:07栏目:区域
TAG:

拖欠员工工资、频频贷款、被列入失信名单、估值200亿借壳失败、140家影院短暂停业、恒生指数公司宣布自12月10日起将星美控股从恒生综合指数中剔除……
 
今年以来,有关星美的报道接踵而至,字里行间都能感觉到满满的苦涩,这家原来具有不错上升势头的公司变得摇摇欲坠。
 
有消息称,星美影院国内总部设立于深圳,其欠薪停业的种种负面风波早于半年前就蔓延回了大本营。据不完全统计,此次深圳被欠薪的员工多达60人,目前员工们只有一边自己找下家、一边等待仲裁开庭审理。
 
员工迟迟没有等来总部的解决方案,却得知了星美旗下众多影院易主的消息。而这接盘者也不是别人,正是星美债权人之一的“中植系”伙伴高晟财富,星美与中植关系密切多有合作。问题是,紧急搬来的救兵,能否救火?
 
值得注意的是,中植系在此之前就已接手星美多家影院——12月5日,高晟财富通过孙公司和高晟财富广州分公司负责人张静琳,取得星美影业100%股权;12月6日,张静琳执掌北京星光世纪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星光世纪)。12月7日,星光世纪随即接手北京九山文化有限公司(简称:九山文化)100%股权。
 
随后,成都润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的重庆圣典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苏州百川影业有限公司,泰兴市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湖州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以及深圳星美联合通讯有限公司一并转入九山文化。
 
虽有新资金注入,但业内仍旧不抱有乐观态度,这和新近公开的一份数据有关。今年12月初,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对外公开旗下星美影院具体欠款数额和停业影院情况,无异于掀开了一直以来的遮羞布。根据公告,截至2018年11月30日,星美集团在国内经营约320家影院,其中约140家已短暂停业,而约11家有可能将于不久之后因集团不能支付租金而失去赎回权。最新公告显示,该集团从年初至今该公司市值已跌去42.93%。
 
目前,一些北京停止运营的影院又重新售票排片,但资金的部分舒缓并不代表可以高枕无忧。实际上,近年来一直火热的影院建设潮,已经进入了拐点时期,更有业内人士直言“院线寒潮”。大环境遇冷,自然对院线经营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公开资料显示,星美于2002年成立,是国内最早的影视民营企业,回顾过去这些年,星美究竟做错了什么?
 
2013年,星美只有83家影城,这个数字到了2015年(中期报告)变为130家,到了2017年年底,这个数字变为365家(2290块屏幕)。星美采取的策略是迅速扩张:在一二线城市市场基本饱和的情况下,星美跑马圈地,迅速向三四线下沉。2017年底,星美曾表示要在2018年底,达到450家影院总数。但与星美的膨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电影票房的增速从2016年已经开始放缓。
 
2017年,星美控股实现营收37.89亿港元,同比增长13.1%,而年内亏损2.67亿港元,成为8家上市影院中唯一亏损的企业。其中,收购与新建电影院导致成本大幅提高,约增加了24亿港元。其间,资金链紧张的问题凸显。截至今年上半年,星美控股的现金及银行存款约为2.07亿港元,但流动负债净额达到19.82亿港元,其中提前归还了8亿元的债款。
 
据时代周报报道,星美之所以举债也要坚持扩张影院,是因为星美实控人覃辉希望能够回归A股,扩大影院的布局可以帮助上市公司做高估值,快速扩张其实也是为了借壳上市做准备。不过今年4月份,覃辉因为违规参与圣莱达财务数据造假,而受到了证监会“5年证券市场禁入”的行政处罚,星美控股影院资产借壳宇顺电子登陆A股计划搁浅。
 
在业内看来,星美之所以形成如今风雨飘摇的现状,四处投资步子迈太大、管理缺位导致恶性循环成为两大要因。影院建设一度红火,这缘于各大玩家对于票房分成的追逐。“光鲜票房看起来容易赚钱,其实院线是需要长期稳定运营的薄利行业”,业内人士不免担忧此次“中植系”若接盘星美旗下部分影院,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星美的资金链压力,但星美仍旧没能改善并提高自身经营能力,未来即使“存活”下来,也难免再次出现同样的问题。
 
中植的雪中送炭确实给了星美喘息的空间,而业内也有不少人认为中植能在这个低位牵手星美,也算是不错的买卖。毕竟,文化娱乐行业未来的发展前景一路向好,虽有拐点但仍有不错的发挥空间。但曾经的三甲选手如今还未完全摆平停业欠薪的问题,这样的大事件也给整个影投行业提出警醒:钱要赚,但基本功夫还得扎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