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裁员潮”来临,你的工作还稳定吗?

2018-12-17 22:05栏目:区域
TAG:

在今年的就业市场,“寒冬”与“裁员”成为高频词汇。从6月份开始,不断有知名企业裁员或缩减招聘的传闻出现,涉及互联网头部企业、大型房地产企业、电子设备制造商等,其中互联网企业成为此次“裁员潮”的重灾区。
 
 
面对裁员传闻,不少公司在事后做出了“公司架构正在进行局部优化和调整”“人员流动与末位优化是正常现象”等回应。不过同时也有声音表示,这些公司所谓的“人员结构调整”只是美化裁员的说辞。
 
根据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2018年第三季度,招聘需求人数环比下降了20.79%,同比下降了27%。报告分析认为,经过二季度大学生毕业季之后,第三季度的求职申请人数一般会出现回落。但本季度较以往不同的是,首次出现招聘需求人数的同比下降。
 
根据百度指数,截至今年12月12日,“裁员”搜索指数(表示互联网用户对关键词搜索关注程度及持续变化情况)平均值达到393,同比2017年增长了300%。从趋势图可以看出,11月份开始,“裁员”一词的关注度大幅度上涨,在12月份达到峰值。
 
对此,中国商报记者采访了若干来自不同行业的从业者,他们中有的受到此次“裁员潮”波及失去工作,有的遭遇降薪,有的表示工作未受影响。不过,不论境遇如何,“大环境不好”、“业务难做”几乎是所有受访者的共识。 
 
“潮水”之下的小人物
 
12月14日是个周五,晚上十点,张虹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表达了对公司同事和老板的感谢与祝福,那天是她在该公司任职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在今冬来势汹汹的“裁员潮”中,已有11年工作经验的张虹“不幸”成为其中一员,在那条感慨颇深的朋友圈中,张虹写到:“虽然再不用畏惧周一的到来,却依然遗憾。”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张虹所在的公司是一家主营移动互联网工具类社交产品的中型创业公司,受大市场环境影响,业务及收入缩减,经营困难,不得已进行人事调整,裁员人数占公司总人数的三到四成,涉及技术、运营、市场等各个岗位。 
 
“在谈解聘的时候,老板还是很遗憾的,一直说对不住,说不是我们能力不够、不优秀,是不得已才这样做的。”张虹告诉记者,对于被解聘,她表示心痛,但也理解公司的难处,“确实受经济环境影响很大,企业确实有困难,不得不调整。”
 
谈及下一份工作,张虹表示,年底岗位少,工作难找,但即便大环境不好也不能盲目求职,决定先休息一段时间。而下份工作的目标依旧是互联网行业。“只有这个行业才会不断思变和创新,还是要对它有信心,毕竟困难是一时的。”张虹说。
 
陈刚从事汽车制造行业已经有六年时间,在他看来,整个汽车行业从今年开始就进入了寒冬期,无论是合资车还是自主品牌车辆,销售量明显下滑。据陈刚介绍,其所在公司的效益跟去年相比下降了一半还多。
 
“没有效益就发不出工资来,人员超编的情况下就会裁员或岗位调动,总之是采取一系列措施来节约成本。公司裁员的理由很多,业绩差的、工作能力不强的、学历低的、不服从领导安排的... ...无非就是竞争上岗。”陈刚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从今年11月份开始,公司裁员数量有七八百人之多,占到全体员工数量的50%左右。
 
而对于像陈刚这样没有被解聘的人来说,也无法完全做到置身事外,他在这波调整中遭遇了调岗降薪,“为了节约成本,公司会扣着一部分工资不发,看市场效益,好的话会返还,不好的话就扣掉了。”
 
在这种情况下,陈刚表示不排除主动离职的可能,如果整车市场持续低迷,他有可能向零部件市场发展。此外,很多其他同事也都在观望,观望整个行业现状以及自身企业能否经得起这次考验,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然而此次“寒冬”给行业带来的并不完全是负面影响,在陈刚看来,危机之中也蕴藏着机遇。他表示,为了对抗“严冬”,公司提出“自主创业”的口号,即在传统汽车制造业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积极与其他行业融合或资源共享,寻求新的发展模式。“比如发展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车辆、车联网等等。”陈刚介绍。
 
即便有幸免于遭遇张虹与陈刚的“被裁员”“被降职”,王强也强烈感觉到钱越来越难赚了。今年9月份,一直从事空气调节设备销售的王强跳槽到行业内一家知名企业,虽然目前还未听说过有裁员的情况发生,但与去年相比,项目推进的难度明显加大。他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在公司近期的大小会议上,“过冬”、抗击“严冬”等字眼出现的频率非常之高。
 
“现在的大环境就是项目少、融资难、用人成本高,大公司不好做,小公司更难。” 王强告诉记者,来现在的公司之前,他曾经在两家业内小公司待过,而据仍那里的前同事说,两家公司都在裁员。“感觉已经混不下去了,市场不景气没办法再养那么多人。再加上现在是我们这行的淡季,受各方面影响效益自然萎靡。”
 
员工为自己手中的饭碗担心,老板则要考虑整个团队的生计。两年前,高乔大学毕业后加入一家小型网络游戏创业公司,现在是合伙人之一。近期业务量下滑,又没有新的融资进来,高乔已经为此焦虑得长出不少白发。
 
“员工工资、福利、税费、房租、损耗等各种支出的总和在我心里就是一条线,如果收入低于这条线,几个月还坚持得下去,时间长了公司就没法正常运转了,那就只能裁员了。” 高乔无奈地表示。
 
稳就业“红包雨”及时发放
 
12月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就业局势做出判断:“我国就业局势保持总体稳定,但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
 
为了确保就业局势持续稳定,意见通过一系列返钱、发钱、给补助的政策为企业和职工及时带来一场稳就业“红包雨”。
 
按照意见规定,2019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对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坚持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执行返还保险失业费的政策,返还标准可按6个月的当地月人均失业保险金和参保职工人数确定,或按6个月的企业及其职工应缴纳社会保险费50%的标准确定。
 
在岗职工也将迎来福利。2019年全年,将技术技能提升补贴申领条件由企业在职职工参加失业保险3年以上放宽至参保1年以上。参保职工取得职业资格证书或职业技能等级证书的,可在参保地申请技术技能提升补贴。
 
意见支持困难企业开展职工在岗培训。2019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困难企业可组织开展职工在岗培训,所需经费按规定从企业职工教育经费中列支,不足部分经所在地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审核评估合格后,可由就业补助资金予以适当支持。
 
对于失业人员,意见同样提出了多项利好政策,包括对符合条件的生活困难下岗失业人员,给予临时生活补助;符合条件的失业人员,其个人应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从失业保险基金中列支;将就业见习补贴范围由离校未就业高校毕业生扩展至16-24岁失业青年等。
 
此外,意见还对创业者给予了“真金白银”的支持措施。例如,符合创业担保贷款申请条件的人员自主创业的,可申请最高不超过15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小微企业当年新招用符合创业担保贷款申请条件的人员数量达到企业现有在职职工人数25%(超过100人的企业达到15%)并与其签订1年以上劳动合同的,可申请最高不超过300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鼓励各地加快建设重点群体创业孵化载体,为创业者提供低成本场地支持、指导服务和政策扶持,根据入驻实体数量、孵化效果和带动就业成效,对创业孵化基地给予一定奖补。
 
意见同时规定,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要在意见印发之日起30日内,制定出台具体实施办法,组织有关部门结合本地实际和财力水平合理确定享受政策的困难企业范围,突出重点帮扶对象,合理确定补贴等标准,确保各项政策尽快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