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2018商业银行各类“潜规则”浮出水面 河南监管“

2019-01-09 17:26栏目:评论
TAG:

2018年是以罚单拉开序幕的一年,从2018年1月到2月间,原银监会开出了总额接近9亿元,总数超过900多张的罚单。纵观全年,有媒体统计,银保监会以及地方银监系统针对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违规行为已经至少开具并披露了近3500张罚单,其中,开具罚单最多的是河南省。而通过披露的信息看,罚单涉及的违规手法也可谓五花八门。
 
 
河南监管“出手最重”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去年36个银监机构全部开具罚单。截至1月6日,银监系统披露出来的“2018款罚单”数量已经接近3500张,其中银保监会披露20张,监管局披露近千张,监管分局披露近2500张。而据本报记者统计,截至去年前三季度披露出来的罚单数量约为2100张,也就是说,仅去年四季度以来披露出来的罚单数量达到了1400张,其日均披露量显著高于去年前三季度。
 
其中,2018年开具罚单最多的是河南省,河南监管系统开具了334张罚单;山东省排名第二位,监管系统合计开具的罚单数量也达到了290张;湖南省排名第三位,罚单数量超过280张;此外,四川省、陕西省、浙江省和江西省银监系统开具的罚单均不低于170张。
 
对比去年前三季度的情况来看,各个地区罚单数量排名的变化不大。去年前三季度,开具罚单最多的是山东和河南的银监系统。
 
而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12月31日,银保监会机关、原银监局以及原银监分局针对银行业金融机构及从业人员共下发了了3813张罚单(罚单统计以公布时间为准),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商业银行及各类金融机构均有涉及。其中,原银保监会机关开具20张,各地银监局1031张,原银监分局开具2762张。
 
各类“潜规则”浮出水面
 
由于不同区域监管机构对于行政处罚案由披露的详细程度不尽相同,因此,罚单涉及的违规手法可谓五花八门。
 
如果抛开披露口径的细微差别,商业银行的违规套路也不外乎信贷业务违规、同业业务违规、票据违规、违反审慎经营违规销售、违规流入楼市股市、资金被挪用、违规收费、存贷挂钩、违反国家宏观调控、违规保管、信披违规、公司治理不达标(高管任命不合规、不尽责、关联交易违规等情况较多)、信息科技风险管理存在缺陷等几个大的类型。
 
其中,信贷业务违规所受处罚的数量最多,该种行为也包括部分罚单中的以贷转存等方式虚增存款、违规授信等案由;同业业务违规是去年监管的核查重点之一,之前很多的“潜规则”——例如隐性担保、借同业资管通道违规处置不良资产等行为也浮出水面;票据违规经过前几年的整治,数量和占比虽然有所减少,但是仍十分“抢镜”;而违规销售行为通常涉案金额较小,但是违规行为针对的客户群体可能比较广,对于银行商誉的影响也比较大。
 
还有一些银行违规的“主观能动性”较强,属于“故意犯规”。例如,去年三季度末披露出来的一张罚单显示,某被处罚主体的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案由)是“伪造存单”,该当事人受到的处罚是“取消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终身,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
 
2019强监管持续
 
新年伊始,银保监会就开启了罚单印刷机节奏,且罚单开具的节奏不断加快。
 
继1月2日、3日银监系统开出合计18张罚单后,银保监会官网1月4日一口气挂出24张罚单,9家银行机构合计被罚没701.08万元,另有15位个人受到处罚。
 
至此,2019年首批42张银行罚单正式出炉,处罚对象包括国有大行、邮储银行、股份制银行、农商行、城商行、村镇银行等机构。
 
从受罚机构类别看,42张罚单中,针对农商行、农信社等农村金融机构的罚单占据一半的数量,违规发放贷款、贷款资金流入股市、内控不力、掩盖不良资产等乱象问题依然严峻。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黄志龙强调称,2019年,银行业监管的总基调仍将是严格合规监管,监管的重点领域也是银保监会一直强调的“三三四十”等违法违规、不符合监管方向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