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落实快递实名制究竟难在哪儿

2018-07-17 13:09栏目:评论
TAG:

快递暂行条例是我国第一部专门针对快递业的行政法规,今年3月2日发布,5月1日开始施行。条例针对“寄件人实名登记”“寄件人隐私泄露”等问题都做出了明确规定。现在,快递暂行条例已经实施了两个多月了,但一些条款仍难以落实到位。
 
寄快递,如果没带身份证,有的快递公司可以用快递员的身份证;有的快递公司根本不需要客户出示身份证,也不查验身份证;还有的快递公司只要客户扫描一下快递公司的二维码,就可以快递货物;有的快递公司只要客户在递单上写上“某某先生,某某女士”就行了……实名制实施后,虽然快递公司出台了一系列规定,但真正落实还是存在一些难度,可以说快递实名制还存在“有名无实”的情况。
 
快递之所以要实施实名制,关键是确保民众的投递安全。之前由于没有实施实名制,曾出现过“夺命快递”等事件,严重危害了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另外,也出现过通过快递给一些与自己有矛盾的人寄寿衣、冥币、灵牌等情况。由于没有实名制,一旦客户收到这些东西向公安部门报警后,也很难确定寄件人的真实身份,追究起来相当困难。
 
快递实名制是快递安全保障的第一道关,但同时也引发了人们对个人信息安全的担忧。虽然快递暂行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及其从业人员不得出售、泄露或者非法提供快递服务过程中知悉的用户信息”。但由于很多快递企业缺少有效的管理,或者有了严格的管理制度,却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加上一些快递人员的素质还不是很高,客户信息被泄露、倒卖的情况时有发生。有调查显示,78.2%的网民个人身份信息被泄露过,其中82.3%的网民亲身感受到了个人信息泄露给日常生活造成的影响。由于当下手机号已成了人们的“第二身份证”,与大量个人信息绑定在一起,只要有手机号,进一步获取个人信息并非难事。寄件时,客户将个人信息提供给快递网点,如果这一环节出了问题,个人信息还是存在泄露的可能。
 
快递实名制难也有相关部门督促不力的因素。相关规定既没有明确哪个部门去监管,更没有明确怎么去监管,市场管理、邮政、工信、公安几乎都和快递实名制有关联,又好像都联系不大,监管处于空白地带。
 
笔者认为,要想摆脱“实名制难实施”的尴尬,必须将快递暂行条例执行到位,应出台实施细则明确监管责任,从而打消消费者的顾虑。针对公民个人信息泄露取证难、追责难的困局,需要科学的配套设计,明确信息泄露的责任倒查机制,并落实到各个环节。另外,应尽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快递寄送分发智能平台,业务员为客户办理业务时需要输入相应的信息,这个信息并不在快递员手里面,而是输入到统一的平台来进行识别比对,这样既保障了用户的信息的安全,又倒逼快递公司进行实名制操作。目前,这一平台正在建设之中,以后采集的寄件人信息将以屏蔽加密形式上传至企业总部和国家邮政局,不在采集设备中滞留、保存。只有各方面安全防范措施到位了,快递实名制有关各方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才能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