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防控金融风险的路在何方

2018-07-10 17:15栏目:评论
TAG:

一切背叛都是从欺骗开始的。在青年学者劳若珺编译的《金融的背叛:恢复市场信心的十二项改革》(下称《金融的背叛》)一书中,美国前纽交所副总裁乔治·乌杜博士揭开了金融业虚假繁荣的真相,即“由于金融家们的背叛,金融业也背离了经济”“金融自身成为了目的,而不再关乎其理应发挥的社会与经济作用”,甚至仅保留了“金融服务业”的“金融”二字,却将“服务”抛到了脑后。从“日本梦”的破灭,到“拉美国家的负债”,再到“世界的金融危机”,首先应当归责于金融机构,“正是金融机构的金融家们引发了金融危机”。
 
宏观审慎政策主要使用审慎性工具来限制时间维度和跨部门维度(或结构性)的系统性风险累积。一如乔治所言,正是政府及行政监管部门的放任政策使得金融危机成为“必然”,而这种拒不认错、反思的行为让公众如何恢复对银行的信任呢?这种不承认对危机负有责任的做法,又怎么能够恢复市场信心呢?如果把“引起一场金融危机”的责任推卸给“贪婪的投资者”,普通投资还怎么敢、怎么会信任金融机构呢?笔者以为,要恢复公众对金融机构的信任,一是不再玩弄那些或明或暗的花招,试图向那些已经感觉上当受骗的顾客收取更多的费用。二是学会与公众沟通。在服务行业,沟通能力不可或缺,而金融也是服务业。三是不要把金融危机的根源归结到人的动物本性(恐惧与狂热、从众行为、依赖倾向、竞争本性等等),尤其是政府及金融监管部门不要再去狡辩、推卸在金融监管中存在的“部分错误”。用自由市场理论(政策)去拆解监管中的“过错”或“失误”是毫无意义的,逻辑上也是行不通的。
乔治认为,金融并非神话,却被刻意地弄得神秘兮兮,甚至背离了金融的本质。“只要我们不构建合理的制度来实现真正透明诚信的管理,那这场骗局就会继续下去。金融的不透明,并不仅仅因其复杂性所致。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这一领域全球范围内的主要‘玩家’不愿意让你了解金融的游戏规则。这样一来,他们就能继续散播符合他们自身利益的谬论,并蒙蔽公众的视线。”在《金融的背叛》一书中,乔治尖锐地批评了金融家的虚伪和贪婪,“任何试图声称自己也被蒙在鼓里的辩词都是苍白无力的。”当然,透过金融的芜杂表象对金融危机的追根溯源,其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给这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找到几个替罪羊,而是试图发现政治经济体制中隐藏的那些必须通过改革才能得到纠正的薄弱环节,以避免重蹈覆辙,或者亡羊补牢。乔治强调,金融机构不仅要服从监管,更要对其将来的发展方向、对其基本的行业原则,乃至所秉持的价值标准躬身自省。
 
金融风险没有国界地域之分,也没有预期有无之别。在《金融的背叛》中,乔治剖析了金融的本质以及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乔治认为,金融是经济、社会和政治社团运行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就应以消费者为中心。”首先,金融规律和经济常识是欺骗行为的“照妖镜”,消费者(或公众)也应对金融机制有基本的了解,或者懂点经济常识,这不仅仅关乎自身的财产安全,还关乎市场经济能否高效运转。“庞氏骗局”之所以发生,就是因为有大量无意识的追随者,他们只单纯关注表面回报,而看不懂背后的风险。如果普通投资者掌握基本的金融经济规律或者是投资常识,难道还会往金融陷阱里跳?其次,即便是陷入到金融困境中,金融家们也应该认真严肃地对金融机构的经营行为负责。当然,华尔街是贪婪的,不要指望金融家们吸取教训。所以,防控金融的背叛,关键取决于构建何种金融体系及如何监管金融机构,以使其不触犯道德法则和自然法。
 
在《金融的背叛》中,乔治提出的停止欺诈消费者、规范薪酬制度、让董事会真正负起责任、重整监管部门、制约金融创新、重归透明简单、确保资本诚信、给评级机构戴上紧箍咒、重新界定金融风险、监督资本市场中的对冲基金、让咨询顾问言而有信、全球监管机构协调一体化等12项改革意见,不但击中了金融业改革的核心,还找到了突破口,对我国防控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风险尤具参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