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车市销量现20年来首次负增长 车企准备“顶起”

2018-12-24 21:07栏目:国际
TAG:

随着西安街头或黄或绿的自行车成堆成排地落满灰尘,一度以“共享”为名穿梭在古城大街小巷的新能源或燃油汽车也渐渐地淡出人们的视线。“共享”出行这个随着互联经济风口而起的新兴行业似乎开始遇冷。而在这个冬天,同样感觉“瑟瑟发抖”的还有车企们,在车市销量不景气的当下,他们准备瞄准同在“挣扎”的共享领域。
 
 
 
这个冬天有“两寒”
 
成立于2015年的途歌是共享出行中的一个标杆企业,累计融资额超过5000万美元。但就是这样一个被资本青睐的公司目前正陷于困境。根据AI财经社的报道,从12月18日至20日,不少用户纷纷前往位于北京市东四环的途歌公司总部讨要押金。AI财经社在现场了解到,截至12月20日,按照途歌工作人员给出的每天退15个用户的承诺,退押金的队列已经排到明年的3月。
 
虽然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哪家共享出行企业宣布实现盈利,但汽车制造商涌向共享出行行业的脚步之密集是有目共睹的。正如,曹操专车的董事长刘金良所说:“车企不做出行市场,眼是瞎的”。究其原因,和车市销量遇冷不无关系。据中汽协公布的数据显示,1-10月,乘用车共销售1930.40万辆,同比下降1.02%,从目前的情势判断,中国全年车市销量将出现20余年来首次负增长。而根据中汽协的预测报告显示,明年中国汽车市场将停止增长,预计2019年全年汽车销量2800万辆,与2018年持平,即零增长。在此背景下,有媒体指出,政府层面继续推出救市的可能性不大,车企从制造向出行服务综合提供商转型就成了应对之策。
 
 数据显示,中国网络专车或快车用户规模已达4.4亿人,而且报告显示每月使用2-3次及其以上的用户所占比例之和为69.9%,对网约车高度依赖(每周2次及以上)的用户比例占7.2%。从整体来看,部分用户习惯养成还处于开始阶段,消费动力并未完全被激发,网约车行业未来仍有较大发展潜力。
 
车企准备“顶起”共享经济
 
目前汽车分时租赁主要有纯互联网创业公司、汽车主机厂商、传统租车公司为背景的三大阵营。其中业界有观点认为,以途歌为代表的互联网背景企业抵抗风险的能力最薄弱。
 
与这个观点互为印证的是,在部分共享企业陷入困境的同时,汽车主机厂商的共享出行之路正在热热闹闹中加紧前行。12月18日,上汽集团战略发布“享道出行”。享道出行是上汽集团在一个月前刚刚推出的网约车平台,自11月18日开始在上海试运营。其官方宣称,试运营期间,平台注册用户已经达到60万人,累计行驶里程100万公里。上汽集团总裁助理蔡宾在接受采访时介绍,从2013年-2015年,网约车市场规模扩大6倍,预计从2015年-2020年,规模将再次扩大11倍。推出网约车平台,是上汽基于对市场趋势的判断,以及布局移动出行业务的需要。除了新推出的网约车平台,上汽旗下控股了一个分时租赁平台EVCARD。
 
时间再往前推一点,12月5日,东风汽车宣布获得网约车经营许可证,将在“东风出行”平台上运营网约车业务;11月21日,宝马宣布在成都拿到网约车经营许可证,12月14日正式运营;10月24日,吉利与戴姆勒宣布将在华组建合资公司,布局高端专车出行服务;今年9月,长城汽车旗下欧拉出行运营平台启动运营,首批运营车辆在河北保定城区投放。而吉利汽车更是早在2015年就推出了曹操专车,截至今年11月中旬,曹操专车已在全国28座城市上线投放29000辆新能源汽车。
 
事实上,与互联网平台相比,传统车企旗下的共享汽车平台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竞争优势。Analysys易观发布的2018年9月中国汽车分时租赁APP活跃用户规模显示,目前城市覆盖数排名前三的共享汽车平台中,有两个均有整车背景,分别为上汽集团推出的EVCard以及北汽集团投资的摩范出行。
 
共享汽车的商业模式属于重资产投入,采购和运营费用较高,这还不包括日后的运营、维修、保险支付等费用。因此,很容易在潮水退却后死去。去年10月宣布解散的EZZY便是一个例子。
 
反观整车厂旗下的共享出行公司,由于自身有着整车供应体系和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反而更容易生存下去。更让整车企业欣喜的是,共享出行平台还消化了整车厂的库存。
 
但这并不意味着车企入局共享出行会一直“顺风顺水”。有分析认为,车企熟悉的是工厂式管理,并不熟悉互联网化的平台运营,思维和体制上的局限,将深度影响汽车厂商的顺利转型。
 
不过,入局者对共享汽车的未来多持乐观态度。“参考国外市场,中国起码会有4~5家巨头出现。”荣文伟说。但在这场共享出行领域的争夺战中,谁能够最终占得一席之地,还需要时间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