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多地首例“套路贷”案开庭 惩治恶行还需加快立

2018-12-20 21:01栏目:国际
TAG:

近年来,民间借贷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社会多元化融资需求,促进了多层次信贷市场的形成和完善。与此同时,社会上不断出现披着民间借贷外衣,通过“虚增债务”“伪造证据”“恶意制造违约”“收取高额费用”等方式非法侵占财物的“套路贷”诈骗等新型犯罪,严重侵害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扰乱了金融市场秩序,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套路贷”仍呈高发态势
 
12月10日,云南省首例“套路贷”涉恶案件公开开庭审理。由曲靖市麒麟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祁某等13人涉嫌敲诈勒索一案在麒麟区法院公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指控,自2015年以来,武汉某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曲靖分公司形成了以被告人祁某、孙某、吴某为首的恶势力,组织严明,分工细致,通过开展办理车辆抵押借款服务,与借款人签订借贷合同,以借款人还款逾期或者提供工作证明有假等为由,肆意认定借款人违约,由公司贷后部的被告人郭某、龙某等12人将43名被害人的车辆秘密或强行开走扣留。在祁某的组织领导下,被告人利用被害人到公司索要车辆之机,要求被害人提前结清剩余借款并要求支付提前还款违约金、高额的拖车费、停车费、人工费、滞纳金等,以不缴纳高额费用就变卖被害人车辆相要挟,并指使公司贷后人员在旁以聚众造势的手段形成“软暴力”,使借款人产生心理恐惧,从而获取违法所得的方式实施敲诈勒索,涉案金额达260余万元。
 
12月17日,兰州市公安局披露该局刑警支队、网安支队、法制处等部门经过两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成功打掉一起特大“套路贷”犯罪团伙。今年6月22日,兰州市受害人李某某报案称,其在上大学期间,通过微信在网上贷款平台向多家借贷公司借款19万余元,并在“分期乐”“名校贷”等网络平台与出借人签订“借款合同”,截至2018年6月,借款本息累计滚至69万余元,目前已偿还59万余元。由于借贷利息高于本金数倍,剩余部分无力偿还。为此,借贷公司连续多次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威胁、恐吓受害人及其亲属、朋友,严重影响被害人正常生活。经初查,发现犯罪嫌疑人为团伙作案,且涉及多个团伙,涉案人员众多,团伙成员分工精细,通过多个网络借贷平台联系受害人,以“阴阳合同”“虚增债务”等方式实施诈骗。
 
日前,上海市首例重刑套路贷案宣判,3名主犯被判无期徒刑。从2015年起,黄某、谢某及张某等14人组成的两个诈骗集团,用“无抵押贷款”等民间借贷为诱饵,以“违约金”、“行业操作惯例”等名义,诱骗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金额的借条。至案发时,两诈骗团伙共骗取72名被害人,分别骗得1400余万元及1800余万元。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分别判处黄某、谢某、张某3名主犯无期徒刑,这是上海法院首例因实施“套路贷”诈骗犯罪而判处被告人无期徒刑的案件。
 
据悉,为了骗取被害人钱财,黄某等人以“还款时间过早”或“还款当天未告知公司”等各种借口,想方设法认定被害人违约,继而与被害人签订空白房屋租赁合同,网签被害人房产限制其交易。此外,该团伙还使用言语或身体威胁、恐吓、上门骚扰等催债手段,或迫使被害人按照虚高金额还款,或带至其他犯罪团伙平账,或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等方式骗取被害人钱财。
 
统计显示,2016年至2018年8月,上海二中院及所辖法院共审理一、二审“套路贷”案件31件,涉及被告人124人,被害人达211余人,涉案金额总计1.43亿余元。近日,武汉警方通报该市首例以敲诈勒索罪被追究法律责任的“校园贷”案件。龚某、何某等 5 人通过面向学生发放贷款,然后恐吓对方索取高额利息和费用。该团伙通过哄骗学生向其借贷,然后催收高额利息。有学生在“梦想分期”借贷公司借款 4000 元后,仅 两个月的时间,借款就变成了 5 万元的债务。学生如果还不了钱,被告就通过言语威胁,到家里“泼油漆”等方式暴力催收,胁迫无力还款的大学生“转贷”还款。日前,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作出一审判决,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龚某、何某等 5 人 11 个月至 3 年不等有期徒刑。
 
给法院审判带来挑战
 
“套路贷”以民事纠纷为幌子,钻“民刑交界”的空子,且发现难、立案难、救济难、追赃难,该违法犯罪活动日益猖狂。为此,业内专家建议加强立法,严厉打击“套路贷”,对强行逼讨等行为适用强迫交易罪,对相关违法行为定罪从严,数额认定上从严,组织认定从严,量刑上从严。
 
最高人民法院于今年8月1日发布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通知》表示,对“套路贷”的设局犯罪行为,如果诈骗者通过恶意制造违约,收取高额费用,法院不仅要审查交付凭证,比如借据、收据、欠条,还要审查交易习惯、经济能力、财产变化情况,查明事实真相。对刑事判决认定出借人构成“套路贷”诈骗等犯罪的,人民法院如果已经按普通民间借贷纠纷作出的判决,应当及时予以纠正。
 
《通知》强调要严守法定利率红线,即2015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要求,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通知》称,人民法院对于各种以“利息”“违约金”“服务费”“中介费”“保证金”“延期费”等突破或变相突破法定利率红线的,应当依法不予支持。发现交易平台、交易对手、交易模式等以“创新”为名行高利贷之实的,应当及时采取发送司法建议函等有效方式,坚决予以遏制。
 
在“套路贷”的罪名认定问题上,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审判长李长坤表示,绑架罪在“套路贷”中有认定的空间。司法实践中,“套路贷”案件多被定性为敲诈勒索、诈骗、虚假诉讼等罪名,而以绑架罪定罪的很少,但现有案件中,很多非法拘禁等软暴力行为,已远远超过了敲诈勒索等罪的范围,因此绑架罪应当有其认定的空间。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的俞小海表示,现阶段对被害人主观存在认识错误的认定比较困难,可能对传统理论上关于诈骗罪处分行为的认定造成一定冲击。要处理好罪名的关系,需要对“套路贷”行为进行分类,可以初步将其分为两类,即犯罪过程包含暴力、胁迫的行为和不包含暴力、胁迫的行为,不同的分类会对罪名认定产生影响。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吴允锋副教授认为,“套路贷”中“套路”是核心,“贷”是手段,应以此进行罪行认定。在“套路贷”中诈骗罪有很大适用空间,但是对于绑架罪和抢劫罪在“套路贷”犯罪中的适用应当谨慎,因为两者的手段和方式仍然存在很大差异。
 
有业内专家表示,为了应对“套路贷”等新型案件,我国应出台专门的法律,增设“非法放贷罪”并将其置于“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之下。此外,还有必要及时出台相关司法解释,对该罪的定性、量刑,证据收集等予以明确,出台相关的司法解释将会使公安机关的立案、审查、起诉,法院的量刑更有据可循,对打击此类型案件起到促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