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从“城乡教育公平”看农村教育

2018-11-28 21:05栏目:国际
TAG:

“我们希望来自农村的儿童以及留守儿童都可以跟随父母到城市去生活和学习,这是城乡教育公平与提高教育资金效率兼得的机会。”11月23日,江苏苏州召开的“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十周年年会上,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后梁超对中国商报记者说。
 
 
城镇化中的人口变化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水平不断提高。2017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水平达到58%,只有42%的人还生活在农村地区。1995年以来,我们农村人口一直处于下降的趋势。那么,什么原因导致农村人口逐渐减少?
 
“通过调研,我们发现新中国成立以来有过两个人口的生育高峰期。第一个是在1962-1975年之间,第二个是在1980-1995年之间,也就是我国施行很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的那个阶段。”梁超认为,后面人口出生高峰期其实就是前面那个人口出生高峰期子女这一代人。
 
“按照这个推算,我们大概在2010年前后还有一个人口出生高峰期才对,但实际上并没有出现。2015年我国实施全面二孩政策,但是2016年出生人口仅比2015年增加了一点点,2017年人口出生规模又开始下降,我们每年的出生人口都在不断的减少。”
 
什么原因导致出生人口不断减少?
 
“根据我们调研发现,城镇化过程中的房价上涨对农村流动到城市中的年轻人产生育率的冲击,比对城市中年轻人的冲击还要大,因为农村年轻人进城需要支付更高的成本。”梁超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一方面是人口出生的不断减少,另一方面是人口迁移不断增加。
 
根据1982年以来,我国每一次人口普查数据计算的人口迁移率。梁超和他的同事们发现,随着时间发展,人口的流动还是在不断增加,农村人口还在更多的迁出,使得农村人口越来越少,农村人口密度越来越低,因此导致我国出生人口不断减少。
 
“撤点并校”带来的变化及影响
 
据悉,改革开放之后,我国致力于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在农村地区大力推广“一村一小学、一乡一初中”的义务教育格局,到1996年基本实现村村有小学的目标。并且在政府财政不充裕的情况下,农村中小学校舍实现了由土坯房向砖瓦房的历史性飞跃,乡村小学实现了民办教师为主向师范毕业生为主的历史性飞跃。
 
然而,就在农村中小学普遍实现两个历史性飞跃的同时,农村中小学教学质量却没有同步飞跃。因此,一部分农村中小学生开始逐渐向城镇学校自主转学,这就导致农村小学生源逐年萎缩。
 
在此背景下,2001年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提出,要“按照小学就近入学、初中相对集中、优化教育资源配置的原则,农村小学和教学点要在方便学生就近入学的前提下适当合并”。
 
“当时我们去中西部调研的时候,看到一些学校里面只有两三个孩子在上学,当时正是我们‘撤点并校’政策应运而生的,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全国范围内小学生数量的一个变化。”梁超对中国商报记者说。
 
其实,在撤点并校政策出台之前,我国小学生规模是有一个先增长后下降的趋势。梁超表示,在2000年之后小学生的数量规模一直处于下降趋势,而学校的数量,虽然在“撤点并校”政策之前也在下降,但是那时候的下降更多是一种自然减少。在“撤点并校”政策开始之后,学校数量的减少速度远超过学生数量下降的速度。
 
“我们可以看到在政策出台之前,不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地区,虽然每个学校的学生规模均有差异,但是基本平行。有的地区学校数量在减少,但其实是优胜劣汰的现象。”梁超说。
 
而在2001年国务院关于教育发展与改革的决定出台以后,把“撤点并校”的权利下放给县级政府,县级政府可以根据本地的实际情况,因地制宜的去把学校合并。争议也由此引发,农村中小学掀起撤点并校浪潮。
 
“通过调研,我们发现农村地区的学校数量的确在不断下降,而城镇地区的学校数量在不断升涨。与此同时,全国范围上来看学校总量也在不断减少。这说明‘撤点并校’把农村的学校关掉,然后让这些孩子到城市或者到镇中心的学校去读书起到了作用。”梁超对中国商报记者说。
 
“此外,我们还发现‘撤并农村’的弊端,比如低龄寄宿问题,会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也会带来校园欺凌等一些现象。同时,家庭支出增加,家长可能会到城市租房陪孩子读书,房租是一个额外支出。城市里学校班额扩大的负面影响以及竞争效应,使得城镇地区学生的高中入学率下降。”梁超说。
 
随后,2012年,国务院办公厅发文要求“坚决制止盲目撤并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暂停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撤并。
 
停止撤点并校并没有阻止乡村学校的生源流失,反而出现了更多的学生不足10人的“麻雀学校”。据悉,甘肃省就有3000多所。
 
记者根据梁超的调研发现,伴随着关掉的小学越来越多,这些学生到城镇地区去读书可以享受到更好的师资,更高的教学质量。
 
“这无疑提高了农村儿童在义务教育阶段之后继续读高中的概率,当然这些好处只是被继续上学的孩子享受到,而且我们发现这其实潜移默化缩小了城乡教育水平的差距。”梁超对记者说。
 
此外,中央党校教授郭强认为,农村孩子涌向城镇求学,是社会发展、时代进步的产物。
 
郭强表示,城镇化是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改革开放的过程,就是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的过程。经过几十年发展,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已经接近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水平。在这个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城镇化也逐步提速,如今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经逼近60%。按照人口流动的一般规律而言,教育的城镇化最低也应该达到60%。
 
其次,郭强认为,东亚地区老百姓对教育的重视程度领先全世界,家庭为教育支付更多成本的意愿也最强烈,相应的让自己孩子进更好的学校、接受更好教育的愿望和行动也最强烈。
 
“不可否认,‘撤点并校’带来了很强的再分配效应,它在追求效率的同时,一定程度上损失了公平。”梁超强调。
 
例如,农村儿童向城市流动造成的直接影响是城市中的学龄人口数量比城市学校在籍的学龄人口多。另一方面,城市中的学校出现巨班大校现象,挑战着本地学校的教育承载力。
 
人口流动及财政资金来源是难题
 
调研发现,农村儿童跟随打工的父母到城市上学可以解决留守儿童问题、享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更高的教育回报率等问题。那么在农村儿童的教育问题上,相关部门能否可以做得更好?
 
“首先,面临的问题是:人口流入地是否有能力接纳?第二个是否有意愿接纳农村儿童?据我们调研发现,虽然取消了非农业户口的划分,但仍然存在跨地区的户籍制度限制。”梁超认为,除此之外,教育财政资金的来源也是难题。
 
“我本人也是农村出生,一直读到博士,现在做博士后。总之,希望可以更多关心弱势群体,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更多的教育补贴,让他们能够跟随父母到城市来读书。”梁超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