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新生代老人”消费能力超乎市场想象

2018-10-17 17:03栏目:国际
TAG: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都对“银色定时炸弹”(Silver Time Bomb)发出过很多次警告——当今社会的人口结构呈现老年状态,全球正在进入老龄化社会,这种趋势就像炸弹一样,会对社会、经济结构带来不良影响。
 
作为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步入“超老龄社会”的国家,日本为支付庞大的养老金和医疗开支承受着巨额财政压力。日本媒体最近的报道称,日本政府成立的专家咨询会议建议将养老金的发放年龄由目前的65岁推迟至70岁,相关建议也将会写进日本政府对应老龄化社会的指导性纲领文件当中。分析认为,日本推迟养老金发放年龄是为了推动老年人再就业的积极性,同时也是为不堪重负的公共养老金体系减压埋下伏笔。
 
尽管政府和专家对老龄化社会忧心忡忡,但如今的“新生代老人”却正在打破传统对老龄化社会的定义,他们对退休之后工作、生活的规划已经与过去截然不同,新的生活方式和商机正在被开创出来。
“银色定时炸弹”并不可怕
 
不断萎缩的劳动力将越来越难以支撑日益增加的退休群体需求。
 
日本推迟养老金发放事件引发了大量关注和讨论。
 
日本现行养老金制度规定,退休人员原则上应从65岁开始领取退休金,但允许个人在60岁至70岁之间自由选择开始领取退休金的年龄。如选择在60岁至65岁之间开始领取退休金,领取金额会低于基准金额(最多低于基准的30%);如选择在65岁至70岁之间开始领取退休金,则可在基准金额上实行最多42%的上浮。
 
日本专家咨询会议建议推迟养老金发放给出的理由是,目前65岁以上老年人在退休之后依然选择继续工作,因此主张推迟养老金的发放年龄至70岁。预计这一方案将会在年内提交日本政府正式展开研究。
 
从现实角度而言,随着人均寿命的不断延长,老年人有了更大发挥余热的空间,也有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和政府部门积极推行退休之后的返聘制度。但有更多观点认为,面对日益突出的劳动力严重不足状况,日本政府应把鼓励65岁以上老年人再就业作为劳动制度改革的一项招牌政策。
 
日本公共养老金的运营一半是依靠政府补贴来弥补资金上的缺口,这块的财政支出已经占到了日本政府每年预算的三分之一。但即便如此,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以及人口结构的日益老龄化,日本公共养老的基础保费在过去20年中累计上涨超过了20%。
 
不过,在所有的经合组织国家内,公共养老金仍然是65岁以上老人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是各国之间存在较大差异。在美国和英国,养老金能够达到工作时收入的40%左右,但在一些欧洲国家,这个比例则可以达到80%甚至更高。在意大利、葡萄牙和希腊等国,公共经费占到了养老金总收入的很大一部分,不断萎缩的劳动力将越来越难以支撑日益增加的退休群体。
 
婴儿潮一代(指的是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4664”现象,也就是从1946年至1964年间,出生的人口高达7600万)的老年人正逐渐从劳动大军中退出。
 
也正因为婴儿潮一代正是现在老年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所以才带来了老龄化引发的劳动力短缺和养老金不足的争论。
 
被忽视的银发市场
 
到2020年,全球户主超过60岁的家庭总支出将达到15万亿美元。
 
“银色定时炸弹”要开启爆炸模式了吗?
 
未必!
 
《经济学人》反而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将婴儿潮一代的老年人称之为“新生代老年人”(The New Old),并认为是他们激活国家长寿红利的关键。文章指出,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我们需要对65岁以上人生的职业生涯和“新退休”生活有着更新的认知。
 
根据《经济学人》的报道,夏威夷大学的安德鲁·梅森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罗纳德·李认为,如果2010年到2050年间德国、日本和西班牙等老龄化较严重的国家每十年将退休年龄延迟2到2.5岁,便足以抵消人口结构变化带来的影响。
 
全球最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预计,从现在到2030年,富裕国家城市中消费增长的大部分将来自60岁以上人群。即将退休的婴儿潮一代比从前任何一代人的数量都更大、更为健康、拥有更多闲暇时间,当然,也更为富有。重要的是,他们的自我感受仍然年轻。除了富裕国家,《经济学人》认为,发展中国家在中长期也会享受到老年人带来的“长寿红利”。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尼尔森预测,美国50岁以上人口拥有的可支配收入将很快占全国的70%。另一家市场调研公司欧睿信息咨询预测,到2020年,全球户主超过60岁的家庭总支出将达到15万亿美元,为2010年时的两倍,其中的大部分开支将花在休闲娱乐上。
 
然而,市场至今都没有对这一机遇做出反应。
 
荷兰全球保险集团最近的调查报告指出,超过一半以上的55岁以上的被雇佣者希望能继续工作,更加灵活地向退休过渡。然而,只有不到25%的雇主愿意让他们以兼职形式继续工作。
 
麻省理工学院年龄实验室主管乔·库格林说,如今退休已经成为老年人的一个全新的人生阶段,其长度和童年或者中年相当。如今的婴儿潮一代想要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度过这段时期,但社会却还在为他们提供与其父辈一样的退休之后的生活方式。
 
银发一族已经呈现出清晰的“银币”机遇。
 
老年消费者展现年轻喜好
 
新生代老年人的特点是,他们一般不把自己当成老年人。
 
与年轻人不同,大多数老年人找工作并不会考虑升职加薪的问题,而就是想找事做。
 
但也不要小看这些老年人。《经济学人》报道称,一家位于曼哈顿开设的名为“老年星球探索”的老年中心里,大部分老年会员都有自己的Facebook账户、会网购、有自己的健身教练,即使有些老年人已经80多岁,仍会来这里参加各种课程,包括如何创业、如何使用智能手机、如何在线预订旅游行程、填写网上交友需要的个人资料等。
 
可见,如今的社会热点对老年人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闻所未闻的东西。
 
就拿共享经济这个新名词来说,在美国共享出行领域排名第一和第二的Uber和Lyft中,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司机年龄都超过了50岁。
 
除了共享经济,还有更多的婴儿潮一代瞄准了创业。据美国最大的私人基金会之一的考弗曼基金会的统计,在美国,55岁-65岁的人创业的可能性比20岁-34岁的人高出65%;在英国,70岁以上仍在工作的人群中有近60%都是创业者。
 
《经济学人》指出,已有大量的科学研究发现,老年人的生产效率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退,但如果加上知识和经验这两个变量,就是老年人具有的独特优势。比如说,社交技能在AI(人工智能)领域里就属于稀缺品,这时,具有丰富社交经验的知识型老年劳动者就具备了无可替代的优势。
 
退休金加上打工或再创业赚来的钱,使有钱有闲的老年探险旅游市场变成一个快速发展的商业机遇。
 
根据美国探险旅游贸易协会的数据显示,美国超过四成的探险旅游者都在50岁以上,而在英国,65岁—74岁这个年龄段已成为探险旅行产业增长最快的年龄段。
 
组织过为期两周的老年团智利骑行游的VBT旅游公司表示,目前他们超过九成的客户年龄都在50岁以上。
 
除了旅游市场,时下流行的在线约会也深受老年人的欢迎。伦敦商学院教授琳达·格拉顿和安德鲁·斯科特合著的畅销书《百岁人生》一书曾提到,目前在美国,60岁以上人口的离婚率是1990年时的两倍,而在英国是三倍。
 
相比年轻人,老年人更愿意为有价值的约会服务买单,由此也就诞生了Stitch和match.com这样专门针对老年人群的约会网站。据悉,超过四分之一的会员年龄在53岁-73岁之间,而且这一年龄段会员的增长速度比任何年龄段的会员都快。
 
《经济学人》特别指出,新生代老年人这一新兴市场有自己的特点,他们一般不把自己当做老年人,对那些专门针对老年人的广告往往很反感。
 
所以,《经济学人》认为,如果有企业或商家想要进军这一新兴市场,需要的并不仅仅是资金的支持,恐怕首先要改变的是自己固有的思维定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