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河南禹州生态环境长期遭破坏 缘何不能根治?

2019-01-14 21:02栏目:财经
TAG: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刘建)2019年1月2日,元旦节后第一个工作日。河南省污染防治攻坚办就发布通告称:2018年12月29、30日,省污染防治攻坚办暗访核查组对禹州市苌庄镇、浅井镇等地进行了暗访核查,发现当地存在“应急管控措施落实不到位;生态环境破坏严重;“散乱污”企业仍然存在;关停企业整治不到位工程;施工和道路扬尘污染问题突出”等诸多问题。
 
随后的1月6日召开的河南全省重污染天气分析研判视频会上,河南省污染防治攻坚办再次强调指出,禹州等地市在环境治理方面仍然存在环保意识淡薄、污染防治不力、企业违法生产、污染问题突出、环境乱象丛生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河南省污染防治攻坚办在2018年岁末元旦假日期间专门赴禹州暗访并发现当地环境污染严重问题时,距2018年11月上旬,河南省委省政府第二批环保督察组进驻禹州市进行专项督查结束尚不足一个月。也就是说省环保督查组从禹州市刚撤走,禹州市境内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现象就大面积死灰复燃。
 
“新年伊始,就遭到省里如此严厉通报,无疑是向禹州市打脸,相关部门的领导已是坐卧不安,市里已让相关企业特别是石子开采及石料加工企业立即停产。”1月8日,禹州市环保局一工作人员如此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其实,中国商报记者2018年11月在禹州市采访时也发现,即使在2018年11月11日至25日,河南省第二环境督查组进驻禹州市进行专项督查期间,禹州市的部分重点污染行业,特别是石子矿开采和石料加工企业也没有停止过开采和生产。只不过是由省环保督查组来之前的白天公开生产而转为夜间的悄悄生产。
 
夜幕下企业偷生产热火朝天
 
2018年11月12日至28日期间,中国商报记者曾深入禹州市的苌庄、浅井、无梁、鸿昌、古城等数个乡镇,就当地群众反映强烈的石子矿开采和石料加工企业严重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结果表明问题的严重性远远超出记者的想象。
 
 
在苌庄镇比较典型的是磊磊、实德两家石子矿及其石料加工厂。记者经过近两周的实地调查发现,这两个厂都是白天停工,晚上生产。在夜幕的掩护下,两厂的厂区内是机器轰鸣,厂区内是粉尘弥漫,如大雾般的笼罩下,厂区内能见度极低。几乎每隔两分钟就有一辆满载石子的车辆从厂区驶出。
 
每天晚上生产时,通往两家石料厂的道路上,拉石子的车辆都排成一两公里长的队伍。厂区后边是拉矿石的无牌车辆也是排成长队过磅进厂。由于拉石子的车辆覆盖不严,车辆所经之处扬尘四起,沿途到处都是散落的石子、粉尘。每天早晨,尽管石料厂会派人清扫路上的石子和灰尘,来掩盖晚上生产时粉尘污染的痕迹,但道路两边的树木和庄稼上、地表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灰色粉末则说明了石料厂生产时污染的严重程度。
 
白天,尽管两家石料厂不生产,但两厂的采矿区内的开采活动却仍在继续。
 
记者几次到磊磊石料厂和锦信水泥厂的采矿区内都发现,几十台铲车、钩机忙碌不停。矿区内一座山头上,四五辆钩机在山顶一字排开,巨大的钻头不停的破拆石头,破拆下来的巨大石块连同泥土不时从山顶滚下,由于没有喷淋和降尘设备,巨大的烟尘不断腾起,整个矿区内是烟雾粉尘弥漫。在磊磊石料厂的采矿区内,停着60多辆无牌照自卸翻斗车,司机说这些车辆都是石料厂拉矿石用的,很多车辆已经接近报废年限,尽管安全隐患很大,但每天仍在使用。
 
实德石料厂采矿区也是白天开采石头,矿区内钩机挖掘石头时也没有喷淋和除尘设备,矿区同样是尘烟四起。里面也停着不少无牌车辆的自卸翻斗车,拉石头用的一部分也是无牌车辆。
 
知情人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石子矿区内使用的这些无牌照的自卸翻斗车按规定都不允许用,有关部门验收时这些厂都是或借或找一些有牌照的车来骗过有关部门的验收。实际使用的却大部分是无牌照车辆。对于石料厂普遍使用无牌照车辆拉石头的现象,当地交通、公安部门也是熟视无睹,很少到矿区进行有效检查和管理。
 
在两家石料厂的采矿区内,不仅都是大面积的山体被劈开,山体破坏严重,而且从平地以下挖掘的深度达几十米,一个大坑连着一个大坑,沟深坡陡,满目疮痍。
 
在浅井镇的浅井村,一家名为豫圆通的石料厂也是晚上生产,厂区及周边都是粉尘弥漫,污染严重。每天晚上通往厂区的几条道路上拉石子的车辆都排成长队。在该石料厂石头进料口的对面,是一家没有任何手续的洗砂厂也是趁晚上偷偷生产。
 
调查中记者还发现,在苌庄镇李沟村,有一家没有任何手续的小石料厂,在无梁镇境内彭化路灵威水泥厂西边也有两个小型石料厂,这些无名小厂一到晚上就偷偷生产,门前经常停着拉石子的车辆,当晚就把生产的石料全部销售一空。
 
环境长期污染让群众苦不堪言“好似每天吃一颗石子”
 
在采访时,住在矿区和石料厂附近的群众说,每天晚上这些石料厂不停的生厂,近千辆拉石料车辆来来往往的呼啸而过,噪声让临近矿区和沿途的村民是天天睡不好觉。
 
更严重的是,石料厂生产时产生的粉尘和拉石子车辆经过时落下的粉尘和带起的二次扬尘,严重影响了当地群众正常生活。村民每天早晨一起床,开门看到的房屋的门窗上,院子里树木、物品上,都落着厚厚的灰尘,白花花的一片,像下雪了一样。很多村民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花费很长时间打扫家里头天晚上散落的厚厚灰尘,几乎是每天白天打扫干净,经过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又是一层厚厚的灰尘,天天如此,费时费力还损害身体,让当地群众可谓是吃尽了苦头。群众比喻说,生活在这个地方吸入的灰尘量相当于每天吃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石子。
 
为此群众多次向当地政府和环保部门反映,却总不见效果,厂子继续生产,环境照样被污染。
 
 
“我们整天在这生活,企业达标不达标,污染不污染环境,我们深有体会,这么严重的污染现状,政府和有关部门竟然一直视而不见。”当地群众对污染一直得不到有效治理显得很是无奈。
 
11月24日,苌庄镇政府经委办公室的刘姓工作人员向中国商报记者解释说,磊磊、实德两个石料厂有环保手续,因为省环保督察组近期在禹州市督查,领导担心企业生产时各项指标达不到环保法要求的标准,所以市政府规定11月25日前所有石子矿和石料厂一律停产,这两个厂目前属于偷生产。对两个厂的矿区污染及破坏性开采情况和加工生产时的污染问题,刘回答说,镇政府没有执法权,又无法监测企业运行时环保是否达标,环保问题应由市环保局负责日常监管。
 
禹州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向中国商报记者解释说,前段时间,市曾里要求所有的石子矿和石料厂停产整合,但前段时间市安委会下文批准了磊磊、实德两个厂恢复生产。安委会是代表市政府的,环保局当然只能听安委会的。
 
对两个厂晚上生产时的污染及矿区开采时生态破坏严重、粉尘污染严重的现象,环保局解释是,环保局监察队人员有限,一个中队只有几个人,辖区那么大,很难做到对企业的全方位监控。仅凭环保局一家实在难以监管到位。安委会让恢复生产,当地镇政府属地管理也是第一责任人,也应对企业进行日常监管。
 
禹州市安委会办公室吴姓副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说,石子矿开采和石料厂加工污染及对生态环境的破坏问题的确存在,禹州市以前有几百家石料厂,所以后来政府整顿后剩下几十家。2018年4月根据省里会议精神,禹州市专门召开了石子矿及石料厂转型整合会议。并在8月份叫停了所有采石厂和石料厂进行整合,要求在2020年前全部整合完毕。但后来考虑到企业建新厂需时间和大量资金,市里又改变政策,由安委会出面组织国土、安全、环保、交通部门对部分企业进行联合验收,符合验收标准的石料厂可以复工生产来解决企业自建所需石子和资金。企业恢复生产后,各职能部门还要各负其职进行监管。生产过程出现的环境污染情况,环保部门负有日常监管职责。
 
至此,对石子矿和石料厂的日常监管,市安委会、镇政府和环保部门各说一词,都表示自己有监管职责但又无能力去监管好。
 
既然当地政府和环保局工作人员都声称企业手续齐全,可以正常生产,但为何这些企业白天停工都选择晚上生产呢?
 
对此,环保局和安委会的解释是错峰生产,晚上生产电价便宜。
 
但一位要求隐去其姓名的环保局工作人员却向记者道出了企业选择晚上生产的真正原因。白天生产,企业生产时环保很难做到达标排放,也容易被职能部门发现,更容易引起群众非议和举报。晚上生产,可以逃避职能部门的监管。除非有专项行动,晚上很少有职能部门去企业检查监管的。在夜幕的掩护下企业可以大张旗鼓的生产,由于没了监管,一切全靠企业自觉,而在经济利益面前,部分企业很难做到自律,部分企业为了降低成本甚至不开除尘等环保设备,即使有污染,职能部门也难以发现,企业也逃脱了被处罚的可能。让企业晚上才能生产其实也是政府及职能部门和企业在某个层面达成的默契。
 
但这种晚上生产脱离监管的模式实际上却造成了更大的污染,而且晚上生产相比白天来说,安全系数大大降低,更容易出现安全生产事故。
 
在调查期间,记者看到多起拉石子的车辆因为晚上视线不好而翻下山沟的事故。特别是浅井镇、苌庄镇、无梁镇拉石料厂的车辆要走膨化路,由于每晚有几千辆拉石子的车辆从此集中经过,堵车成了这里的家常便饭,更给沿途的百姓出行带来了十分的不便,道路损害,环境污染十分严重,当地群众是深受其害。
 
症结:利益驱动 环保意识淡漠 监管缺失
 
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给中国商报记者分析说,近年来,禹州市曾因为环境生态问题多次受到上级政府的批评,媒体的曝光更是层出不穷。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早已成为禹州市多年的顽疾,一直挥之不去,而且日益恶化。
 
从最早的九十年代到21世纪初,是禹州市煤炭开采的黄金时期时,当时环保意识比较淡漠,政策也松,禹州成为被黑煤灰包围的城市,无序开采让生态环境遭受第一次重创,禹州环境质量之差当时是远近闻名。
 
到了2000年以后,禹州又遭遇了铝石矿的疯狂开采时期,大大小小的铝石矿随处可见,私挖乱采一度猖獗,疯狂的采挖之后,至今给禹州留下了不尽其数的大大小小的难以修复的深坑,把禹州市搞得千疮百孔,生态环境再次遭受极大的破坏。
 
在铝石矿私挖盗采无序开采的现象尚未得到有效治理之时,近年来建材价格不断上涨,石子突然热销,让禹州境内的大小山头突然显得炙手可热。很快禹州市的采石厂和大大小小的石料加工厂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只要有石头的地方就有采石和石料厂,高峰时达到数百家。由于缺乏有效的管理和监管,企业大都是无序过度开采或加工石子,再次把禹州市的生态环境推到了进一步恶化的地步,更让禹州市本来已经千疮百孔的生态环境遭到了史无前例的残酷破坏。
 
一边是当地政府放松监管,默许铝石矿和石子矿的过度疯狂开采,导致生态环境遭到破坏,一边是再伸手以生态修复的名义向上级政府和国家要钱再进行生态治理恢复,如此恶性循环,结果是肥了地方和个人,实际上是坑了国家,更牺牲了当地的生态环境,给当地百姓及其子孙后代留下无尽的痛苦。
 
“地方经济利益驱动、环保意识淡漠、日常监管缺失,只顾经济利益不考虑生态效益,是导致近年来禹州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主要原因。”对禹州市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局面,上级政府也早有发现。2017年8月1日至9月20日,河南省委第九巡视组对禹州市进行巡视后,就指出禹州存在的问题:禹州市委党的领导核心作用发挥不充分,只顾经济利益,不考虑生态效益,生态环境污染破坏严重。并要求禹州市限期整改,紧盯问题整改落实,坚定推动环境质量持续改善,还人民群众良好生态环境。
 
其实,禹州市环境污染和生态遭到严重破坏得不到有效遏制的真正原因还是当地职能部门的日常监管不到位甚至是缺失,每次整顿治理都是口号很响,但真正落实时,不见真行动,没有效果。这是记者在禹州市采访时,听到当地群众和各界人士发出的共鸣。
 
环境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好的环境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来打造,更需要从理念上让生态文明深入人心。
 
但愿当地政府今后能真正落实河南省污染防治攻坚办在通报时的要求:许昌市和禹州市党委政府要增强宗旨意识,扛起政治责任,坚持标本兼治,强化治污措施,从严从实整改,坚持不懈落实,以实实在在的工作和求真务实的作风,确保问题整改到位、治污措施落地见效,切实维护好人民群众良好生态环境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