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又被判支付服务商欠款811万元 ofo的归宿在哪?

2018-12-14 21:57栏目:财经
TAG:

今日消息,针对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起诉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拖欠服务费一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日前作出判决,判令东峡大通支付服务费8111896.38元。
 
 
 
ofo被判支付欠款811万元
 
判决书显示,原告嘉里大通与被告ofo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于今年6月立案。
 
嘉里大通方面称,2017年6月与ofo签订一份《自行车仓配服务合同》,约定由嘉里大通向其提供与ofo共享单车有关的卸车、仓储、配送、库存盘点等服务,ofo应依照合同约定向嘉里大通支付相关服务费用。合同约定,ofo应在签收嘉里大通寄送的相关服务费用发票后的3个工作日内对服务费用予以确认,并在此后的20个工作日内完成付款,若其未在3个工作日内提出异议,则视为确认。同时,还约定嘉里大通需向其支付10万元作为保证金,在双方合作结束后予以返还。
 
嘉里大通方面称,上述合同签订后,嘉里大通依约履行了合同义务,并将相关服务费用发票提供给了东峡公司,但截止到嘉里大通提起本案诉讼之日,其尚欠嘉里大通多笔服务费用累计8111896.38元,且各笔服务费均已超出了合同约定的付款期限。
 
判决书显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ofo给付原告嘉里大通服务费8111896.38元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被告ofo退还原告嘉里大通保证金10万元并赔偿该笔款项利息损失。
 
实际上,这并不是ofo陷入的第一起诉讼。
 
日前,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就ofo与白马投资的广告合同纠纷案作出判决。白马投资称与ofo就发布ofo共享单车灯箱广告签订了三份《媒体代理合同》,发布费用分别约为392.54万元、3157.88万元、510.31万元。前二笔费用已经结清,而从2017年10月28日起,ofo一直未支付第三笔费用510.31万元。
 
根据公开信息梳理,更早之前,因欠款起诉ofo的还有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百世物流、德邦物流及上海凤凰等企业。
 
今年11月,新浪科技曾报道,当时涉及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列入被执行人的信息多达20条,立案时间范围从2018年08月31日至11月12日,涉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和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被执行标的也从数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累计执行标的合计超5360万元。
 
ofo的归宿在哪?
 
ofo目前的资金状况可谓不十分乐观,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层在11月的全员大会上表示,ofo不会倒闭,其他被收购、合并都有可能,这也意味着戴威终于放弃了独立发展的执念。他还表示,由于供应商债转股,目前资金情况正在好转,但依然很困难。
 
等待终局的ofo正在用各种方法自救:卖蜂蜜做微商;押金变理财,倒流用户给P2P平台;到日本、新加坡做区块链开发骑车挖币,向一个更疯狂但风险也更大的领域融资等等,但这些自救方式并不被外界看好,甚至被指“不体面”。
 
“现在公司真的没钱了。”刚刚从ofo离职的员工Raven(化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现在主要是通过变卖运维车辆等资产来换钱。同时,也在跟供应商谈债转股,以缓解资金压力。国内是很难再拿到融资了,老戴(戴威)正在努力在海外谈融资,以及寻找区块链项目机会。”
 
另一位ofo离职员工李笑(化名)称,最初共享单车们都试图把押金作为盈利点,但是政策不可能松口。后来,在巨头的推动下,共享单车都开始“免押金”,这其实“加速了淘汰”。
 
《中国经济周刊》指出,投资人们也开始意识到,共享单车盈利模式短期无解,而巨头们认为,共享单车很难单独存活,只有进入到巨头的大生态之内,才有其商业回报上的价值和意义,饿了么就是一例。滴滴是最有野心的那个巨头。在滴滴和其背后的腾讯的推动下,ofo和摩拜开始被资本“催婚”。但是,大家都没想到,年轻的戴威竟然如此倔强,还有他手中的一票否决权,最终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Raven和李笑都认为,ofo最终可能还是会归于滴滴。“这也是员工们希望的,这样一来,业务可以继续,还是做出行。滴滴是第一大股东,有优先选择的权力,而且滴滴也急需牌照。因为很多城市都在限制共享单车的投放数量,ofo手中的牌照和投放指标,对于滴滴和阿里都有吸引力。阿里为何同意单车作为借款抵押,看中的其实并不是车,而是牌照和指标。”Raven说。  
 
李笑认为,共享单车的存在肯定有价值,政府和行业都不会看着它灰飞烟灭。不过,现在是资本寒冬,滴滴也遭遇危机,上市计划搁浅,内外部因素一起形成了ofo今天的局面。如果滴滴下半年IPO,很可能会后退一步,将ofo装进篮子里;再如果戴威更成熟一些,结局也许会不一样。  
 
“ofo从一开始就没有琢磨透盈利模式。在资本的推动下,又采用了过度扩张的策略,最终积重难返。”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共享单车行业更可能存在于某个企业的大生态当中,而不太会独立存在,大生态的交叉补贴可以维持其存在,而共享单车可以给整个生态提供流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