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被多方“宣战”的高片酬,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

2018-08-13 14:22栏目:财经
TAG:

在6月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文件加强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治理之后,各相关机构开始响应。
 
继4月份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三家视频网站联合倡议抵制高片酬现象后,8月11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家视频网站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等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共同发布《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该份声明包含两点,一是共同抵制艺人“天价”片酬现象,倡导成本用于制作,投入服务品质,演员戏比天大的行业风气。三家视频网站和六大影视制作公司采购或制作的所有影视剧,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
 
二是共同抵制偷逃税、“阴阳合同”等违法行为,共同倡导廉洁之风、弘扬浩然正气。我们承诺在影视剧制作、购销等环节中,加强行业自律,杜绝各种名目变相涨价、偷逃税、贪污、行贿受贿等违法、腐败现象的滋生。
 
为何设定单集100万?据中国新闻网联系采访联合声明的发布方表示,所谓单集100万,以一部30集的剧为例,演员可拿到的最高片酬为3000万。 而总片酬最高不超过5000万,是按照广电总局的精神,同时基于演员出演作品的贡献和酬劳的合理性制定。 如果该剧的集数达到60集,演员拿到的最高片酬也只能为5000万,不再依据单集100万的单价进行计算,片酬实行封顶。 特别要提出的是,片酬相应产生的税费由演员方承担。
 
不仅如此,8月12日,以华谊兄弟为会长单位,汇集博纳影视、横店影视、乐视花儿影视、唐德影视、新丽传媒等400余家影视企业的横店影视产业协会,发表了《关于“加强行业自律、规范行业秩序、促进影视精品创作”的倡议》(以下简称“倡议”),明确提出未来“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天价”明星已经成为内容制作领域最大的成本之一,这或是此次多家影视公司发布联合声明的原因。有业内人士表示,2016年,一二线演员的片酬增长了近250%,一部成本3亿元的电视剧,明星拿走2亿元片酬。相关数据显示,部分国内演员的片酬甚至已达到影视剧全部成本的50%到80%。
 
2017年名人收入榜单则显示,榜单前10位明星的收入总和近17亿元,范冰冰以2.44亿的年收入抢得榜首宝座。他们数百万上千万的片酬,可轻松傲视众多创业者以及企业高管的年薪收入。而入榜名人动辄数千万上亿元的年收入,甚至堪比一家上市公司整整一年的利润。、
 
发布声明的六公司之一华策影视,在2017年年报中就显示电视剧《凰权·奕天下》(现名为《盛世长歌》)两位主演片酬合计1.67亿元,新丽招股书显示电视剧《如懿传》两主演片酬合计超过1亿元,据业内人士透露,吴亦凡、张艺兴、李易峰、鹿晗等“流量明星”的片酬都超过1亿元。
 
执导过《老九门》等剧集和网络电影的导演林楠说:“通常来讲,以目前的状况所谓一线演员,应该是片酬在1亿元以上才能算准一线。至于此次声明对一线演员和流量演员会产生怎样的影响目前还不好说,但势必会对一线明星的实际劳务费结果产生震荡。”此前演员拿到的酬劳都是税后收入,税款由出品方承担。此次明确了片酬税款由演员方承担,但却没有更加明确的细则规定。
 
“天价片酬”的现象,到底是怎么形成的?有媒体报道,在流量、收视率、点击率等大数据为指向标的时代,平台方通常会被各种“数据”绑架,平台依靠广告和会员费赢利,广告商则愿意为高流量买单,头部剧集的版权交易费用也狂飙突进式地增长,以优爱腾为代表的平台方实际上负担很重,据财报显示,爱奇艺第二季度内容成本达到4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7%。
 
国家一级导演江海洋表示,“尤其是近两三年,高片酬这个问题特别邪乎。这两三年是天天在叫流量、收视率、点击率,平台也有自己的难处,他们的盈利模式是需要广告商或其他赞助商来投钱,流量和收视率也意味着有人来看,看得人越多,广告商越愿意投钱,这个规律违背不了。所以流量和广告商的投放决定了平台的命运。所有高片酬都是在这个模式下催生的,他们以为这些人出演就有人看。”
 
然而,新的标准是否合适、能否落实,还有一些争议。电影市场专家蒋勇并不看好“一刀切”的执行方法,他认为这个数字并不能算很科学,因为这并非是按照市场行为来规定的,这个数字应该再合理规划一下。“我认为应该公布之前的片酬情况,行业的现状,以及除了限制最高演员的片酬,其他演员的酬劳怎样规定?在数据造假之外,有收视率和号召力的演员是如何被推到如此高片酬的地位的?我们都应该深入思考。”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表示,“现阶段行业内出现的不合理税收政策也需要进行整顿。新疆、西藏等地区为了吸引相关公司的入驻,采用了非常优惠的税收政策,可令高片酬明星的工作室受益不少,但这种税制并没有创造更多财富或就业机会等,反而为避税创造了条件,这是劣币驱逐良币,需要进行整顿”。
 
魏鹏举进一步强调,经过此次多方共同发布声明,以及主管部门的重视、媒体监督,对“阴阳合同”等问题想必会有实质性的影响,但对不合理高片酬的影响则有限,原因则是堵住一个方式,市场上还会出现其他方式实现高片酬,比如影像公司重金购买明星的空壳公司等,所以需要借助整个文化娱乐市场的升级以及人才供给端的发力,逐步解决这一问题。
 
关于《声明》中各项规定的落实,林楠认为这是一个综合问题,需要整个产业的各个环节协同努力,也许也还需要一个更明确的履行章程让大家遵循。影视剧的“限薪”应该也会波及到综艺,但这是两个系统,目前会有怎样的结果还不可知。之前行业内也有过限令,但这次不同,职能部门、平台以及制作方同时发声还是第一次,应该会有明显效果,但具体实施情况有待继续观察。
 
江海洋也表示了对声明能否执行的担忧,“这种声明虽然发出了一种好的声音,但不从规矩、法制、制度上解决问题,不找出源头和原因,不分清楚责任,依旧还是喊口号,限制天价片酬的问题目前来说没有任何推进,贼喊捉贼,能有用吗?”
 
还有业内人士指出,影视公司给明星的报酬不一定是片酬,还可以是股权、房产等同价值物品,如果未来抵制高片酬发展成行政手段,影视公司可能会通过这种方式规避。在业内看来,只有建立稳定的造星机制,让更多新鲜血液加入这个行业,才能让影视业的供需更加平衡。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这次的多份倡议书并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与执行力,到底能否实施,实施到何种程度,并没有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