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从爆赚到巨亏 超级牛散章建平折戟中兴通讯

2018-07-17 13:01栏目:财经
TAG:

进入2018年,市场宽幅波动,许多知名的“牛散”也陆续陷入巨亏。
 
葛卫东、章建平……无不是A股上响当当的名字。他们曾经凭借超越常人的能力,在过去20年把个人资产增值到惊人的数额,但近些年随着市场情况的变化,其收益率却显示出疲态,甚至因为“黑天鹅事件”陷入巨亏。
 
这是怎样的操作?
 
章建平折戟中兴通讯
 
2017年,中兴通讯连续上涨了3个季度,股价已经快翻倍,从年初的15元左右上涨到9月30日前后的29元左右。
 
2017年第四季度,中兴通讯股价继续攀升,在11月底创出了每股41.39元的历史最高价。
 
两个自然人在2017年第四季度,突然杀进了中兴通讯的前十大股东,他们分别是方德基和李凤英,当时中兴通讯的平均价格为30–40元之间,新进的自然人股东方德基、李凤英总计买入的数量为6800万股左右,耗资估计约为24亿元。结果这约24亿元的资金,一买就被套进去了。
 
据媒体报道,章建平炒股,除了用自己的账户,还会使用几个关联账户,分别为方文艳、方德基、李凤英,这几个人分别是他的妻子、岳父、岳母。
 
2017年12月前后,中兴通讯的股价从高点41元回调到36元一线横盘整理。2018年1月,其股价再次大跌,下降到30元一线盘整。但这还没到最惨烈的时候。
 
2018年一季度,李凤英卖出了手中的股票,从中兴通讯前十大股东名录中消失,李凤英此前持有2257万股左右。但方德基没能跑出来,依然留在股东名录上,持有股份数量为4216万股,依然还有15亿元左右的资金被套。
 
后面的遭遇就是连续跌停。4月16日–6月25日,中兴通讯停牌开盘之后,经历了8个跌停,股价从30元之上,一口气跌到最低11.85元。
 
方德基那被套住的15亿元,瞬间就只剩下5亿元左右了,10亿元就这样没了。
 
有消息称,股价断崖式下跌后,章建平“含泪割肉”。媒体援引的证据为,章建平拥有席位的证券营业部为东吴证券杭州文晖路营业部、海通证券杭州解放路营业部,而根据交易龙虎榜,前者在6月19–21日前后卖出了2842万元,后者在6月22日卖出了1500万元左右。
 
6月25日,有媒体统计,章建平另一个常用的营业部—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营业部,在此前7个交易日里总计卖出中兴通讯股票3900万股左右,而方德基此前手中剩余的股票总数为4216万股,这意味着,已经在底部全部清仓割肉。时代周报记者未能联系到章建平对此事置评。
 
翻倍的时光
 
章建平的炒股生涯颇具传奇色彩,1996年他以5万元入市,2000年就赚到3000万元,但是同年,却在香港创业板亏掉了一半,随后直到2007年,风格变得稳健,没有再次大亏。而到2007年前后,章建平个人资产已经达到20亿元。
 
章建平异常低调,没有发行任何阳光私募产品、不做代客理财,没有带徒弟、也没有招聘研究员或助手,只是与妻子方文艳两人操办炒股的事情。
 
方文艳的名字最早出现在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是在2007年。当年5月,方文艳出现在华远地产、飞乐音响、正虹科技的大股东名录中,同期,李凤英的名字出现在百川能源的大股东名录中。
 
“能进入上市公司大股东名录,说明手中掌控的资金已经达到一定规模。”深圳某私募基金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从这几笔交易,就能看出章建平的操作,牛市带来的效率,使得资产迅速增加5–10倍。
 
其中,对于百川能源的操作,李凤英是在2007年第一季报新进入十大流通股东名录,买入了83万股,那阶段股价均价1.2元左右,耗资约100万元,到了2007年中报,李凤英就消失了。
 
正虹科技的操作,同样是2007年一季报,方文艳突然出现在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录,显示买入了111万股,2017年中报时消失,按照均价3元左右计算,此交易耗资300万元左右;对于华远地产的操作也是类似,2017年一季报中,方文艳突然出现,买入210万股左右,按照均价1.5元左右计算,耗资300万元左右。
 
正虹科技的股价,从2007年初的3元左右暴涨到2007年5月的12元左右,翻了4倍;华远地产则从2007年初的1.5元左右,飙升到2007年11月的8.5元左右,翻了超过5倍;百川能源也在那段时间上涨了5倍左右。
 
仅从这有据可查的三笔来看,总资金额700万元,在半年时间里,都翻了5倍左右,迅速变为3500万元。
 
2013年,章建平本人的名字终于开始出现在上市公司大股东名录中,现身在游族网络、博瑞传播。
 
游族网络在2013年10月24日,股价为7.29元,到了2014年2月底前后,股价达到27元左右,翻了近4倍。
 
章建平在2013年四季度突然出现在游族网络大股东名录中,2014年一季报的时候,则迅速消失。2013年年报显示,章建平买入120万股左右,按当时的价格耗资900万元左右,后来翻了4倍,则变成了3600万元。
 
在博瑞传播的操作中,章建平同样是2013年四季度突然进入,2014年一季报时候消失。
 
在这笔交易中,章建平看上去做了一笔左侧交易,也就是在股价下跌的时候买入,在触底反弹上涨后卖出。
 
博瑞传播的股价在2013年四季度处于下跌过程中,2014年一季度则迅速从底部反弹了50%。
 
据博瑞传播2013年年报,章建平买入了博瑞传播440万股左右,如果按照10元左右的均价,则耗资4400万元,此笔交易赚了50%左右。从博瑞传播开始,章建平的赚钱效率开始下降了。
 
定增乐视网巨亏
 
2014年,章建平的名字一整年都没有出现在任何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录中,李凤英、方德基、方文艳等几个名字也没有出现,难免让人猜测,章建平是否已退隐江湖?
 
2015年,章建平的名字再现江湖,但是,交易效果却似乎开始走下坡路,节奏似乎变乱,幸运之神一点点远离,最终在2018年大亏。
 
2015年,章建平的名字出现在浙江东日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录中,同样是四季度突然买入,到了第二年一季度卖出。
 
但是,在2016年初股市熔断的背景下,浙江东日的股价虽然在2015年四季度大幅度上涨,但是2016年一季度之前,股价却持续低迷。反而是在2016年四季度创下了新高,但那时候,章建平早已经卖出,已不在大股东名录中。
 
2015年5月,在股灾之前,章建平又参与了乐视网的定向增发,以45元的价格,购买了乐视网2488万股的股份,耗资超过11亿元。当时,章建平是乐视网这笔定增最大的买家,买走了20%的增发股份,出的钱比中邮基金等公募基金还多。
 
虽然定增解禁期为2018年2月,但是,时至今日,乐视网的股价已经比当时下跌了90%,章建平当时投入的11亿元,目前的市值仅剩下不到1亿元。这笔交易巨亏10亿元。
 
2016年,章建平又交易了瑞尔特,手法类似,在2016年四季度突击买入,并出现在公司年报时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录中,第二年一季度卖出。
 
但是,作为次新股的瑞尔特股价却表现萎靡,在那个阶段呈现阴跌态势。
 
不过,在此笔交易中,章建平、李凤英、方德基、方文艳几个名字同时出现,呈现趋同交易,这似乎可以印证媒体对于几个人身份关系的报道。
 
同期,章建平还交易了多伦科技,整体情况与瑞尔特类似。
 
2017年,章建平用同样策略,交易了京东方A,在2017年四季度突击买入,2018年一季度卖出,这笔交易规模很大,章建平买入了2亿股,按照当时的6元左右的均价,耗资12亿元,但是,京东方在期间的股价却呈现横盘态势,并没有太大回报。
 
随后,章建平在2018年交易中兴通讯时,发生巨亏。
 
不如意的葛卫东
 
大佬们操作方式并不相同,章建平通常股票持有一个季度就卖,而葛卫东却是长期投资。
 
与章建平一样,葛卫东的名字也是于2013年才首次出现在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录中。
 
2013年二季度,葛卫东买入平安银行,平安银行中报显示其买入了1.55亿股,那阶段股价约为6.5元左右,次交易耗资10亿元左右。
 
2014年四季度,葛卫东再次加仓,买入1.3亿股,按照8元左右的均价计算,耗资10亿元左右。
 
2015年四季度前后,葛卫东开始陆续卖出,直到2016年年底,葛卫东彻底从平安银行前十大流通股名录中消失。
 
而2015年四季度到2016年年底期间,平安银行均价为9元左右,按此计算,葛卫东此交易盈利率并不算太高,粗略估算为20%–30%。
 
葛卫东20世纪90年代之前进入股市,靠做期货发家。与章建平单打独斗不同,完成初期的资本积累并且小有名气之后,葛卫东选择成立公司。
 
2005年,上海混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38亿元,法人代表为葛卫东;2007年,葛卫东找到老乡王歆合作,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公司成立,法人代表为王歆,注册资金为7700万元,在公司介绍中说,“混沌道然为混沌投资旗下唯一证券资产管理平台”。
 
此后,除了以个人名字的账户出现在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名录,葛卫东和王歆还陆续以“混沌”公司的名义,发行了4只私募基金产品。
 
前期成立的几只业绩表现尚可。例如2009年6月22日成立的混沌2号,目前累计单位净值为2.6,而2010年3月成立的混沌1号,目前累计净值为2.2;但后期成立的产品,表现却不尽如人意。2014年7月22日成立的混沌价值1号,虽然经历了2015年的大牛市,以及2017年价投股的上涨,但目前累计单位净值却依然仅为1.36;而2015年6月8日成立的混沌价值2号,目前更是亏损状态,累计单位净值为0.76,给客户亏了超过20%。
 
实际上,在2015年的股灾中,葛卫东被曝出在期货上爆仓,巨亏上百亿元。不久之后,葛卫东的混沌公司发布致歉信,表示产品净值回撤幅度巨大,是因为投资判断策略出现了问题,表示深深歉意。
 
而2018年情况又急转直下。葛卫东旗下业绩最尴尬的混沌价值2号产品,在2016年底的时候,净值最低跌到0.53附近,给客户亏损了近一半,而后随着价值股反弹,此产品净值逐步恢复,到2018年4月份前后已经达到0.8左右,眼看就能给客户回本解套,但是,6月份以来的市场大跌,又让此产品遭遇重挫,净值再次调头向下。
 
“大佬们陆续折戟,或许意味着一个时代结束了,A股市场从草莽丛林,逐渐向法治化、机构化转变,收益率也下降了。但毫无疑问,新时代也肯定会有新的英雄涌现。” 上海某私募基金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