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韬蕴资本也“认赌服输” 烧了60亿仍无法补贾跃

2019-01-23 22:23栏目:产经
TAG:

韬蕴资本与乐视之间的纠葛进一步蔓延。1月21日,易到大股东韬蕴资本公开发布《关于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的声明》称,韬蕴资本从乐视控股及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处接手易到股份以来,已累计帮易到股份解决了近60亿元的债务问题,而如今难以再对其进行持续性投入,愿意半价出让所持有33%的易到股权。
 
韬蕴资本也“认赌服输” 烧了60亿仍无法补贾跃亭“窟窿”0
 
 
 
韬蕴资本也“认赌服输”
 
上述声明显示“愿意以低于从乐视及贾跃亭先生处的获取成本,全部或部分转让易到股权”“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不惜以当初收购价的一半转让股权,说明韬蕴资本已经无路可走。负债纠纷、停接订单、消费限制等一系列麻烦事也让这家公司彻底失去了继续经营易到的信心。
 
据证券日报消息,韬蕴资本是乐视早期的投资方,从2014年开始先后投资了包括乐视移动、乐视体育、乐视影业、乐视汽车等在内的多个乐视项目。随着乐视系债务危机爆发,2017年6月份,韬蕴资本通过子公司抵债方式从乐视手中接手易到用车,成为易到用车大股东,但韬蕴资本和乐视之间的债务纠纷并未就此了结。
 
而韬蕴资本的这一席话让人不禁联想到携170亿人民币入股乐视的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时间回顾到2017年1月13日,融创中国宣布购入乐视网股权。同年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后由孙宏斌担任乐视董事长。然而时隔一年,在2018年3月14日,乐视董事长孙宏斌辞职退出董事会,不再在乐视担任任何职务。
 
更戏剧性的是,与韬蕴资本一样,孙宏斌也曾想打折甩卖。当有记者问道融创“会不会把乐视卖了?”孙宏斌在去年3月在融创中国2017年业绩发布会上曾如此回答:“如果乐视有谁愿意接盘,你帮我问下,我打九折卖给他。”
 
而对于接手乐视,孙宏斌曾公开表示人生有很多遗憾,“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韬蕴资本也“认赌服输” 烧了60亿仍无法补贾跃亭“窟窿”1
 
 
 
孙宏斌“裸辞”,韬蕴资本能回点本钱吗?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看来,易到“原本是乐视为了提升估值去融资而提高现金流的一个工具,韬蕴资本自以为捡便宜、蹭热点接手,但乐视没钱、贾跃亭没信用,韬蕴资本踩了地雷、聪明反被聪明误。易到的交易本来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社会和有关部门没有义务为私人企业的不当决策兜底。目前网约车市场已进入寒冬,又有谁会愿意再来接盘易到?”
 
都是贾跃亭的“锅”?
 
事实上,如今,互联网企业、传统车企等在这段时间纷纷扎堆入局网约车行业,而易到股份旗下网约车品牌易到用车身为行业“鼻祖”,为何却过不下去了呢?
 
有数据显示,目前互联网出行的主战场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其渗透率分别为40.1%和17.3%,而三、四线城市仍是等待挖掘的巨大蛋糕。2017年中国互联网出行市场规模达2120亿元,已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初步估计2018年网约车市场交易规模将增至2678亿元,而后恢复平稳增长,到2019年全国网约车交易规模将突破3000亿元,2022年交易规模将进一步超5000亿元。
 
在行业巨大的发展前景下,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7月,易到用车的“后辈”——滴滴出行的用户活跃度达12088.2万,位居同类第一,而易到用车的月活跃用户数不足107.3万,仅为滴滴出行的0.9%。
 
对于为何“干不下去”,韬蕴资本这份声明言辞犀利,尽管委婉说明甩锅原因是“在网约车这种讲究布局的产业当中,韬藴资本的能力犹如沧海一粟,尤其是在近期整体融资市场不甚景气的情况下,韬蕴资本亦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也直指“对于韬蕴资本这样规模的企业而言,我们已竭尽所能地承担这种由宵小之徒造成的负面结果,然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据韬蕴资本透露,截至2018年12月,在接手易到股份后不到两年时间内,韬蕴资本帮助易到股份降低负债近30亿元、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元、提升净资产26亿元,另外,易到股份现有34亿元负债中,韬蕴资本也为其垫付了28亿元,韬蕴资本累计为易到股份解决了近60亿元债务问题。
 
如今,韬蕴资本也陷入资金风波。2018年末,因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一纸诉状,韬蕴资本成为失信人,其法定代表人、自然人股东温晓东成为“老赖”。
 
资深汽车专家贾新光对易到的未来持悲观看法。他认为,易到负债太高,何况背后还有贾跃亭的事,且网约车行业已经形成稳定的竞争格局,易到没有咸鱼翻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