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南北稻香村纠纷背后 两企业经营短板凸显

2018-10-16 14:19栏目:产经
TAG:

近日,北京、苏州两地截然不同的判决使得南北两家稻香村企业的商标之争风波又起,有关“究竟谁是真正稻香村,谁是山寨”的问题再度引起大家讨论。而南北稻香村“十二年纠纷”背后折射出两家企业各自的经营短板。
 
南北稻香村“十二年纠纷”
 
关于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稻”)和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苏稻”)的“爱恨纠葛”闹得沸沸扬扬。近日,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下达的一份判决书又将两者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10月12日,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近日下达的一份判决书显示,苏稻诉北稻和苏州工业园区申联超市侵害商标权一案,北稻须停止在生产销售的糕点商品包装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并赔偿苏州稻香村115万元。
 
具体而言,苏州法院审理后认为,北稻“稻香村”商标在“馅饼、豆包和饺子”类商品上被核准注册,但并不包括“糕点”,同时结合两家企业商誉、商标注册时间等,认定北稻构成侵权。
 
而距离此次判决前一个月,9月10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被告北京苏稻公司、苏州稻香村公司停止在“粽子、月饼、糕点”等商品上使用“稻香村”商标,并赔偿原告北京稻香村公司经济损失3000万元等。
 
为此,关于“究竟谁是真正稻香村,谁是山寨”的口角战不断升级。
 
对此,中国商报记者分别致电北稻和苏稻相关负责人,北稻表示,苏稻案件目前还是一审,他们等待最终的审判结果,并相信会给出公正的判决。
 
苏稻表示,作为稻香村糕点类商标权利人,苏州稻香村在全国各地对假冒稻香村发起维权打假行动已有100起之多,比如之前的“香港稻香村”“玉田稻香村”“烟台稻香村”等等,侵权企业均受到法律的严惩;苏州工业园区法院的这次一审判决也是维护了中华老字号企业的商标权的,是苏州稻香村维权取得的又一胜利。
 
营销行业专家路胜贞对中国商报记者谈坦言,南北稻香村分别注册了不同的食品分类,所以判决的依据是双方是否在没有被核准的食品范围内使用了稻香村这个品牌名称。作为有复杂历史纠葛的同一汉字品牌的两家企业,无法抛开历史的因素单独地判断谁侵权谁没有侵权,主要还应站在特定的历史角度去看待。而南北法院的不同判决正是说明不同的判决结果是对历史的纠葛进行的不同程度的考量。
 
确实,两家稻香村企业都拥有悠久的历史。资料显示,苏州稻香村始于1773年,但1986年成立苏州稻香村糕点厂之后,苏州稻香村才逐渐走上正轨并日益兴隆。北京稻香村则始于1895年,这被北京稻香村认定为其前身,而现在的北京稻香村是1983年,北新桥街道为安置待业青年,找来了几个老师傅办了家食品厂,取名北京稻香村。
 
实际上,南北稻香村的“战争”持续已久。2006年,苏稻申请稻香村“扇形图商标”,北稻就商标局的注册结果,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经过多番波折,2014年12月,最高法最终驳回了苏稻的再审请求。
 
与此同时,2010年,北稻公司开始申请注册“北京稻香村”商标,2015年注册成功。随后,北稻向苏稻提起诉讼,以拥有“北京稻香村”商标为由,要求苏稻不得使用手写体“稻香村”,如要使用则需加上“苏州”以示区别。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从2013年到2018年,围绕着“稻香村”商标的判决多达30份,最集中的2017年有15份之多。可见,从2006年开始,南北稻香村就开始了正面较量,这场长达数年的战火对两家企业的经营而言都是极大的打击,可谓“十年纠纷两茫茫”。
 
南北稻香村经营短板凸显
 
南北稻香村十二年纠葛给双方都带来了“内需”。正如快消行业专家朱丹蓬对中国商报记者所言,南北稻香村为了双方利益争执不下,无法把精力放在品牌经营和商标打造上,而是常年疲于应对官司,这对两家企业经营都很不好。
 
而北稻经营上的短板更为明显。资料显示,在电商领域,苏稻率先进入市场,尽管近两年北稻慢慢涉足,但电商几乎都是苏稻的天下。记者在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输入关键词“稻香村糕点 散装”“稻香村糕点 京东自营”等,弹出来的商品几乎都是苏稻,鲜有北稻身影。
 
业内人士分析,苏稻在电子商务平台占尽先机,甚至存在利用“北京特产”进行大肆宣传误导消费者的嫌疑。但这背后也反映出北稻自身市场反应较慢,不积极开拓新的业务渠道,而是墨守成规,才给了苏稻可乘之机。
 
北稻的市场力较弱还远不止于此。资料显示,近些年,在北京王府井、前门等游客集中的商业中心,或者火车站、机场这些交通枢纽频繁亮相的都是苏稻。在北京家门口让苏稻“攻城略地”着实反映出北稻自身经营存在问题。
 
中国商报记者针对如上问题致电北稻相关负责人,但北稻一再表示不方便回复。但据业内人士透露,北稻放弃在前门、王府井等人流密集地区开店是因为这些地方开店成本太高。
 
业内人士分析,企业经营考虑成本无可厚非,但同样是糕点企业,苏稻为什么就可以承受住不远万里北上,再在人流密集区开店的成本呢?由此可见,北稻的经营业绩确实不尽理想。
 
对此,路胜贞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北稻的消费者以改革开放初期的老消费者为主,因此北稻保留了老副食店的风格,新消费者的号召力稍微逊色。这就导致北稻与很多北京老字号一样,市场的拓展速度较慢,资本上的运用较少,所以主要局限在华北市场,产品开始向多而繁杂的方向发展,主要产品反倒显得单薄。
 
此外,朱丹蓬补充道,北稻门店没有统一标识、统一流程,标准化很不到位,这对其经营影响很大。
 
而苏稻虽然市场化程度较好,不过其经营过程中仍有其自身的短板,才会来北京抢夺北稻市场。正如深圳中为智研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黄文灿对中国商报记者所言,苏稻产品口味新颖不足,做工不够精细与美化,难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
 
此外,苏稻发展中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路胜贞介绍说,苏稻最大的隐患是消费者增长较快,但不如北稻消费者的忠诚度高。
 
可见,南北稻香村自身的经营问题众多,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在不断诉讼保护自己的“领土”的同时也不断外延。而连年的诉讼进一步加剧了双方的惨淡经营状况,使得双方不断“内耗”。
 
对于未来,黄文灿认为,首先,双方需要明确合作共赢、斗则两伤的经营思路,共同提升品牌商标影响力;其次,双方应当坐下来协商,明确发展规则与利益分配原则,避免因利益分歧导致不必要的纠纷;再次,双方应当有所区别,不仅宣传上要谋求差异化,而且产品定位也应当差异化,减少双方直接利益的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