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中地乳业牧场奶牛数量锐减 部分病牛流向市场

2018-07-18 14:25栏目:产经
TAG:

6月28日,第九届中国奶业大会暨2018中国奶业展览会在四川成都开幕。在这场大会上,中地乳业捧回了三项大奖,包括公司获“奶业脊梁企业”称号、董事长、总裁分别获“功勋人物”、“突出贡献人才”称号。
 
然而不同于在成都那日的辉煌,中地乳业在北京的奶牛牧场经历着“布病之殇”,名为布鲁氏菌的病菌侵蚀牧场内的奶牛和员工,员工染病索赔无果、牧场奶牛数量锐减,部分病牛、死牛可能在市面上流通,疫病爆发后牛奶依然被运往蒙牛、伊利等乳业企业…
 
乳业“地震”十年后,中地乳业面临的,是否是一场新的浩劫?(根据当事人要求,以下名字均为化名)
 
牧场奶牛数量锐减
 
部分病牛、死牛流向市场
 
《中地乳业爆发动物传染病,多名员工受感染》一文发出之后,一群因布病陷入索赔困境的中地乳业员工走入人们的视野,然而这只是这场疫情的冰山一角。
 
作为传染源,中地乳业的奶牛怎么了?
 
根据前员工张林回忆,北京中地这一场布病疫情起源于2017年4、5月份之间牧场对奶牛的一次疫苗注射。之后从6月份起,开始陆陆续续有员工被检查出感染布病。
 
与此同时,牧场内的奶牛也接连“病倒”。
 
张林提到,接种疫苗一个多月后,奶牛出现瘫痪的症状,“扛不住的就瘫了,有的就给淘汰了”。牧场内的奶牛大量减少。
 
从北京中地官网可以看到,截至2015年6月30日,北京中地畜牧科技有限公司顺义牧场存栏4,480头奶牛。关于接种疫苗之前,顺义牧场内共有多少头奶牛,几位染病员工说法不一,有人说是五千多头,也有人说是六千多头,但是他们都提到,到今年3、4月份被辞退时,牧场内奶牛只剩三千多头。
 
从五、六千头牛锐减至三千多头,骤降的部分有自然淘汰的,更有大量病牛、死牛。对于死牛的处理,之前在北京中地的刘金芳说,死牛被车拉走了,还有的被埋到了牧场里。张林也提到,有部分死牛被拉走做无害化处理,也有死牛被就地掩埋,“在厂子里挖一大坑,往里一弄,大铲车一埋”,张林说,这种处理方式是不合规的。
 
根据《人间布鲁氏菌病的常见传播途径与预防》的文献介绍,布病的传播途径分别为:⑴经皮肤粘膜直接接触感染,如接产员、兽医、饲养、放牧、皮毛加工、屠宰、挤奶,直接接触被病畜污染的水源、土壤、草场、工具,从事布病防治的医生、检验人员等;⑵经消化道感染:主要是食入被污染的水或食物,经口腔、食道粘膜进入体内。如喝生牛奶或吃生奶制品、未经煮熟的肉类,不洗手直接拿食物吃等。⑶经呼吸道感染:人吸入了被布氏菌污染的飞沫、尘埃。如皮毛加工、饲养放牧、打扫畜圈卫生等。
 
然而,被拉走做无害化处理和就地掩埋的,也只是少部分牛,更多的病牛、死牛离开了顺义牧场后,走向了一个更加公开、更加不可控的市场。
 
按照张林的说法,“90%”的病牛甚至是死牛都被买到了收牛的贩子手里,宰牛的会被传染,生肉、生牛奶都可能成为布病的传染源。
 
根据《奶牛场布鲁氏杆菌病的综合防治》的文献介绍,布鲁氏菌在自然环境中生活里较强,在病畜的分泌物、排泄物以及死畜的脏器中能生存4个月左右,在食品中约生存2个月。不过加热60℃或日光下曝晒10-20分钟可杀死此菌。
 
在2015年上市前,中地乳业曾在上市文件里写道“倘医药治疗不具成本效益或不可行,患病奶牛将被淘汰及无害化处理,并消毒受影响范围。正接受医治或病愈的奶牛会于隔离的挤奶厅中挤奶”。
 
而几位员工都提到,在传染病爆发后,北京中地依然没有采取消毒或隔离措施,更放任携带病菌的病牛、死牛流向市场。
 
布病引发奶源隐患
 
蒙牛等下游客户疑收“问题奶”
 
无论病牛和死牛是在北京中地顺义牧场内,还是流向了市场,对于大多数不直接接触病畜的普通人来说,这场布病疫情离他们很远。而根据公开资料,中地乳业及子公司从事的是原料奶生产业务。乳业公司爆发传染病,更不容忽视的是奶源问题。
 
而奶源问题则直接使这场疫情的影响范围远远超出了顺义牧场。
 
据张林说,之前公司会在每天早晨把挤好的牛奶加热后免费提供给员工当早餐,但是从去年6、7月份,不断有员工被发现感染布病之后,厂里的食堂也逐渐不提供牛奶了,因为没人敢喝。
 
自家员工都不敢喝的牛奶去向了哪里?
 
作为北京中地的员工,陈欣在公司做了三年的门卫,“对来来往往的信息比较了解”。据陈欣说,北京中地生产的原料奶主要被送往蒙牛、伊利和三元。而在布病疫情爆发后,北京中地生产的原料奶还在往外运。
 
蒙牛、伊利和三元,都是国内家喻户晓的乳业公司。对于陈欣的说法,《壹财信》翻阅2015年中地乳业上市前发布的招股书,确认中地乳业主要客户里包括伊利、蒙牛和三元。且中地乳业在2014年与蒙牛和伊利分别制定了长达十年的战略合作协议,协议承诺北京顺义牧场生产的所有原料奶都将被出售给蒙牛。
 
为了索赔,张林和同事甚至在2018年初去了蒙牛乳业在北京的一家公司,告诉一位“部长的助理”,北京中地顺义牧场内有奶牛感染布病,之后有同事告诉张林,“蒙牛的人”来公司了,但具体和北京中地沟通了什么不得而知。
 
2015年上市前,中地乳业曾在上市文件中表示,倘原料奶出现以下问题,我们的客户通常可能会拒绝接收我们交付的原料奶,其中就包括“挤奶时正患任何传染性疾病(如乳腺炎、牛结核病或布鲁氏杆菌病)的奶牛”。
 
也就是说,尽管如前文所述,高温即可杀死布鲁氏菌,但原则上,蒙牛、伊利和三元理应拒收受污染的“问题奶”。而张林提到,蒙牛的人来公司后,一切依旧照常进行,牧场生产的原料奶还在往外运。
 
从2017年4月奶牛接种疫苗到6、7月份不断有员工感染,张林和同事们没有看到公司采取类似隔离奶牛、消毒之类的疾病防控措施。牛奶还在运往蒙牛公司,公司还在要求部分染病的员工回场带病作业。不过张林和同事们也都提到,自从被检查出布病后,公司就通知他们回家养病了,养病期间再没有接到公司要求上班的通知,之后公司以“停工留薪期已满、员工未到公司上班、属自动离职”为由与几位染病员工解除了劳动合同。北京中地也已加强了安保措施,几次进场索赔后,染病员工已无法得知牧场内的情况。
 
《壹财信》就上述相关事宜向中地乳业、蒙牛、伊利、三元分别发送了求证函,截止目前尚未得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