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虽受“乐视阴影”笼罩 暴风仍坚持押注电视

2018-07-13 13:28栏目:产经
TAG:

暴风集团的外部压力有增无减,“小乐视”之说一度兴起。7月6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冯鑫所持4.65%股份被司法冻结,“风暴”就此来袭。随后,暴风股价出现大跌,并于7月9日呈现跌停状态,同日晚间《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在公司微信公众号上发布。而针对这篇冯鑫的陈述,更是惹来了7月10日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公司和冯鑫就一些预测性敏感问题进行解释说明。
 
布局结构相似、外债资金紧张,暴风似乎走上了乐视之路。不过与不断开拓生态的乐视相比,暴风早前便制定了“All for TV”的布局战略,开始专注于电视的暴风计划将业务进行梳理减负。有业界人士认为,开始向单一化业务转变的暴风系统风险可得到降低。
 
股权冻结引起“风暴”
 
7月6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冯鑫所持的暴风集团部分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其被冻结的股份共计3,271,296股,冻结结束日期为2021年6月25日,本次冻结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4.65%,占公司总股本0.99%。冻结原因是中信资本(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据了解,中信资本是暴风魔镜的股东之一,其曾在去年提出撤资,但按照早前协议约定2020年暴风魔镜不能上市或者被并购才能退出。为避免惹官司对上市公司产生负面影响,冯鑫以个人名义进行回购,利用股票质押融资,但补上一定资金空缺后,3000万元本金与1000万元利息未能偿还,便导致了如今司法冻结股票的结果。
 
尽管公司公告强调,该次司法冻结事项目前不存在被冻结股份被强制过户的风险,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也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直接影响,但资本市场仍旧反应恶劣。7月9日暴风集团股票惨遭跌停,尽管10日股价有所反弹,但11日再次下跌,报收12.62元/股创历史新低。
 
中信资本事件将暴风推上风口浪尖,其背后还暗藏隐患。在《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一文中,冯鑫坦言自己一时拿不出高昂的现金,以至于陷入司法冻结股票窘境。而除中信资本外,冯鑫也称自己还有多个债权人。
 
这不禁令人联想到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贾跃亭,其在赴美之前将名下99.54%股票质押,占乐视网总股本的25.56%。同样的掌权人负债、公司涉足生态发展,暴风的“小乐视”之称蔓延开来,公司未来发展令人担忧。
 
蒸发近九成市值
 
尽管暴风集团股价在记者截稿时有所回升,但比起昔日的辉煌时期可谓一落千丈。曾经,暴风创造过连续29个一字涨停板加十余天的继续上涨,其股价最高达到过327.01元/股,市值最高接近400亿元。而如今,其萎缩至43亿元的市值令人唏嘘不已。
 
在这几年间,暴风集团的经营业绩也在不断下滑。根据暴风集团财报显示,2015年其净利润为1.73亿元,而2016年、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5281.17万元和5513.93万元,跌幅明显。着眼于今年情况,2018年一季报显示暴风集团更是亏损2954.17万元。
 
回顾暴风公众号的复盘长文,冯鑫将暴风集团上市以来的问题归结为三:没有完成一次融资和并购;对债券融资和股权融资认识不够;自身“膨胀”,布局过于冒进。
 
具体而言,暴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相比,最大的差异和能力在于拥有“通畅的融资和并购渠道”。然而,暴风却未有举动,这导致其最有价值的能力没有释放。对此,暴风在过去的一年中更换了CFO、董秘和券商,冯鑫表示重新搭建团队意在把上市公司应有的并购和融资通道重新打通。
 
其次,以此次股权冻结事件为例,暴风团队对于“不同属性的钱”理解不够到位。冯鑫坦言:“债权的钱没有认清应该如何运用,实际上我们是当成股权的钱来用的。融资的时候要求我担保,因为我是上市公司实控人,如果在担保条款或争议处理条款上做出相应约定或提前规划,都可以避免非上市公司的纠纷直接影响到我,进而影响市场对上市公司的判断。”
 
此外,暴风在上市后,其业务范围迅速扩展到VR、TV、秀场、视频、金融等多个板块,“贪婪”的布局目前来看实属冒进。以VR行业为例,在一波爆发式的增长过后,行业泡沫开始破裂,相关公司倒闭、裁员情况频频发生。暴风魔镜股东中信资本的退出便成为了暴风集团遭受的一个“创伤”,加之“乐视阴影”的笼罩,“专注”业务的重要性显现。
 
暴风TV将成为支柱
 
事实上,今年初暴风便意识到了众多业务并进行不通,并提出了“All for TV”战略,宣布聚焦电视业务。“如果我们足够专注,那就只会做TV和魔镜。如果更早一年聚焦TV,目前的处境也会大不相同。”冯鑫如是说。
 
以去年情况来看,暴风TV的情况一定程度上难言乐观。财报数据显示,暴风去年电视销量共计84万台,低于此前的200万台销量目标,相比2016年的销量只增加了4万台,而其主营电视业务的公司暴风统帅在2017年营收为13.45亿元,净亏损3.2亿元。
 
事实上,以2017年的行业大背景来看,彩电市场一片疲软,互联网电视更是“重灾区”。伴随乐视“帝国“的轰然倒塌,乐视电视就此一蹶不振,且曾经一度高调的微鲸、看尚、风行等企业也相继被曝出拖欠供应商款项、融资困难等情况。有数据显示,2016年年中互联网电视品牌整体份额高达20%左右,而在2017年这一数字则下滑至了10%。
 
在这样背景下而言,尽管暴风TV仍处于亏损状态,但其2017年电视产品亏损减少32%,亏损率明显收窄。同时单台暴风TV产品平均销售单价提升33%,运营端收入实现6700万元,同比增长约370%。同行业来看,暴风TV的势头是向好的。
 
且在互联网电视“风口”已过的质疑声中,家电产业观察人士洪仕斌告诉记者,不能因为这一板块一时的下滑而否定这一商业模式。在众多传统家电厂商推出量子点、8K等技术概念为电视卖点的同时,消费者的直观感受大多并不强烈,且在电视行业硬件差异逐步缩小的当下,互联网电视企业软件内容方面更具优势。
 
回归到暴风集团层面,押注硬件电视也受到了“烧钱”的质疑。但冯鑫曾对媒体表示,“烧钱期”已接近尾端,目前暴风千元售价的电视,毛利率仍为正。据预计,今年电视销量将不低于200万台,至2019年,暴风集团会进入大规模的盈利期。
 
眼下,冯鑫表示会紧紧抓住TV的发展,确保每个月暴风TV的销售数量和业务规模都保持持续增长。同时,大量的减负和重组也将进行。一方面,上市公司人数会缩减到200人以内;另一方面,在不借助任何外部援助的前提下,暴风影音的现金流和利润要恢复至“健康”状态,并进行小程序等纯产品创新。